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总是删我的个人简介,很气,所以写的简单一点。

全职高手。
SNH48。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魔道祖师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狐妖小红娘】某天在涂山门口暗中观察的两个人

-全员段子向啦。
-一个为了让所有人出场的随意设定x
-涂山门卫月红组x

-
据HYTV不可靠消息称,临日回归的超人气组合涂山红红和东方月初即将成亲!

前线记者由于受涂山现任当家涂山雅雅的五百年寒气,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所以无法为我们带来确切的消息。

但是据涂山群众反映,这些天涂山一直有神秘人士前来拜访,疑似为涂山送贺礼!

-
“我靠这棵树为什么这么多虫子了!”
东方月初伸手啪叽一拍,嗡嗡声终于停了一会,“你说东方神血什么时候能进化出驱蚊的功效?”

“你走错片场了吧。”

目前的八卦中心眼二人——涂山红红和东方月初不堪其忧,不是被无孔不入的不要命记者烦的,而是被各种前来攀关系的妖王们烦的。

成亲这事儿,东方月初准备了几百年,涂山同样准备了几百年——所以很多准备和涂山交好,一早就听到绝密消息的各方妖王,也准备好了。

“我真的对那个什么猫妖一点印象都没有,到底为什么它说我对它有救命之恩?”

东方月初坐在涂山门口一颗巨树顶端的树叉上,一边心烦意乱的把自己呆毛从树枝上扯下来,一不留神拽断了几根头发,又疼又毁造型。

涂山红红虽然也坐在树上,不过比他老实多了,抬头无情的看着他,活该。

-
白苏的场合。

“好开心好开心!红红姐要和……唔?”
“小蠢货你小点声啊你想死吗!”白月初从身后一把捂住涂山苏苏的嘴,现在月红结婚的消息还只是涂山内部以及妖界高层的内部消息,保密等级:绝密。

“可是,苏苏感觉好几天没见到东方哥哥和红红姐了呢,他们去哪了?”

“呵,呵呵。”白月初一甩自己身上几十斤重的包袱,“把准备的事都交给涂山可怜的苦力,两个人去逍遥快活,呵。我记住你们了。”

“道士哥哥小心一点!这些衣服买回来很贵的!”
“那你让你姐姐来背啊!”

东方月初还在想白月初背上背的那个奇大无比的包裹是什么东西,后来仔细想了想才恍然大悟,看着涂山红红似笑非笑。
“看起来白月初那小子代购的喜服到了啊?”

“再多嘴把你从这里打下去。”

“儿子!!”
“我靠老爸?你怎么来这儿了?”白月初被突然从身后狂奔而来的白裘恩吓了一跳。

白裘恩一把握住自己儿子的手,险些把他背上的东西都扯掉,涂山苏苏紧张的跟在白月初身后护着。
“老爸听说涂山红红要和你前世东方月初结婚了?是不是真的?”

“你是从哪知道的啊你小点声!”白月初被他爸的大嗓门镇住了,慌忙捂住他的嘴压低了声音,“喂,这可是他们俩的婚礼,你要搞什么?”

“儿子,你怎么能这么想老爸我呢?”白裘恩掩面哭泣,尔后又压低了声音,眼镜片反射着精明的光,“涂山的喜宴,那可是涂山的喜宴啊。”

蛋糕,是蛋糕。
是无数次出现在白月初梦里的那个足足有十米高,涂满了甜蜜奶油和果酱,还撒着杏仁的妖馨斋新婚蛋糕。

白月初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婚礼蛋糕,居然就这么即将出现在他的面前。
“是……是蛋糕……”
“道士哥哥,口水流成河了呢……”

白裘恩循循善诱,道:“儿子,等他们结婚的时候,就拿你的工资做份子钱吧!”

“好……不,不行!你别想骗我的钱!不交份子钱我们容老板是不会让你进门的,你是不可能跟我抢蛋糕的!”

白月初一把扯过涂山苏苏,“看好了我可是涂山自己人,免份子钱哦~”
“逆子啊!居然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不带老爸!”

“略略略,活该。”白月初冲他做了个鬼脸。
“你给我站住!”

“道士哥哥跑慢一点啊!衣服要掉了!道士哥哥和白叔叔一定赔不起的!”

涂山红红叹了口气,有点为自家小妹的幸福担忧,抬头对东方月初说,“我什么时候说不收白月初的份子钱了?”

“嗯,吃多了还得补交份子钱。”

-
梵云飞和厉雪扬的场合。

“这就是传说中的涂山红红和东方月初吗……怎么感觉,老了点啊。”

厉雪扬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中的《红月》门票,觉得上面清秀可人的涂山红红和白发苍苍的东方月初,实在是很违和。

“可,可能是,涂山特,特色吧。”梵云飞站在涂山门口,手中拿着一份涂山的街头小报,只见上边白底黑字的写着标题:震惊!东方月初居然对涂山红红做过这种事!

“我还没见过东方月初呢,不是传言他是什么东方美人吗……”厉雪扬犹豫的考虑着要不要去看舞台剧,万一真人过了五百年更老了怎么办。

“白,白月初说,东、东方月初他、他长得,”梵云飞竖起一根手指,“完全,没,没,没他帅。”

“算了不管了,男的不好看大不了去看小姐姐呗,走了,进城。”

“对,不、不要看别的,别的男人。”
“你说什么呢。”厉雪扬脸一红就差点把手中的兵器丢出去,梵云飞默默地替她收好,跟着跑的飞快的王妃进了涂山。

东方月初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他要不说我都忘了……你们涂山的那个什么垃圾舞台剧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我五百年前是那样吗?”

“你去问容儿她们。”

“我靠你们涂山是有多恨我啊!白发苍苍起码得有一千岁的老爷爷是什么鬼东西?你扪心自问一下我要是那样你还会看上我吗?”

“现在也不怎么样吧。”涂山容容一脸平淡的目送着两人进了城,“观众们满意就够了。”

“这种人设是怎么做到年度top1的,你们涂山的审美是有什么问题吗?”

-
王富贵和清瞳的场合。

“涂山还真热闹啊。”

王富贵望着门口络绎不绝的各种牛鬼蛇神,身后是整整两车的礼品,虽然他本人并不是很想来,但是代表一气道盟的话绝对还是要隆重一些的。

“毕竟是涂山等了五百年的婚礼啊。”

“亏了。”王富贵翻了翻手里的礼品单,看着明晃晃的好几个零评价道,“等到白月初那混蛋和小狐妖结婚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送礼的。”

清瞳看着王富贵,想到进涂山之后两个人不可避免的嘴炮大战,有点想笑。
“那,等以后再赚回来吧。”

“以后……?”
“一气道盟不做赔本买卖,是吧。”王富贵手指放在下巴上摩挲了几下,“嗯?”

清瞳大概get到了王富贵天生撩妹的一双眼里不一样的情愫,捂着脸进了涂山的大门。

“一气道盟婚礼将近啊。”东方月初一双腿勾着树枝倒吊着晃到涂山红红面前,两根呆毛垂下来,更像蟑螂了。

“你挡着我了。”

-
颜如玉和小文的场合。
“师父!你徒儿回涂山看你来啦!”

东方月初看着一个长得不错的小帅哥拉着一个戴眼镜的人类少女跑到了涂山门口,以为是什么来涂山玩的旅客,结果一句话把他喊愣了。

“师父?谁?”
“容儿的徒弟,颜如玉,旁边是他转世续缘的对象,小文。”

涂山容容的徒弟。
东方月初至此才恍然间发现自己和时代的代沟居然已经这么大了——涂山容容居然在自己不在的那些年收了个徒弟。

虽然两者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是面对涂山为数不多的男性,他还是结结实实的被震惊了一下。
“容容姐居然还收徒弟了啊。”
“唯一的一个。”

“师父~”
“嗯,来了?”涂山容容站在城门口,笑眯眯看着这对儿小情侣牵着手进来,“好久不见,有好好对人家吗?”

小文听了一路颜如玉讲自己小时候在涂山的故事,再见到涂山容容,有种见家长的感觉。
“嗯……容容姐好,谢谢你在那次救了颜如玉,还给他可以护身的法宝。”

“呵呵,没什么。谁让这小子是我徒弟呢。”涂山容容向身后一伸手,“欢迎来到涂山,好好玩。”

颜如玉不知道从哪学来的一套比心绝技,冲着自己家小师父就是一阵“师父又年轻又可爱了为您打call”。
“师父,那我们进去啦,替我转告你家红红姐和那个东方月初,祝他们百年好合哟。”

“少油嘴滑舌了。”涂山容容敛了敛笑容,“带人家好好逛逛涂山,知道了没有。”

“知道啦师父,安利涂山还用你教我啊?”颜如玉伸手揽过小文的肩膀,“我可是涂山自己人。”

“知道就好。”涂山容容看着他们两个人,只觉得松了口气。

“师父,不欢迎一下你最可爱的弟子吗?”
“好好好,欢迎回到涂山,进去吧。”

东方月初伸手把自己的下巴推回去,“红红,我刚才出现幻觉了吗?那是我们容容姐吗。”

“……是吧。”
“你看你看你也犹豫了吧!容容姐也可以这么甜的吗?!”

-
平丘月初和欢都落兰的场合。

“你给我放手!放手!要去你去我这辈子都不会踏进涂山的大门的!”

东方月初被午后的太阳晒得打瞌睡,迷迷糊糊间被一阵尖锐的女声吵醒了。

“落兰我们只是来随个礼,不用紧张。”平丘月初死死拽着欢都落兰的手。

“你是疯了还是脑子都摔成渣了!”欢都落兰身上弥漫着一股黑气,“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会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

平丘月初摇了摇头,手中的妖馨斋打折券被揉成一团,“这个东西不用多可惜啊。”

欢都落兰眼中一道精光闪过,随后她又疯狂摇头,“不可能不可能!别想用这个来诱惑我!你不在的这几百年我早就练的清心寡欲了!”

欢都落兰。
这名儿怎么这么耳熟呢?等等。

卧槽。
东方月初一个没扶稳差点从树上一头栽下来,扒着树干看着旁边的涂山红红,她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的平丘月初和欢都落兰。

完了完了我凉了。
东方月初欲哭无泪,之前虽然因为一些原因自己人格分裂,其中一个前世还为了另一个女生和涂山反目成仇。

要是别人他可能还会感叹一句真是一个敢于反抗命运的美少年,像自己一样。

可关键是这人就特么是自己啊靠!
#前世风流债被自己现任女朋友看到了怎么办,急在线等会出人命的那种#

“送个礼就走,绝不多待一秒行不行?”
“那你怎么不派人去送啊!啊?你故意的是吧死人渣!”

“我只是觉得有些事好歹,也该翻篇过去了啊,送个礼表达一下就当南国送的了。”
“你是不是回来的时候没带脑子?”欢都落兰一拳把平丘月初打出五十米开外,好巧不巧的就砸中了东方月初在的那棵树。

好巧不巧的东方月初就没站稳,一下就掉下来了。

东方月初和平丘月初,就这么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见面了。
“你……你是东方……”

东方月初回头看了一眼欢都落兰,没敢抬头看自家妖仙姐姐的表情。
“那个……你好。”东方月初声音里带着颤抖,“再见。”

气氛一度史诗级尴尬,欢都落兰走到平丘月初身边一把卡住他的脖子,对东方月初严肃的说了一声再也不见。

“来都来了,礼金放下再走吧。”
涂山红红从树上轻轻跳下来,垂眸一瞥东方月初,对方立刻从地上跳起来站回她身边。

四个人面面相觑,欢都落兰率先开了口,“涂山红红么……祝你……新婚快乐。”

“嗯。”

“妖仙姐姐……”

“涂山不欢迎你们。”涂山红红干脆利落的开口,“原来也是,现在也不会变,是我的规矩。”

平丘月初有点后悔自己冒然来了涂山的弱智决定,这里可能即将沦为妖界战场。
“我以后再也不会踏进涂山半步,”欢都落兰点了点头,伸手一指平丘月初,“连带着这个人渣一起。”

“随意。”
欢都落兰拉着平丘月初的袖子,把礼金塞给旁边的东方月初,转身就要走。

“等等。”
“还有什么事?”
“许愿的话,可以。”涂山红红转身,远方的苦情树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轮廓,“不会有人再来阻挡你。”

欢都落兰没有转身,只是轻轻笑了一声,“原来你就是涂山红红,怪不得东方月初这么死心塌地的要和你在一起。”

撂下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欢都落兰拖着平丘月初在一阵烟雾中消失了。

大概以后很久,也见不到他们了吧,南国公主和东方月初的转世。

见到的是欢都落兰和平丘月初。

-
“那个——红红你别生气。”
“我没生气。”涂山红红转身往城里走,已经是下午了,清净的时候,不怎么会有人来拜访他们。

东方月初急急忙忙的跟上去,“我发誓我真的一点关于平丘月初的记忆都没有。”

“我知道。”
“别这样啊妖仙姐姐你这样我很慌的。”东方月初闪到涂山红红前面挡住她的去路。

“你慌什么?”涂山红红停下脚步,声音与平常无异。

“因为我家妖仙姐姐在我不在的时候受委屈了啊,受了天大的委屈。”东方月初摸了摸她的头发,见她没反对变本加厉的双手搭上她的肩膀,“所以我当然要哄你了。”

东方月初以后可以出本书就叫红学,他安慰人真的很有一套,他知道涂山红红什么时候是假装威严,什么时候是真的怒火中烧,什么时候是在等他一个抱抱。

“因为你是涂山红红我才喜欢你,温柔善良长得又好看,还特别招人疼我才喜欢你。”

“别人都不够好,只有东方月初配得上你。”

“所以,我只是你一个人的。”

东方月初忍了五百年的告白三连,终于达成了。
“二货道士。”
“还说我二,好久之前让情敌在苦情树下许愿的傻子是谁啊。”

涂山红红一拳打过去,被东方月初一握握在掌心,“红红来拉个勾盖个戳啊,这样我就是你专属物品了。”

“不。”

东方月初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觉得自己视线一黑,涂山红红的手掌轻轻覆在了自己眼上。

啾。

温热的感觉,是她的吻。


盖了这个章,就永远是彼此的专属了哦。

-

今天补了腾讯觉醒之夜的舞台剧,看月红结婚看的眼泪汪汪的,之前看动漫都没哭过。
月红真好,但是感觉我hold不住写婚礼那种大场面(。)写个婚礼前自己乐呵一下。

然后……第一次写平丘月初和落兰。
实际上看到动画现在我没什么特别讨厌的角色,落兰我也觉得还好,剧情毕竟还没到高潮部分,平兰的感情还在铺垫。

但是平兰对于这部作品来说真的太重要了,南国篇是提升格局的一篇,脱离了之前的纯粹的爱,涉及到了整个狐妖世界观的问题。

一开始本来想写一个皆大欢喜的段子,后来想想根本不可能啊不可能……于是做了修改,这四个人还是再也不要见面了吧,不然真的史诗级尴尬23333。

总之今天爆肝了,希望大家好好看南国篇。
毕竟它的op是我心中的第一!x

评论(8)
热度(130)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