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生,不定期出没(◦˙▽˙◦)

全职高手。
SNH48(二期生情怀饭 已出坑)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默读/杀破狼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月红】春困

-月红only

-
涂山除了苦情树,别的花草也没少过,时值桃花盛放的季节,嫩粉色的花瓣被带进风里,卷过无数对祈求转世续缘的情人的脸庞。

春天是恋爱的季节。

涂山红红看着自己家窗外纷纷扬扬的桃花,午后和煦阳光下散发着属于涂山的生机和活力,不像好久好久之前,她看着落花都要提防着有人在桃树上做手脚。

春风很好,花很好看。
看着看着——涂山红红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没办法,修炼成人形的狐妖又不在冬天彻底休息,身体就十分诚实的开始打盹,涂山红红也不例外。

虽然是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但是睡得很浅,还容易做梦。
梦里她想起来,原来的时候苦情树的落花和桃花闻起来都很香,但是有人拿桃花酿酒,没人拿苦情树的花朵酿酒,是太苦了吗。

小时候雅雅带着容容去摘桃花,摔得一个比一个惨,自己还要把桃树的树枝修剪好。

有时候来犯的道士会毁掉不少树的树根,自己想了很多办法,可是它们最后还是枯死了。

涂山红红无意识的蹙眉,回忆经过了几百年反而越发的清晰起来,一个又一个的场景敲打着她迟缓的神经。

后来自己也会趴在桌子上睡着,不是因为太舒服了,而是因为每天要处理的事多而繁杂,打完架就得坐下来写东西,腰酸腿疼。

所以每次进门的时候,如果感觉的到自己困了,就把门锁起来,公文能看多少是多少,反正自己一副样子是绝对不能被看见的。

凡事总有个例外。

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是个被涂山捡回来没几年的东方月初就摸索出了一套独特的撬门方法,从仓库到绝密档案室,被容容追着打也没收敛过。

当他第一次溜进涂山红红的书房,看到的就是不怎么爱说话的妖仙姐姐一脸疲倦的趴在桌子上。

如果他还能描述出那时候的感觉,大概就像是看着涂山的桃花被不懂得欣赏的妖怪采了个七零八落,那种像是被轻轻抽了一下的心疼。


“妖仙姐姐……你没事吧?”
“……嗯?”涂山红红本来有些迷离的双眼突然就清明起来,“谁让你,进来的。”
“我——”

再后来她也记不清了,当时她想,反正被这么磨几次,东方月初总会懂什么叫分寸。


只可惜到现在也没有。

涂山红红就快要彻底睡着的时候,突然觉得周围暖了不少,本想继续下一个梦的时候,脑袋里常年警惕着的那根弦突然就动了。

涂山红红猛的睁开眼。

“吵醒你了?你怎么趴在风口就睡着了。”东方月初把她打横抱抱在怀里,低头看着她,“太累了吧。”

“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家我什么地方没去过。”东方月初笑盈盈的看着她,继续迈开步子抱她走到床边,轻轻放到柔软的床铺上。

涂山红红还处于睡觉被打断的大脑停滞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东方月初把她从书房抱到卧室,自己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
“嘘。”东方月初伸手压着她的额头让她躺平,“午安,做个好梦。”

梦里有我,梦外也有我。

-

今天是公主抱成功的东方美人。

评论
热度(73)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