lof总是删我的个人简介,很气,所以写的简单一点。

全职高手。
SNH48。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魔道祖师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超智能足球/简讯】新年快乐

-2018第一篇献给了我的童年,画风清奇了。

-简·奥尼x高迅

-一个阖家团圆的美好愿望

“呀!!奥尼你要回来呀!!”

欢呼雀跃的少女的尖叫穿破了两层墙灌进高迅的耳朵里,把他从半梦半醒中拽回到现实时间里。

高迅揉了揉眼睛,好像反应过来了猫猫说了什么。

 

奥尼?回来?

“高迅!奥尼说要回来和我们一起跨年啊!啊——我实在是太开心了哈哈哈!”猫猫从一层窜上来,手上的手机还沾着面粉,高迅几乎可以看清她身边冒出来的粉色少女心气泡了。

 

“猫猫,你冷静一点啊,奥尼他…怎么说的?”

“好朋友要回来了好不让我开心一吗?!啊!?”猫猫的声音又调高了一度,刺得高迅耳膜疼,好在她并没有想在这件事上跟高迅置气,轻飘飘的留下一句他后头回来,就下楼去做布丁蛋糕给奥尼接风了。

 

自从世界赛夺冠之后,奥尼就彻底去了维也纳学音乐,而他们几个当了几个月的明星之后终于被后浪拍死在了学校的学海里,升了高中一个个都开始安心学习,GGO真的成了业余爱好。

 

花王一开始还抱怨过自己的明星梦破碎了,后来被猫猫追着打说“没有奥尼的脸你做什么梦”,肥宝倒是看得开,在学校和同学打的也很开心,杨聪后来也成了好好学习备战考试的标杆。

 

十几岁的那场夺冠的奇迹仿佛是一个不属于他们现在身份的一个梦,割裂开了他们的少年时期,唯独把最灿烂的部分集中到那半年,烟花一样绽放过后,就剩下了安静的黑夜了。

 

高迅成了每天上学放学的高中生,奥尼远在维也纳学他们这些凡人看不懂的音乐,当年的赤足双领队也成了隔几天在社交软件上发个消息的朋友。

 

“切,说回来就回来,搞什么年末惊喜。”高迅想了想,还是对自己睡个午觉还被奥尼吵醒——对,就是被他吵醒的,这件事感到很生气,于是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叮——”

“…喂。”

“高迅高迅!你快来啊我们这儿又临时缺人了,四缺一!你快来!就学校门口!”

“…大冷天的你们为什…”

“快来啊我们赌了五份麻辣烫的啊!”

 

高迅把凉凉的手机屏幕贴到脸上,心道,历史真是惊人的相似。

他认命的拎着箱子,套了外套往学校赶——如果他不去的话他大概用不着跨年了,他的队友们先在他尸体上跨过去。

 

等红灯的时候,高迅看着自己除了刚才的一个电话毫无消息的手机,突然就发觉了哪里不对了。

 

奥尼要回来跨年第一个告诉的居然不是我?

 

虽然高迅应该连自己这位搭档回不回来都不关心才符合外人对他的认知,但是实际上有一点点口嫌体正直的高迅领队,实际上对待自己这位搭档的态度,是很微妙的。

 

说是朋友吧,两个人当然是,不过这个名称似乎也太平淡了。

挚友?媒体给盖的章,高迅听完之后表示能呕吐一天,第一个拒绝。

对手?是又不是,他们两个反而是最不在乎谁比较强的人。

 

搭档,对,没错。唯一这样一个情谊恰到好处而又不带那种令人浮想联翩的称呼,才比较符合这两个人的审美。

但是仅仅是搭档这么简单吗?

 

 

高迅打了个哈欠,呼出来的雾气模糊了他的视线,对面的红灯闪了闪,变成了绿色。

“鬼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弹钢琴的猩猩王。”

 

于是这个跨越大洋的电话,带来的严重后果就是——高迅让潜龙把对方踢爆了。

“潜龙,射门。”

“不用防守,直接攻过去。”

“我知道我们领先四球了!领先就不进攻了吗?领先就赢了吗!潜龙,火焰…”

 

“高迅!迅哥!停一下停一下!比赛结束了!”对方的高个子男生欲哭无泪,说好的GGO的大佬都很温柔呢,这分明是照着打爆他们的节奏啊。

 

很久没有这么单方面激烈的比赛的潜龙:……

“高迅你今天,很暴躁啊…”花王斜着眼睛看着他,“谁欠你钱不还了?”

高迅一口气憋在胸口,对,有个有钱人欠我很多东西,还不起的那种。

 

“啧啧,你想太多了,高迅他——”肥宝拿着一个冬日里还冒热气的神奇热狗大口大口的吃,“他肯定是因为…”

 

因为什么?高迅拉了拉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觉得勒的有点紧,喘不过气了。

“肯定是因为他也很想吃我们赢来的麻辣烫啦!”

 

十分钟后,高迅捧着自己十五块钱的麻辣烫怀疑人生。

“好吃好吃,我要发微博。”花王满嘴鱼肉丸,含糊不清的说话,“哎对了,猫猫说奥尼要回来跨年啊,太好了,带他来这家吃饭吧。”

 

“啊对啊,我们还要去机场接他呢。”

“得了吧,贵公子可是不吃内脏的啊。”高迅拿着竹签戳碗里的猪血,突然就很佩服自己当年是怎么脱口而出那句车仔面配料的唬人的话的,更可怕的是那位实诚的外国友人还信了,不知道这几年过去了之后他发没发现。

 

“我怎么感觉,高迅你一点都不在乎他回不回来啊。”花王咽下了嘴里的东西看着他。

“嗯?他俩不一直都是这样吗?”

“什么呀,他能回来见我们高迅你其实很开心对吧?”

 

“开心什么啊开心。”高迅低头喝汤,“他在外国呆了这么几年,肯定更麻烦了,唉——想想就烦。”

 

花王装模作样的也学着他叹了口气,“你们俩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哟~”

 

长大?

长大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高迅差不多已经开始从少年过度到青年阶段了,走在街上也是会被小粉丝们叫高迅小哥哥的年纪了。

要说心智上成熟,他对自己还是有个清楚的认知的——原来乱七八糟的中二病想法日益变成了他人生中的一项项规划,从学习到生活,从和朋友嬉笑打闹到超智能足球,越来越朝着一个清晰明了的目标前进。

 

任谁是都不可能一直当一个少年的,越长大越会对自己几年前的言行举止感到分外的羞耻,媒体偶尔会把他当初四强时候头疼不指挥的视频拿出来,他恨不得直接扒开对方脑子删了这段记忆。

 

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剧情在那次快被打击跪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十七八岁的年纪突然就多了一种奇怪的矜持,明明知道那是必不可少的一次磨练,但是还是忍不住想抽自己两巴掌——你就不能表现的稍微大气点儿吗?

 

这就是高迅对待黑历史的方式了,当然群众的记忆是短暂的,人设是可以再立的,朝夕相处的队友当然是瞒不过的。

希望那位外国友人也在外国用音乐洗刷一点当初的记忆谢谢。

 

迎着年末的寒风,高迅几个人走回了家。

“高迅!啊,花王肥宝你们也来了啊!快来尝尝我新做的蛋糕。”恋爱脑的美少女永远活力四射,永远能找到人当她的小白鼠。

 

“又是布丁蛋糕,还是烤糊了的!你就不能像对奥尼一样对我们上心一点吗!”肥宝抱怨,“我们也太太太可怜了。吃边角料不够还要吃……”

 

“你、说、什、么。”

“肥宝,命重要。”高迅拍了拍同生共死无数次的队友的肩膀。

 

“我是说能吃这么好吃的蛋糕是我的福分!!”

“那你还不快吃!!”

 

大厅一片欢声笑语,高迅插了个嘴说我去给潜龙充电,于是就上了楼。

说是充电,实际上潜龙打一场小小的校内麻辣烫局,简直就是毫无压力。

于是高迅就直接把潜龙放了出来,随手掰了个橘子,“潜龙,今年你有什么年终感悟吗?”

 

真·机器人潜龙抬头看着他的主人,“今年我一共打了……”

“我不是让你做年末总结啊!你打了多少场比赛我没有点数吗心里!我是说,今年你觉得……”高迅问到一半就止住了,他觉得自己也很智障了,“你觉得你的生活怎么样?”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诚然,在高迅好好学习的这段时间,潜龙比赛密度大大减少,有时候高迅看着他的箱子都觉得对不起他,更多的时候潜龙仿佛一个真·桌宠一样。

 

“唉。”

“作为一个超智能足球球员,我其实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你们啊。”

 

潜龙回给他一个和善的微笑。

“其实我最近总感觉我很烦躁啊,但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高迅伸手抹了抹自己窗户上的雾气,对面楼的暖橙色灯光隐隐约约的露出来。

“总觉得有些事情虽然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但是我总是觉得不太对劲。”

 

仿佛有什么东西经历了几年的沉淀后如同冰山一般一点点露出水面,有些东西又因为时间和距离而变得分崩离析。

无法掌控也无可奈何,唯一顺其自然这一条路可以走,可是高迅不想这样。

 

“潜龙,你说…”

“Zzzzzz……”

“…….”

 

高迅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软件,上至微博ins下至短信微信,反正除了广告什么都没有了。

好了,更烦了。

一定是因为那些辣鸡广告的错。

 

“猩猩王。”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第二天清晨,高迅是被饿醒的,胃抽搐了两秒他就睁眼了,指针缓缓滑过八的位置。

他昨天就这么躺在床上睡着了,看了被还是高玲姑姑给他盖的。

 

“高玲姑姑~”

“高!迅!”

“我我我我我我错了啊啊啊。”高迅揉着头,“我想说,你们昨天吃晚饭怎么不叫我啊!?饿都饿死了。”

 

“我没叫你?你自己在楼上睡得跟死猪一样,再说了,你不都和花王他们吃过晚饭了吗?还吃!”

 

“哎,那他们人呢?

“明天奥尼就回来了,他们要去给他挑新年礼物啊。”

 

高迅莫名其妙的问:“为什么不是他从维也纳给我们带礼物啊?”

一看高玲姑姑又是一套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礼貌的连击,高迅脚底抹油就溜了,理由是我立马去给奥尼买礼物。

 

算起来这还是最近他第一次认真的想了想奥尼这个人,自从几年前他走人之后,高迅一开始还会怀念一下他的这位搭档和他的默契,后来就闭口不谈了,曾经引以为豪的默契感或许正在岁月的打磨下悄无声息的发生质变,于是高迅干脆就不去想了,让那段时光暂时封印了。

 

有时候他对GGO之外的事情,真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无力感,但是在此之前,他都是不放在心上的。

 

“这位先生,你到底买不买这只钢笔啊?”

导购小姐略带不耐烦的口气把高迅吓了一跳,眼看着他就把人家卖的钢笔转出花来了,于是赶紧道了声歉——给人送钢笔不太符合他的作风。

 

他一路走一路看,送正经礼物吧,他觉得那种画风实在是太尴尬了。

送诸如什么欢笑墨镜太阳花的礼物,他觉得自己就算躲过了猫猫的铁拳,也会在奥尼那副‘有修养’的注视下再次尴尬而死。

 

太麻烦了这个人。

高迅对于简·奥尼这个人,除了和他合作拿了两个冠军之外,几乎就没送过人礼物了。

 

“送给外国朋友的礼物,有什么推荐吗?”高迅终于妥协了,开始问导购。

“外国人?请问是……”

“德国人,十七岁。兴趣爱好…弹钢琴?”高迅顿了顿,又补上一句,“赤足队忠实粉丝。”

 

“哦,那您这边看看。”导购的大叔显然对GGO这种年轻人的游戏毫无兴趣,带着高迅来到了店里。

高迅对着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只觉得头疼,后来干脆想:反正这么多年都没送,这次也别送了。

 

计划通√。

高迅又在外边游荡了一下午,等到大家都差不多忘了他为什么出去之后才溜回了家,并且默默把他在外边挨冻这笔帐记到了奥尼头上。

 

“高迅,明天奥尼九点的飞机,你早点起啊。”

“哦。”

 

高迅拿着手机刷微博,看到官方论坛里正在举办什么跨年抽球员手办的福利活动,反正奖品是一个比一个丰厚,快十一点的时候他终于困得睁不开眼了,刚关了手机还没三分钟。

“叮。”

 

现在的人这么喜欢吵他睡觉的吗?

是一条私信,内容是:我上飞机了。

 

哦,是你啊。

现在想起来给我发私信了是吧。

 

没过三秒第二条就传过来了。

“明天见。”

 

高迅看着这八个字,随后直接把手机关机了。

“明天见?明天给中国粉丝见见你的黑眼圈吧。”

 

上午。国际机场。

“我回来了。”

一段时间不见,混血儿再次刷新了众人对血统的认知,可见维也纳那边的水土很养人了。

并且小少爷的人设也没崩嘛,奥尼同学。

 

“奥尼我好想你啊!~”

“我也很想你们啊,呵呵。”奥尼接下了硕大的蛋糕盒笑道,“哎,高迅…“

 

“嫌你排场太大,懒得来了。”

高迅松松垮垮的站在人群最后面,眼神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奥尼,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奥尼在他脚上扫了一眼,“你看起来一如既往嘛,高迅。”

奥尼走到他身边,高迅悲惨的发现奥尼好像比自己高那么一厘米了,奥尼的声线沉稳,开口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高迅感觉这个围巾是没法要了,三天两头勒他脖子。

 

“你是怎么做到冬天也穿拖鞋的?”

“……我高迅自打出生就穿拖鞋!你管得着吗!你这个猩猩王!!”

“我不是,我只是觉得人能做到这种地步,实在是很,令人佩服了。”

“滚回你的维也纳吧!”

 

今年的最后一天,国际机场也非常热闹,因为据说有人快要打起来了。

新的一年,虽说生活可能还是一成不变,每天都有人上演着分别和相聚,但是请好好珍惜一下说出新年快乐这句话的时候,那种期待的心情吧。

 

期待每一次相逢,过去的你,未来的你。

新年快乐。


评论(8)
热度(62)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