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总是删我的个人简介,很气,所以写的简单一点。

全职高手。
SNH48。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魔道祖师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狐妖小红娘】涂山美食交流报告会

-东方月初&白月初友情向
-本质是炫妻文(。)
-

-
妖馨斋的收入自打涂山家的三姑爷来了之后,每月就开始成倍增长,热门零食一度脱销,成功拉动了涂山的GDP增长,成为妖界年度十佳店面之一。

品牌代言人,白月初与涂山苏苏。
报酬,妖馨斋年度三折卡两张。

“巨款!巨款啊!”
白月初手捧打折卡跪地,自己第一万次靠在涂山卖身得来的报酬啊。

不知道这样下去会不会摧残对这位十六岁少年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不可磨灭的抖M后遗症,但是……管他呢吃东西比较重要啊!

“啧啧啧,真是无忧无虑的少年啊——”

“唔?”白月初舔完了自己手里装零食的纸袋,最后一块精华碎屑被舔进嘴里,抬头一望,“我靠怎么又是你。”

东方月初撩了撩自己的刘海,慢悠悠的走到他身边,“看起来你即使被容容姐她们扔来扔去当做赚钱工具,但是还是自得其乐的嘛。”

东方月初本意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美人在手天下我有,出入涂山如若无人之境的浪荡自由,不料白月初嗤笑一声。

“然而事实是东方月初已经过气了,即使是容容姐想让你出来赚钱也没人请你了吧。”白月初反手一指,“过、气、道、士。”

东方月初原来只是觉得自己这个转世除了喜欢骗吃骗喝之外没什么缺点,上一次苏苏暴走时阴差阳错的见面还觉得白月初挺靠谱的来着。

我呸。
假象,都是转世续缘蒙蔽了东方月初的双眼。

“白月初我劝你善良。”
“哟哟哟东方大大,我怎么听小蠢货说你这几天游荡在外的原因是把红红姐惹生气了啊,被休了吧~”

妖馨斋门口掀起一阵暴风,扬起的灰尘把门口打扫卫生的小妖呛的咳嗽,只见两道身影从街上呼啸而过,绝尘而去。
“诶……?”

两人就这么一个跑一个追也说不清是因为什么无聊理由,半柱香的时间就冲到了涂山的后山,白月初一个急刹车向身后比了个停的手势。

“住手!!”
“我到底,为什么要跟你在这儿浪费时间。”东方月初拿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喂,你手里拿的五彩棒刚才溅上灰了啊。”

白月初低头一看,果然粉红色的糖果纹路上黏上了一些细小的灰尘,白月初只觉得心头一痛——想也没想的就把五彩棒塞进嘴里。

“……你真的,不洗一下吗?”
“你懂不懂美食!懂不懂五彩棒!这种极品美食的精华都集中在它的第一口上,只有从糖果最底部以舌尖长度为半径舔才能真正领略到它的美味啊!”

东方月初想了想之前那些被自己嚼两口就咽下去的糖葫芦,自愧不如。
“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下次我请你吃这个好了——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在从你家小蠢货嘴里挖我和、妖仙姐姐的、八卦。”

最后一句话咬牙切齿,只不过白月初已经自动屏蔽,在他说完请你吃这三字之后就冲上前握住东方月初的手,“好的没问题东方月初,你真是我最帅的前世。”

“话说回来,涂山的美食还真不少啊,比我当初在的时候丰富多了。”
东方月初坐在草地上,远远的能看到涂山家城楼的一角,轻轻上扬着嘴角。

“不要突然对着红红小姐姐家露出这种匪夷所思的微笑好吗。”
白月初刚想坐下,看了他的表情一阵恶寒,抱着自己的零食往左跨了三大步再坐下。

“开玩笑,我当初可是精通涂山美食的好吗?我做的饭绝对吊打妖馨斋。”
“切你就吹——吧——。”

五百年前,东方月初还是刷碗小能手的时候,跟着涂山的御厨学做饭,据说真的味道不错。

为什么是据说呢,因为只有涂山红红吃过他的做的“爱心便当”。

然而涂山红红虽然没有推辞过,但是每次抬头对上东方月初炽热的目光,也只不过是淡淡的说一句“还不错”,就撂下筷子走人了。

至于是不是真的还不错,这一直都是涂山未解之谜之一。

“唉,像你这种成天骗纯良少女零食的人,又怎么会懂我们大人的世界呢。”

“切。”白月初不屑一顾,“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管我哪来的。”
“你给苏苏做过饭没有啊。”东方月初拿手撑着脸侧头看他,开始反向八卦。

做饭是不可能的,白月初从来没有点亮过这个技能点,不管是东方月初自诩的神厨技能,还是平丘月初的烤鸡大法,他从来都没有get到。

况且他哪来的钱买食材啊!

白月初呵呵了一声,“我是没给小蠢货做过饭,不过她倒是给我做过——反正那时候她和红红姐还是一个人,所以……”

“算不算红红姐给我做饭了呢~”
“我靠你给我滚远点!”东方月初呼过去一巴掌,白月初就地一躺躲了过去。

“不过,”东方月初收回手,突然发问,“苏苏居然,会做饭?”

白月初本意只是想随便挑衅一下,谁让自己这个混蛋前世有事没事总爱到他面前秀恩爱,自己不秀回来对得起他么?

不过小蠢货只是自己强行秀恩爱的表面cp而已,自己对她绝对没有什么除了“为了秀恩爱而秀恩爱”的想法,绝对没有。

“她做饭……”
白月初的表情崩坏了一秒,紧跟着胃似乎也心有灵犀的回忆起了那时候涂山苏苏拖过来的料理,虽然只有一筷子……

糟糕,有点想吐。

不,不行,刚吃下去的五彩棒绝对不能浪费。
东方月初看着他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涂山苏苏是跟谁学的做饭?”

“王富贵家的清瞳……”

清瞳。
清瞳。
我明白了,打扰了。

东方月初跨过五百年的时间界限,深深被自己后世愿为爱以身试毒的精神所感动,两个人甚至想抱头痛哭一场。

“本来我还想看看妖仙姐姐做饭,现在我只渴求她身上没有涂山苏苏的做饭记忆。”

“不要做梦了红红姐根本不会给你做饭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这句话居然感到很幸福。”

白月初真情实感的说:“我真的觉得王富贵和清瞳是真爱。”

于是难得一次达成共识之后,两个人开展了关于涂山美食的深刻思想交流大会。

分别讨论了,涂山苏苏为什么和涂山红红口味差异这么大。

东方:“你相信我,你不要看红红一幅很好对付的冷漠脸,她真的挑剔的没边——盐放多了就只吃米饭,肉不好吃就拿筷子一脸严肃的戳来戳去。”

小白:“所以我就想说涂山那俩亲姐姐也太不负责了,我感觉她们养小蠢货就是秉承着饿不死就行的精神。”

东方:“没有饭后水果她居然还会生气,生气!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爱的感觉。”

小白:“你们俩居然还有饭后水果可以吃,这么奢侈?”
东方:“……”

比如说,涂山家的零食。
小白:“涂山家的零食难道不是收费的吗,物价整整比外边高三倍啊!三倍!”

东方:“这个是传统,雁过拔毛,兽走留皮,规矩是谁订的……懂?”
小白:“懂懂懂打扰了,所以说还是小蠢货这个免费饭票好用啊……”

比如说,到底应该谁做饭。
东方:“我靠你是禽兽吗,人家苏苏辛辛苦苦做的饭你居然全都吐了。”

小白声嘶力竭的为自己辩护,这锅我真的不背!你怎么不去吃她做饭!你怎么不去找王富贵再次重温一下上辈子的蘑菇汤!

东方:“……这不重要,重点是你还有没有一点追求者的担当了,爱心便当居然还要人家妹子反过来送你?历史的倒退啊后世。”

小白:“我靠,我为什么成了她的追求者了啊!那不是你的人设吗童养夫这种tag不要打在我的身上啊!”

“我会在协助她成为最强红线仙的同时,追她,让她彻底爱上我。”

“……东方月初,闭嘴。”

在比如说,涂山苏苏和涂山红红的身材。
小白:“我一直觉得涂山太没人性了,小蠢货简直就和七八岁的人类小孩一个体重。”

东方:“女孩子不都是要控制身材的吗,比如说我家妖仙姐姐的大长腿,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出来的。”

小白:“知道你是痴汉了行了吧,说起来去掉呆毛你是不是就比红红姐矮了啊?”

东方:“我比她高好吗!起码得有小半个头吧你怎么看的!”
小白:“我比小蠢货高半个我的距离。”

东方:“你刚才还说人家瘦弱。”
小白:“这个身高刚刚好不要再长了,不然你知道每次从空中接她的时候有多不方便吗。”

东方:话题结束谢谢。

于是,涂山第一届w月初组合美食交流大会到此结束。
晚饭时候,涂山苏苏意外的得到了自家道士哥哥的礼物。

“哇,道士哥哥居然,愿意把零食送给我吃吗?”
“咳咳,做饭是不可能的,不过零食……”白月初看着自己手上的薯片,忍痛割爱,硬生生别过头去不看,“零食就,送给你吧。”

“谢谢道士哥哥!道士哥哥最好了!”

“省的有人老说我对你不好。诶,下次妖馨斋的打折卡记得上交给我,我替你保管。”

“嗯嗯!”

同样是晚饭时间,涂山红红回房的时候久违的看到了一个颜色鲜艳的饭盒放在自己的桌子上,上边还盖了张纸条。

TO妖仙姐姐
   晚上好呀,五百年没见的临时工牌爱心便当,有没有想他?
   昨天都是我的错不应该说你不会做饭,都是我的错,我今天已经在外流浪一天以示我的忏悔了。
   所以今天晚上我可以回来了吗?
   ps.趁热吃~

落款是一个龙飞凤舞的“东方月初”。

涂山红红刚从厨房回来,自从昨晚被二货道士嘲笑了之后就花了一天时间研究料理,后来涂山苏苏自告奋勇的要教她。

再后来唯一在家的翠玉灵小姐姐被迫品尝了她们俩做出来的料理。

翠玉灵: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涂山红红波澜不惊的走回房间,装作无事发生过。
“二货道士。”
“妖仙姐姐我可以进来了吗?”

“不行。”
“你还在生气呀红红,我错了好不好——”
“明天的早中午饭,你做。”

“好嘞~”

-

感觉篇幅长了就容易ooc,希望我白月初和东方月初两个名字没打错过orzzzz。
以及我感觉,小白应该比东方美人更擅长吐槽一点。
因为东方美人大部分时间还是比较正经的233333,相对小白同学而言。
希望下次二位能更加激烈的秀恩爱pk xxx。

评论(7)
热度(135)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