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生,不定期出没(◦˙▽˙◦)

全职高手。
SNH48(二期生情怀饭 已出坑)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默读/杀破狼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狐妖小红娘】红线仙

-我终于考完试啦肥肠开心_(:з)∠)_。
-之前就一直想写的一个梗。这个长度!应该不算是小段子了!x
-带白苏权瞳。

-
“临时工10086,昨天涂山又收到了一份你的投诉,客户投诉你敲诈勒索哦。”

涂山容容对白月初晃了晃手中盖着公章的纸,白月初用力挠了挠头发企图向自己家二老板辩解。

“容老板,我真的没有啊。”白月初拉过涂山苏苏,双眼几乎要飚出虚空之泪,“他们都是因为我们两个聪明伶俐机智可爱,广大客户情不自禁的就给我们送上了礼品啊!喂小蠢货你说是不是?”

“嗯嗯!道士哥哥只是让他们把五彩棒交出来,从来没有威胁他们哒。”
白月初一把捂住涂山苏苏的嘴,对涂山容容赔笑,“容老板——”

“别解释了。”涂山容容微笑着把那张投诉信夹进白月初的档案里,另一只手算盘打的噼里啪啦乱响,“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你在这么作下去的话,连这个月的基础工资都拿不到哦,白月初。”

“而且再教唆苏苏陪你说谎的话。”涂山容容手指一停,眼神慢悠悠的飘向白月初,凭白无故让白月初出了一身冷汗,“我就去告诉姐姐哦。”

别别别,您的哪个姐姐我都不想见求求你了。
“这个月的工资扣光,你们两个的红线任务也可以暂停一段时间了,坏了涂山的名号,这个罪过你们可担当不起啊。”

没有红线任务就没有工资,即使现在涂山苏苏不需要拼命证明自己的价值,白月初的一亿巨款在他和东方月初之前推来推去,最强红线仙cp已经名扬天下——但是没有工资是万万不能的啊!没有工资买零食白月初可怎么活啊!

救救孩子吧容老板!
“哎呀,大早上起来就看到这样一副临时工被老板辞退的景象,真是让人心生不忍啊,后世。”
“混蛋前世有空看热闹不知道跟容容姐说句好话吗!”白月初咬牙切齿的看着东方月初的一张笑脸,“你这个什么事都不干的家伙,为什么这么心安理得的住在涂山啊!”

东方月初直接从窗户边翻了进来,竖起一根手指冲白月初晃了晃,“我可是…”
一边说一边绕到桌子旁边,看见那本纯爱天篇被扯成一半的样子有点心疼的捂住胸口,“你们能不能对我的东西好一点?撕成一半是什么情况。”

“什么你的东西这是小蠢货的天书好么,不要以为你在上边题了四个奇丑无比的大字就是你的了啊。”
“不要打断我说话,我在涂山——”东方月初伸出手在已经磨损的残叶边缘轻轻滑过去,即使这本书一直被好好珍藏在图书馆,也难免留下一些岁月的痕迹。
东方月初轻叹了口气,回头看着白月初,一脸坦荡的说,“我在涂山可是有靠山的哦临时工10086?”

“我靠谁是你靠山啊!”
“你说,谁是你靠山。”

东方月初一扫之前耍帅没边的仙风道骨,身上的粉红气泡几乎可以肉眼可见,一双璀璨的眼眸满是欢喜,“妖仙姐姐早啊~”

“……丢人啊,丢人啊。”白月初拿手捂住脸,隔绝了眼前循环播放的妖界第一虐恋cp的恋爱光波,“小蠢货我们走,再让我看到这种画面我就从涂山山顶跳下去。”

“红红姐早~”
涂山红红日常没搭理东方月初元气满满的问安,一脸平静的走过去摸了摸苏苏的头,目光也落在了桌子上那本被砍成两半的纯爱天篇上。
涂山苏苏看着她的侧脸,还以为她因为自己弄坏了本该属于她的天书而生气了,急急忙忙的晃着手解释,说:“姐姐对不起,这本书……”

“无妨,它现在是你的了。”涂山红红弯了弯眼睛对她笑了笑,涂山红红双手揪着裙摆,心想红红姐笑起来可真好看呀。

“那我再给你写一本啊——好了妖仙姐姐我闭嘴。”东方月初挨了一记涂山红红一秒切换回来的冷漠脸,浮夸的捂着心口后退几步。

“可是……”涂山苏苏的小心思在心里转了好几圈,或许是因为涂山红红身上特有的温柔与强大并存的气质,对涂山苏苏这个幼年狐妖来说是非常安心的存在,于是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来了,“可是容容姐说,我和道士哥哥这个月不能再做红线任务了。”

“我知道。”涂山红红起身,看了一眼白月初,“敲诈勒索涂山的客户?”

白月初直面涂山红红,双腿发软,内心悔恨数十万次恨不得再死一次谢罪。
东方月初站在他身边无声的笑,天道好轮回啊。

“既然如此,那剩下的任务,我们替你们完成吧。”
“…….?”涂山苏苏眨了眨眼,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她一时没能理解,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白月初,哪知道刚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的白月初石化的更厉害了。

“跟我走。”
“啊,啊?”东方月初被涂山红红扯着领子拖出门口,一脸懵的看着自己怀里被塞进来一本纯爱天篇,“我,我们?”
“我自己去也可以。”
“不不不我跟你去,我跟你去。”
白月初一脸僵硬的转过头看涂山苏苏,刚才真的是涂山红红不是哪个人易容过来的吗?
涂山苏苏跑到窗口,看着两个人腾云驾雾的飞远了,才茫然的开口说:“道士哥哥,东方哥哥和红红姐…重新做红线仙了吗?”

-
涂山的狐妖,一生下来就与苦情树有着感应,每位狐妖都是天生的红线仙。
涂山红红也不例外,只不过她身上还有着涂山之主、妖盟盟主的职责,所以极少去做红线任务,为数不多的那么几次,东方月初还死皮赖脸的跟着她。

“妖仙姐姐,我给你的天书题个字怎么样?”
“你敢。”事实证明这句话虽然涂山红红说出来很有威慑力,但是面对被涂山养的胆越来越肥的东方月初,还是略逊一筹。

“我说妖仙姐姐啊。”东方月初走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顺过来一串糖葫芦叼在嘴里,“以前我可是求着你你都不出来,今天怎么这么好去帮苏苏他们?”

如果是怕妖界红线仙cp组合因为完不成业绩而工资消失的话,跟容容姐说一下不就好了……难道说,妖仙姐姐是想要重温一下我和她当年的青涩时光?

东方月初的呆毛晃了晃,一定是这样!
“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涂山红红的背后束着的铃铛轻轻晃着,东方月初忍住了想上去拨弄的手,从几百米的高空向下看,突然眼前一亮。

“跟我去见个老朋友吧。”
“什么?喂……!”涂山红红被他拽着手腕向下冲,薄薄云雾之间,百年之后装潢风格愈发贵气的一气道盟渐渐显露出来。

真是有钱啊。前任一气道盟盟主东方月初扒着一气道盟办公室的窗沿感叹。

“王~富~贵!”
“不许叫我名字!”王富贵青天白日看着书,莫名其妙的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以百分贝被喊出来,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谁啊!”

“就是我咯~五百年不见还记得我是谁吗?”东方月初伸手放在眼眶边,对他做了个散发着友善光芒的wink,“我们上辈子还是亲表兄弟呢。”

这句话在王富贵这儿,差不多和‘我小时候抱过你呢’一个意思。
本来他想问问能不能和涂山联手再次通缉一下白月初再外加一个东方月初,然而在看到同样站在窗沿边上,一脸平静的揉着手腕的涂山红红,有点震惊。

“你们两个……来我这儿干嘛?”
“东方少爷,好久不见。”清瞳笑眯眯的对他打招呼,东方月初心里一阵弹幕飘过,怎么回事啊五百年前也是这个身材的吗,还可以长的吗这么厉害?
“咳咳——我们两个一起出来很奇怪吗王富贵同学?毕竟我们两个可是专门出来完成红、线、任务的哦,有什么感情问题欢迎……”

“二货道士。”
“是是是咱们马上走,”东方月初自觉的拉上自家妖仙姐姐的手,对方挣扎了两下到底也没甩开,东方月初巴不得现在一气道盟周围的狗仔队赶紧潜进来一两个——记者呢!你们要的石锤就在这里啊!直接宣告恋情可以吗!

真的无辜的清瞳和王富贵看着这两个人,也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尤其是不想和自己上辈子再有任何关联的王富贵感觉自己好像无形之中被喂了口狗粮,决定在心里拉黑所有叫月初的人。

“那,东方少爷和红红小姐有空来吃饭啊?”清瞳温柔的笑了笑,“祝你们任务顺利。”
“哈哈哈吃饭就,就有空再说吧。总之借你们吉言咯,拜拜啦王富贵!好好管理一气道盟啊。”东方月初刚想扒着窗户走,又想起来了什么回头补了一句,“王权剑悠着点用啊——当然保护喜欢的人就另当别论了。”

“喂!东方月初!”王富贵一巴掌拍在墙上,有些恼这两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说的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诶。”王富贵叹了口气,转身喝了口清瞳给他倒的茶,突然发问,“你和东方月初很熟么?”
清瞳愣了愣,上一世东方月初有恩与王权富贵和她,但是要说是关系,也只能算是普通朋友,毕竟王权富贵和东方月初才是搞大事情的人,自己和东方月初几乎连单独过说话都没有。

“我们,还好吧?”
“那你给他们做什么饭啊,以后立个牌子说涂山的女婿都离一气道盟五百里远。”

清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点了点头,“好好好。”

-
言归正传,因为刚才随随便便就牵了妖仙姐姐的手的东方月初被涂山红红打了一拳,捂着头蹲在一座大厦楼顶上研究天书。

天书提供的信息比起几百年前细致了不少,看起来数据库是在不断的完善的。
这次他们的人物目标是完成一只蝴蝶精和她的恋人的转世续缘,蝴蝶精自小和她的人类情郎一起长大,后来那情郎勤学苦读,终于考取功名,成了一方清官——只可惜当时世人无法接收书生和妖媚的蝴蝶相爱,两人在相思树下许愿之后,约定来世再见。

后来书生无疾而终,只留蝴蝶一人尝尽相思之苦,直到百年后的今天。
“唉,时代的眼泪哟。”东方月初努力从残破的天书中读完了这个故事,“还好有我们两个,几百年前就在帮他们,现在还在帮他们,对不对?”

涂山红红收起天书,不置可否,只是指了指远方,示意两人早做完早完事。
蝴蝶精早就知道涂山会派人来,说不定还是业界备受瞩目的最强红线仙cp白苏组合,万万没想到他们涂山直接派来两个神仙。

“东,东东……东方月初?”
“对,我就是千古第一人宇宙无敌霹雳帅,前一气道盟盟主,涂山——咳咳,东方月初。”
“那,那你是……”蝴蝶精原本精致的面容因为震惊的夸张表情而扭曲了,“传说中的,传说中……涂山,涂山红红?!”

苍天啊,他们涂山是按人头收费还是按时长收费来着?明星搭档要不要加倍收费啊……
“那个书生现在在学校工作是么?”涂山红红面对对方惊讶又带着一丝畏惧的神情,早就习以为常,很快就进入到了工作状态。
“是,是吧……那现在你们,你们两个人要……”蝴蝶精磕磕巴巴的回话,手指着远处的一所学校,示意他们人就在那里。

东方月初站起来望了一眼,“其实这样蝴蝶妹妹你不用紧张,你这样很像西西域的那个王子好么……我们又不会吃了你。”

虽然最后的收费可能有种我们就是要吃了你的感觉,但是服务还是很到位的——要让客户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
“我,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是你们两个人吗?传说中的最强狐妖和千古第一人……怎么想都……”

“开玩笑,我们这些传说中的人物可是都很接地气的,偶尔来民间帮个忙也是理所应当的对吧?你说是不是妖仙姐姐?”
“少说废话。”
“干嘛啦,不是你们涂山的规矩吗,要让客户满意。”

“现在改了。”涂山红红脚一点地就飞身出去,奔向远处的学校。
“唉,好吧——谁让我听你的呢。”东方月初旁若无人的撂下这么一句话,留蝴蝶精一人细思极恐起来。

-
任务相当顺利,对方虽然前世因为世俗的眼光而与恋人分离,记忆回来之后就痛哭流涕的抱着自己恋人忏悔,场面一度十分感人。

“东方大大红红聚聚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书生一边抹眼泪一边跪求两个人放他一条生路,“上辈子都是我的错,我这辈子一定好好待她。”

东方月初:……???
这位兄台你对我有什么误解还是对涂山有什么误解,我们的合同里并没有锤爆渣男这一种服务啊喂。
“罢了,上一世和这一世,都与我们无关。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吧。”
“好好好,谢谢两位相助,改日我们一定到涂山拜谢!”

“拜谢就不必了。”涂山红红伸出手,“付钱就行了。”
-
“唉——好久没出涂山了,感觉怎么样啊妖仙姐姐。”
“人类过了几百年,还是一样看起来很蠢。”涂山红红站在涂山的城楼上,眺望夕阳,“会为了一些可笑的事情纠结一辈子,也耽误了一辈子。”

东方月初双手撑在墙砖上,看着涂山红红脸颊边的碎发一下下被风吹起来,笑了笑,“有感而发啊。”

“没什么,回头把天书还给苏苏吧。”涂山红红拿出那本书递给东方月初。
“怎么,不想接着做几单了?”

“不。”涂山红红看着那四个丑的不忍直视的纯爱天篇,果断推了回去,“这是苏苏和白月初的事情。”

“红红,你今天是不是想跟我重温一下当年的感觉啊。”
东方月初摸着那本纯爱天篇,一不留神就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

“二货道士,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
“是不是嘛红红,是了你就承认呗,明天我们就可以脚踢白月初成为最强红线仙cp……”
“自己当吧。”

东方月初追着转身下楼的涂山红红,一阵风刮过,苦情树的花朵纷纷扬扬,或许又是哪对情人,许下了转世续缘的愿望吧。

……

“妖仙姐姐妖仙姐姐,你去做红线任务可以带上我吗?”
“不行。”
“带我去嘛。我可以帮你的!我们两个绝对是强强联合!打遍……哦不,撮合全天下所有情侣!”
“那你自己去撮合吧。”

虽然没有红线仙组合这种万人皆知的名号,但是传闻当年还是红线仙涂山红红,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呢。



-
超级想看东方月初和红红去做红线任务了,感觉写不出这两个人的可爱。
狐妖真是治愈我!xx

评论
热度(78)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