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总是删我的个人简介,很气,所以写的简单一点。

全职高手。
SNH48。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魔道祖师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狐妖小红娘/涂山】姐妹

-肝了长文,说我有问题给屏蔽了,分着发。
-涂山雅雅with涂山红红亲情向。
-+涂山容容个人向

-絮叨一会儿:刚开始补动画的时候,先是喜欢上了富贵儿因为觉得他超级可爱,能补到后面彻底入坑也是因为他。

后来就喜欢上了我们容容,这种高智商萝莉身我吹爆我们容老板!尤其是宠颜如玉这一点啊啊啊师父收徒弟吗?然后突然又萌上了雅雅的姐控x雅雅姐也超级仙。

后来涂山红红出场之后就一心一意推我们妖仙姐姐了(然而之后就迅速get到了苏苏的可爱,涂山一家人都好可爱)

写几个一直想写的大杂烩片段,官配不拆。

-还是段子啦。

-
长发。

涂山红红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某些原因剪了头发,后来又慢慢蓄回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奇怪的习惯——妖怪向来不喜欢束发,一直都是披散在肩上。

只不过有些时候,就会很热。

涂山的夏初绝对不能算是清凉,只不过出去转了转回来脖颈上就有了一层薄汗。涂山红红要不是因为公事,平常就不怎么出门,更别提现在既没事天又热的时候了。

涂山红红坐在椅子上撑着脸发呆,还处于午睡刚睡醒的懵懂状态。

“姐姐。”
门口轻轻响起了三声敲门声,涂山雅雅推门而入,身上萦绕着的些许寒气吹散了涂山红红的困倦。

“雅儿。”涂山红红也没站起来,伸手拢了拢自己长发,蹭掉了脖子上湿润的汗意。

涂山雅雅的身高比普通人类男人还要高出半头,再加上高跟鞋,任谁站在她面前都会气势显得弱下去好几分。

涂山雅雅给她倒了杯茶,继续说道:“姐姐——”

“嗯?”涂山红红歪了歪头,自家妹妹小时候脾气火爆,动不动就能和别处的妖怪打上个一两天,就算是不能上去揍人,打嘴炮也能把人噎的说不出话来。

涂山红红原来没少为这个小惹祸精操心,虽然后来多半是两个人一起把来找事的妖怪锤个半死——但是不妨碍她担心涂山雅雅哪天控制不住自己就犯下大错,她自己就是个例子。

只不过她没经历过的后来,涂山雅雅非但没成个混世小魔王,还偏偏走了另一个极端。

能用打解决的事情,就没必要张嘴。

涂山红红想到这点又开始头痛,就好比现在涂山雅雅一言不发的坐在她面前,她从每天听涂山雅雅从西西域吐槽到傲来国到现在猜自己妹妹的小心思,任务升级的很厉害。

“姐姐,妖盟打算——”
涂山雅雅一番话在喉咙间拐了七八个弯也没说出来,出口就成了公事。

涂山红红伸手比了个停的手势,“妖盟现在是你的。”
“可是姐姐……”

“小时候自己天天跑出去跟别人打架,打的一身伤回来给容儿练手,也没告诉过我几次。现在怎么做什么都跟我事无巨细的报备一遍?”

涂山红红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涂山雅雅的额头,身高差异她还得抬着手,一点都不如小时候方便。

涂山雅雅,涂山现任女王,五百年寒气了解一下的九尾妖狐,终于在自己亲姐姐的绝缘之爪的“点化”下败下阵来。

“姐姐你饶了我吧,妖盟盟主还是你来吧,你都不知道……”
涂山雅雅伸手撑住额头,一想到王家那几个奇奇怪怪的猥琐“前辈”她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身上的寒气。

涂山红红弯了弯嘴角,“我当了妖盟盟主,你干什么去?”
涂山雅雅眨了眨眼,表情认真的和平常没什么两样,道:“我替你去揍那几个不让你省心的二货道士。”

由东方月初一个升级成了好几个,涂山红红在心里被自己妹妹对这(些)人的执念折服了一下。

“白月初成天拐着小妹到处乱跑,一气道盟又麻烦,还有乱七八糟的妖怪要打,你还——”

涂山红红趴在桌子上,下巴垫着自己的手臂,自下而上的看着涂山雅雅,眼里有些笑意,“我怎么了?”

如果她面前有面镜子,就会知道自己现在微笑的表情和东方月初那个二货有那么点神似,涂山雅雅却被这个笑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嫌姐姐不陪你了?”

涂山雅雅的那点小心思时隔多年仍然能被涂山红红看穿,虽然涂山红红费了点周折,但是好在这小丫头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本来固执又有着一腔热血的涂山现任女王大人经历了五百年的历练,终于在自我和“外界给的高冷人设”达成了平衡,在万念俱灰的眼泪中一步步的成为了她的梦想。

涂山雅雅小时候也喜欢模仿姐姐,在红红剪了短发之后不明所以却又坚定的想要跟随姐姐的脚步,后来跪在苦情树下的红红,转身轻轻对她说,雅儿这样就最好。

涂山雅雅却没有听她的话,于是涂山红红又对她说,红色不适合你啊。

于是从红色又变回了蓝色,涂山雅雅在只言片语的指点下,逐渐又看到了那个当初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

现在小姑娘的姐姐对小姑娘说,你在姐姐这里永远是可以撒娇的小妹妹啊。

涂山雅雅的心突然剧烈的跳了几下,涂山红红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顺着她的肩膀滑下去,给了她一个温柔的拥抱。

“乖。过来帮姐姐梳头发吧,长发太热了。”
“真是的——姐姐就会使唤我。”涂山雅雅把那股酸涩咽了回去,乖乖拿起了梳子。

“是是是。”涂山红红闭着眼任由她摆弄自己的头发,“有寒气护体的人就是不怕热。”

“谁叫你当初用了臭蟑螂的纯质阳炎。”
“我错啦。”

-
涂山养过的野男人。

相传涂山二当家涂山容容人美心善、智商超群、身高成迷……不是不是,是主修商业管理和临床医学的千面妖容。

曾经有人传闻涂山容容心地善良的原因是她捡了不少人回来。

先是收留了临时工东方月初,后来他跑路了。

再来收留了雪狐涂山美美,后来他投奔黑狐了。

最后收了个徒弟颜如玉,后来他先是被通缉了然后被自己情人送进了监狱,最后投奔黑狐了。

……或许涂山容容八面玲珑的本事就是被这些人人妖妖逼出来的吧。

东方月初一门心思扑在他的妖仙姐姐身上,再要不是就是故意挑衅雅雅两个人互怼,反而跟她相处起来就是一口一个“容容姐”,嘴甜的不行。

两个人相处的倒是十分融洽,涂山容容总能找到扣他钱的理由,他也总能从涂山容容嘴里撬出妖仙姐姐的喜好。

后来他走了,涂山红红什么也没说,涂山雅雅要出去追杀他,还是涂山容容半拖半拽的把她拦了回来。
“他就这么走了,这个有他自己的想法。”
“他害得姐姐那么伤心,你怎么还给他说话!”

涂山容容顿了顿,只是扯了扯她,说,回去吧,涂山现在不能没人。

几年后涂山容容出去办事的时候,偶遇过一次东方月初,那时候他已经小有名气,正拿着把剑对着自己脚下被打的没有妖样的蚂蚱精,道袍飘扬,神采飞扬。

涂山容容站在他身后端详了好一会儿,人类的容貌变化要比妖快的多,东方月初早就不是那个个子和他差不多,整天缠着姐姐的小孩了。

“你倒是逍遥自在呢,东方月初。”

听到她空灵的声音,东方月初的身影似乎晃动了一下,停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还是那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欠揍笑脸,“容容姐,好久不见啊!我可想你了!”

“少来了,想的不是我吧。”
“哪能啊,容容姐,我请你喝一杯吧?”

世人皆传东方月初和涂山早就势不两立,大部分狐妖对这个身世奇特的道士也抱有不善,只不过涂山容容仍然如平常一样,仿佛遇见他也是她预料之中的事,毫无波动。

不过涂山容容自己也有事在身,匆匆和他见过一面之后两人各走各的路,走之前,东方月初把他的剑收鞘,开口问她:“涂山还好吧?”

“你是问涂山,还是问涂山的人。”
东方月初只是笑了笑,接道:“容容姐算是涂山第二靠谱的人了,有你在涂山能轻松不少,我先在这里谢谢你吧。”

涂山容容转身,轻飘飘的撂下一句,“你这句谢我可不敢当——好好干你的活吧,外边可没我这么仁慈的老板,临时工。”

百年人妖两界动荡, 涂山早就改头换面,涂山容容每天忙这忙那,事无巨细,连涂山表演团的节目也要她过目。

所以把那只雪狐捡回来的时候,她真的没想到这妖敢对涂山雅雅有什么非分之想。

每当看到这只修炼成人性的雪狐对自己姐姐露出那种少女感爆棚的脸红表情的时候,纵使机关算尽如她,也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恶寒。

偏偏这人还自我感觉良好的不得了,每天对着镜子看自己的盛世美颜比她时间还长。

好在那时候雅雅一门心思给涂山苏苏安排婚事,自然也没空搭理这妖,涂山容容本着不轻易杀生的念想,对他旁敲侧击。

“你不要总是跟在姐姐身后了,她很忙,你只要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就好。”

雪狐原本无辜的双眼里闪过一丝阴鸷,涂山容容皱了皱眉,大概是从这时候开始,涂山容容知道这人留不得。

再后来果然如此,雪狐叛变,涂山雅雅下令再见到他格杀勿论。

涂山容容再后来收了个徒弟,来自何处,是什么妖怪也没人知道,只知道化成人型之后模样俊俏得很,深得涂山容容真传。

颜如玉天生聪明的很,易容术学的比当初的幼年容容还快,天天变这变那的骗人玩,也算是皮这一下很开心的代表人物。

涂山容容则负责给他收拾残局,虽然每次收拾完之后颜如玉不免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然而颜如玉仗着自己有靠山向来来无影去无踪,被骂了第二天就能忘。

“你这是收了个徒弟,还是捡了个太岁。”
“没办法呢,姐姐,谁叫他是我徒弟呢。”
“真搞不懂你。”

你啊,你就宠着他吧。

因为有了前两个人的前车之鉴,涂山容容不愿意过多谈及人类的事。
只不过妖怪其实和人类一样贪心,人类渴求着妖千百年的寿命,妖怪同样羡慕着大千世界的绚丽,憧憬着感情。

涂山狐妖以美貌与智慧得以生存,却偏偏留不住炽热的心,无论是东方月初,雪狐还是颜如玉。

只是颜如玉和他们不同,他从始至终都算是涂山派出去的妖,闯了天大的祸,后头还有个师傅给他补上。

“师傅师傅,你说为什么人类这么多愁善感呢,他们有那么凄惨的爱情故事。”

“怎么,长大了想谈恋爱了?”
“没没没,我一心一意为涂山,我师傅全世界最好看!”

“你呀。”涂山容容笑了笑,“所以你才不懂人类的感情啊。你要是真想知道,那就下山吧。”

“师傅你……就这么让我走了?”
“我拦得住你吗?出去之后月圆之夜当心点,少拿易容术吓唬别人,出了事喊我没用自己解决,还有……”

颜如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摆摆手说道,“好啦师傅,别操心啦,你徒弟不会给你丢脸的。”

颜如玉当真没给涂山容容的易容之术丢脸,只不过差点把自己命给丢了——这都是后话。

涂山几百年的历史,也就出了这么三个男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有人私下讥讽涂山狐妖,以美貌著称却连男人都留不住,自己人打自己人。
也有人说千面妖容涂山容容成天想着算计,赚钱靠的都是坑蒙拐骗,算不得什么厉害角色。

还有人说,涂山二当家都是妇人之仁,连和自己家反目成仇的雪狐、投奔黑狐的颜如玉都下不了死手,软弱不堪。

有一次颜如玉带女朋友回涂山玩,和自己师傅闲扯的时候,嬉笑着问她怎么看待自己的八卦。

“要是能被轻易看出来我是什么人,涂山二当家我还当不当了。”涂山容容依然是笑盈盈的样子,“随便八卦师傅的话,是要罚款的哦。”

-

评论(1)
热度(53)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