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总是删我的个人简介,很气,所以写的简单一点。

全职高手。
SNH48。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魔道祖师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狐妖小红娘】HY TV涂山清明特别放送

-磕爆狐妖小红娘
-官配组。弱智标题……
-傻白甜,可以说的上是清明贺文了x感谢阅读

-
大家好,我是涂山容容,欢迎大家来涂山的苦情树下许愿,来和你的情人完成转世续缘哦。

最近清明节,想必大家一定很思念自己的恋人吧,所以涂山特别推出了清明节“爱你爱到死”特别活动,现在来涂山完成转世续缘的朋友们,可以得到来自最强红线仙组合涂山苏苏和白月初的合照一份哦。

你说没用?
呵呵,那一定是你许愿的姿势有问题,不可以怪到我们商家身上哦。

嗯?你说他们两个尤其是那个男的似乎很不情愿?
不好意思,请你替我转告他,如果他让客户不满意的话,这个月的员工福利五彩棒就要打折扣了哦。

不好意思,说多了。
想必大家一定很想看转世续缘的买家秀吧?那么今天就给大家欣赏一下,那些曾经的恋人们,转世之后又是什么样的呢?

-
梵云飞和厉雪扬的场合。

“我为什么要收你的清明节礼物啊!!”
梵云飞,西西域的现任沙皇,曾和前世为女将军的厉雪扬有过一段极其狗血而感人的感情经历,最终得以修成正果。

据说两个人在婚后依旧保持着恋爱时期的甜蜜。

“可,可是你说逢年过节,一,一定要……送……”

郎情妾意。

“清明节你也要送的吗?!你是不是已经看够了这一世的我啊!”

情投意合。

扒在自家儿子窗口门前看小夫妻吵架的前任沙皇忍不住啧啧了两声,对着身边被无辜波及拉开看八卦大臣追忆青春,“唉,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啊,想当年我……”

真是羡煞旁人呢。

这时候,让我们来见证一个最经典的片段吧。

因为精心准备的清明节礼物的真·直男梵云飞紧张的看着自己的王妃又抡起了砍刀,指不定什么时候门口听墙角的那几位的头发就会被迎面削去一半。

看了看系着粉红色蝴蝶结的小礼盒,再看一眼寒气已经爆表的厉雪扬。
梵云飞拿出了属于土狗,哦不是,属于西西域第一国民男神的气势!

“对不起!下次再也不敢了!”
响彻云霄,真情实感。

“唉。”厉雪扬擦了擦额头顶上的汗,把砍刀嘭的扔回房间的角落里,“算了算了。”

“那,那我马上把,把这东西扔了。”
“哎!”厉雪扬眼疾手快的抱住了那个小盒子,之后清咳了两声,“这个,扔就不必了,我收下了,就当,就当你赔礼道歉了!”

虽然前后没什么逻辑,但是想必各位观众已经看到了我们军娘的笑容了吧。

结了婚之后还是这么恩爱,真是秀的人家眼睛都睁不开了呢。
把今年份的涂山旅游指南再放一套到他们房间里吧,最贵的那套。

-
王富贵和清瞳的场合。

话说回来,自从上次南国公主闹事之后,已经很久没见过王少爷了呢。
最强兵人王权富贵的转世——这一世,有完成上一世的愿望吗?

“少少少爷,一只厄喙兽而已,没必要动王权剑吧?”
王家以土豪闻名,一气道盟未来的接班人也非王家人莫属,碰巧上次南国一役,王少爷成功召唤出了王权剑,即使灵力甚微,凭王权剑的实力,如今也是名正言顺的道家第一人。

只不过,今天的王少爷,似乎火气有点大呢。

这只不知道打哪个穷山僻壤的鬼地方修炼的厄喙兽,显然一幅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模样,不过看起来也有那么几分力量。

王富贵的道袍迎风飘扬,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王权剑被他紧紧握在手里,抬手一挥,剑气斩出,石破天惊,劈开了一层浅浅的水泥地面,直冲门面。

腕力,角度,时机缺一不可。
两道剑芒以雷霆万钧之势,直直的切进厄喙兽的身体,不知力量为何物的妖怪,就这么结束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这段王少爷要求三百六十度长镜头大特写,摄影后期注意一下,人家加钱了。

“本少爷……”王权剑消散,王富贵的长发掩着他的小半张脸,看得出来刚才那一下有点耗力过度了,“实在是……”

“太帅了吧!”

经常跟在王少爷身边的朱雀和青龙从一气道盟第一法宝沦为了一气道盟打call小队队长,王少爷真是物尽其用。

王富贵扶了扶眼镜,熟练的收了王权剑,对着已经消散在空气中的厄喙兽似乎是轻蔑的笑了一声,“我的地盘,岂敢容你们这些妖怪放肆,伤我的人。”

我的人?
大概指的就是刚才差点被厄喙兽偷袭得逞,还没来得及还手就被推到一边的清瞳了吧。

常言道,妖常有而装——耍帅的机会不常有。
“少爷,少奶奶安然无恙!”
“那就好。”王富贵呼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角落里的清瞳,而她似乎还沉浸在刚才“我的人”这三个字里,脸通红。

“等,等一下。”王富贵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有口无心的说了什么,“我的意思是说……”

“少爷他是发自肺腑的!”
“少爷他是每天心心念念所以脱口而出的!”

“……给我滚啊你们两个被开除了!”

看似帅气妩媚而却一个比一个纯情的少年少女们啊,隔着一层除了本人谁都看破的窗户纸的双向暗恋啊——

春天真的来了。

-
石宽和公主的场合。

传闻,很久很久以前,北方的御妖国是所有妖怪的噩梦,御妖国的首领可以通过符纸来控制奴役妖怪,让妖怪为人所用。

百年之前,御妖国内乱,百年基业毁于大火之中,而王室唯一的后人——御妖国的公主,也丧生在了大火之中。

以上,就是妖界本月第一情侣不可错过的旅游景点——御妖国遗址的介绍啦。

城墙早就已在战乱中毁于一旦,而后来的妖怪大多有蛮力没脑子,在这片土地上打了又打,唯独剩着当年金碧辉煌的宫殿的几根断壁残垣。

“公主……”
“哎呀,说了多少次了这一世就不要叫我公主了嘛。”

站在废墟前的女孩子一秒收回了眼里的泪花,穿着小高跟鞋的脚轻轻跺了跺地面,回头对着身后的男人娇嗔了几句。

“对不起,看到这种景象,情不自禁就……”
“这里……”前世的公主拿出旅游的小册子,翻到请了画师复原的当年的御妖国宫殿图那一页,“现在的画师太不负责了吧,这个很像原来的我家吗?”

石宽摇了摇头,御妖国的史书大多都遗失了,世人口中流传的诸多版本,都是添油加醋过后的。

“那,既然如此。不如就建一个新的御妖国吧。”女孩的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芒,恍然间和记忆里那个温柔的眼眸重了影,“是属于你和我的,御妖国。”

石宽愣了愣,不明白自己家这位古灵精怪的小公主又在想什么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可以堂堂正正的,并肩站在阳光下。
“我可不是要复辟呀。”
“我想要把这里建成一个新的旅游景点,这里值得开发的地方也太多了吧?”
“人和妖怪,都可以来的御妖国。”

“都听你的。”
“咳咳咳。”公主唰的转过身,脸颊微微发烫,“再不抢占先机的话钱都要被涂山赚没啦!”

看起来被发现了呢。
那就不打扰了,关于合作开发的事情,以后和姐姐详谈吧。

-
颜如玉和小文的场合

近日,人妖恋大戏《千颜怪盗》即将上映,剧情跌宕起伏,感情催人泪下。据知情人士爆料,“两位主演(哔——)的虐狗虐到没朋友啊(哔——)”

ps.本节目广告位长期招租哦。

自从首演以来,《千颜怪盗》场场爆满,许多妖界人士也慕名前来观看。
“为我们家小颜打爆call啊啊啊!!”
“我愿意用我全部妖力来换取我和颜如玉来世再见!”
“招续缘,我涂山红红同款御姐音。看清楚了是招续缘不是情缘。有意愿者今晚苦情树下见。”

那么此时此刻,我们的两位当红主演在哪里呢?

“小……小文你冷静一点。”
“接下来让你看看职业舞台剧演员登峰造极的化妆技术!”
“……救命啊!”
“你变成什么样都没用,乖乖坐好。”

这个走向,好像哪里不太对啊。
颜如玉穿着白西装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一头短毛被揉的乱七八糟,以一个高难度的扭曲姿势紧紧抱着椅背。

小文手中的高光笔在空中滑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怪盗男扮女装这个设定不好吗?你以前不是经常穿女装的嘛。”

“那都是哪辈子的事了!……糟糕,回忆起来我就有点恶心了……”
“就是这辈子的事!你别乱动哦。”

“导演——!!”
导演大大推了推自己的墨镜,掩盖住自己即将飚出来的眼泪,好戏,好戏啊。

看起来后台实在是太复杂了,我们就不去深入采访了吧。
另外我以我个人名义奉劝颜如玉的女友粉们,不要做梦了,谈恋爱这辈子是不可能的,下辈子也是不可能的。

希望大家理智追星,不要骚扰舞台剧演员们,不然会有报应的哦,呵呵。

-
涂山苏苏和白月初的场合。

涂山苏苏挥了挥小短手,站在苦情树下对一对远去的恋人用软软的声音喊,“蝎子精哥哥!你一定要和蟑螂恶霸姐姐幸福哦!”

涂山苏苏直到人飞上了天才收回手,长长的呼了口气,“这就是今天最后一对情侣啦,道士哥哥我们……道士哥哥你没事吧?!”

白月初口吐白沫,躺在苦情树树荫底下,颤巍巍的伸出右手,无力的对着天空抓了两下,声音轻不可闻,“我……啊……”

“道士哥哥!道士哥哥你怎么了!”涂山苏苏扑过去看他,紧张的晃着他的身体,声音都带着哭腔。

“小,小蠢货……快给我,五彩棒,我需要……急,救……唔!”

白月初嘴里含着五六根五彩棒,感觉他还没被毫无妖性的老板虐待死,就要先因为棒棒糖卡嗓子而英年早逝了。

好在白月初的喉咙身经百战,上可生吞虚空之泪下可暴饮南国美食,这点食量——他还可以再来十分谢谢。

“话说回来,你姐姐到底是怎么想的,清明节开打折活动……”

涂山苏苏见他没事于是松了口气,坐在他身边掰着手指数,“你们人类世界和我们妖界的节日太多啦,什么情人节啦七夕啦这样的节日,记都记不住,当然是都过成情人节最好啦。”

涂山苏苏晃着脑袋,几朵苦情树的花朵轻飘飘的落在她的发顶上,白月初还没来得及感叹涂山狐妖的雷人程度,先被涂山苏苏惊讶了一下子。

自己认领的这个小蠢货,头发长长了,个子在这几年也仿佛苏醒了一般开始长,原来头顶只到自己的腿根,现在伸手就可以搂着自己的腰了。

呸呸呸,我为什么要脑补她搂着我的画面。

白月初伸手替她扫开了头上的花瓣,随后手向后撑着地看着涂山苏苏数花瓣玩,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苏苏。”
“嗯?”涂山苏苏回头看他,“道士哥哥怎么突然叫我的名字了。”

“我……”
白月初承认他刚才的五彩棒可能吃到脑子里去了,刚才酝酿好的情绪就像是落在她头顶的花,轻轻一扫就随风散了。

“我想说……”

突然涂山的天就变了脸,从刚才的和煦春风变成了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几乎就快要下起了冰碴子。
四月的天,真是说变就变,涂山也不例外。

“我靠这什么情况,你家雅雅姐又发脾气了吗?!”白月初一把跳起来,拽着涂山苏苏就往城镇里冲,“看样子我们只能去妖馨斋避雨了!”

“道,道士哥哥你慢一点!”涂山苏苏被他拽的踉踉跄跄,话音刚落就被白月初抱在了怀里,他的外套轻轻蹭着涂山苏苏的手臂,涂山苏苏的头刚好埋在他的胸前,耳边就是他的心跳声。

“道士哥哥,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想说——”白月初刚开口就吃了一嘴的雨,“我想说闭嘴啊小蠢货!下次你们家要不给双倍提成我是绝对不会回涂山的!”

……太不巧了,本老板刚回来就听到自己的员工在抱怨呢。
没办法了,这个月的员工福利再扣一点吧。

但是这个雨中狂奔的背影还是很值得留念的,拍下来,明天印成明信片好了。

名字就叫,我心清明吧。

本期的涂山特别放送就到这里了,我是涂山容容,欢迎大家订购我们节目的周边产品哦。

-

-
东方月初和涂山红红的场合。

“呀,糟糕。”
东方月初看着自己一不小心用过劲的双手,对着自己下一世在雨中狂奔的背影思考人生。

对不起,来世,我刚才真的只是想用妖力吹个风给你们两个营造一下气氛,真的对不起,回头我给你托梦带糖葫芦。

“二货道士,你又对他们做了什么。”
听到自家妖仙姐姐一如既往的空灵声音,东方月初忍不住嘴角上扬,“哟妖仙姐姐,我在助人为乐呢,你要不要——”

“你真的很无聊。”
“我哪有。”东方月初笑嘻嘻的蹭过去,尽管两个人早就是魂魄状态,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东方月初花样黏着涂山红红,“多好的日子啊。”

“清明节?”涂山红红看着他凑过来,甩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只不过对方早就免疫这种精神类攻击。

“只要有梦想,什么都可以过成涂山的情人节。”
“歪门邪道。”
“诶!”东方月初眼神中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容,“这可是你妹妹我们容容老板说的哦。”

涂山红红,驱魔一式警告。
东方月初抱着自己因为头上起了个包而显得格外不对称的呆毛再一次思考人生,最后得出结论,不管是人和妖,不作死就不会死。

既然已经死过一会,目前还没法再挂,那何乐而不为呢?
东方月初,计划通√

“红红。”
涂山红红回头,看见东方月初露出了罕见的严肃表情,连声音也低沉了几分。
“干什么。”

“有些话,一直没来得及跟你说,因为看他们两个太幸福了。”
“我想说的是……”

清风,细雨,落花。
这次东方月初的准度终于上线了。

“红红,你可不可以也叫我一声道士哥哥?”

“……二货道士。”
“在呢在呢~”
“我今天让你过、清、明。”

“妖仙姐姐我错了啊啊啊!!”

就在清明的这个夜里,虽然下着雨还刮着风,但是据说很多人都看到了流星呢。
现在许愿,百试百灵哦。

评论(5)
热度(97)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