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总是删我的个人简介,很气,所以写的简单一点。

全职高手。
SNH48。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魔道祖师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白苏】问答

-之前没写完的段子。有月红。

问答

涂山苏苏在涂山的厨房里扒着窗户看厨师做饭,踮着脚站了十分钟也不见疲惫,笑容满面的看着厨房里的食材。

涂山红红路过,把她牵到一边,说道:“里边烟火气重,小心熏了你。苏苏饿了么?”

白月初在学校上体育课,跟着傻不愣登的体育老师做傻不愣登的第八十套广播体操,两分钟打了三个哈欠。

东方月初躲在学校他们学校的灌木丛后边,两根呆毛cos成凭空长出来的树叉,一枚石子握在手机瞅着白月初做伸展运动的时候,一下打中他的腰。

“咦,红红姐你怎么在这里呀?我在等厨师叔叔做好饭,去道士哥哥的学校给他送饭呢。”

“我靠谁打我!东方——”白月初在一片死气沉沉的做操口号中突然这么一喊,老师马上拿死神之目扫了过来,白月初只能咬牙切齿的月初两个字吞回去,恶狠狠的盯着草丛里的呆毛怪。

“你去给白月初送饭么?”
“对呀对呀,道士哥哥可喜欢咱们家的饭了!咦,东方哥哥呢?”

涂山红红跟她走到后院的小亭子里坐着,闻言轻轻摇了摇头,“谁知道那二货道士又去哪了。”

白月初叼着草和东方月初坐在操场上,心里早就惦记起了涂山美食,看着旁边絮絮叨叨吐槽自己学校的防卫有多不走心的东方月初,就觉得克制不住自己想堵上他的嘴的冲动。

“你来这儿找我干嘛?不陪你家妖仙姐姐了?”
“唉——”东方月初双手枕在脑后躺在了操场上,“我们家红红每天得日理万机,没空理我,我才出来找你玩的。”

涂山苏苏坐在椅子上晃荡着小腿,涂山红红伸手替她把没系好的腰带重新打了个结,一边系一边问道,“苏苏是怎么和你的道士哥哥认识的?”

“诶?”涂山苏苏愣了愣,没料到自己姐姐还会关心这种问题,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第一次去完成红线任务的时候,不小心从天上摔下来了,醒来睁眼就看到道士哥哥啦。”

“白月初同学,问问你和你家小蠢货是怎么认识的啊?”
“哈?”白月初警惕的回头,“你想干嘛?”
“戒备心怎么这么强呢,乖乖回答我的问题,等会给你五彩棒吃。”

“五根。”
“你!两根。”
“四根不然等会我下课就走人。”
“成。交。”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为了气死王富贵所以我去参加相亲节目后来小蠢货从天而降掉到了我身上,没了。”

东方月初眨了眨眼,一时间觉得信息量有点大,尔后痛心疾首的说道,“有和我一样的脸你居然沦落到去相亲!相亲,丢不丢人——这和王富贵有什么关系,那相亲节目是一气道盟开的吗?”

“……这不重要。我和王富贵成为死对头还不是因为你那个转世续缘!”

涂山红红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于是接着往下问道,“苏苏还记得我第一次借你的身体出现的时候,是什么情况么?”

如果要让她出现,必须是要血吻的,红红对那时的记忆只有她出现后的碎片记忆,前缘她并不知情。

“嗯……因为,因为道士哥哥吻——不是不是!道士哥哥后来跟我解释说,他当时用嘴叼着零食在我的额头上画符,结果……没过多久姐姐就出现了。”

“你和小蠢货当初的血吻是怎么回事啊?”

“我靠!哪来的血吻!我还没说呢,召唤你们妖仙姐姐怎么这么麻烦,又流血又亲的,得口腔溃疡的时候是不是成功几率更高啊?”

东方月初抬手止住了他滔滔不绝的吐槽,“那红红当初是怎么出现的。”

“我在她额头上画符,完了没过多久她就出现了,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回头就被涂山雅雅绑走了,我苦不苦。”

原来是HYTV的杜撰,行了,这一笔东方月初替涂山记下了,回头不敲一笔都对不起他们。

涂山苏苏还没思考出来涂山红红问这些问题有什么意思,下一个问题就来了。
“苏苏为什么要一直跟着白月初呢?”

“可能因为,道士哥哥是东方哥哥的转世,而那个时候姐姐又没和我分开,所以就……可能是因为你们转世续缘的缘故。”

“怎么也学的油嘴滑舌起来了,”涂山红红揉了揉她的发顶,“那现在你怎么还跟着他呢?不许说因为他是涂山的临时工。”

涂山苏苏低着头,双腿缠在一起晃来晃去,看得出来在很认真的思考。
是什么时候,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愿意一直跟着他呢。

白月初这个人也只不过是个活了十几年的普通高中生,住在破公园里还有个更不靠谱的老爹,看见吃的和免费两个字就走不动道的特点两个人如出一辙。

可是这样的白月初,就是对涂山苏苏来说,不一样。
白月初当初为了免费零食跟着涂山苏苏来涂山,又在石宽和涂山对峙的时候上去一拳打了个实在,说“小蠢货可是我的童养媳。”

白月初每天能吃三个菜单的饭,没少因为吃被自己老爸、涂山乃至南国公主坑过,金刚不坏的胃被涂山苏苏的死亡料理吃坏,却每次都捏着鼻子咽下去,最后一边吐魂一边勒令她少进厨房。

白月初巴不得早点摆脱涂山两个老板的监管,却还是别别扭扭的和涂山苏苏结了婚,下半辈子都有可能砸在涂山,最后能拿命跟涂山雅雅对峙。

“道士哥哥他……因为和道士哥哥在一起,感觉每一天都很开心啊。”

“据我所知人家早就把你的50块卖身钱还给你了,你可是心甘情愿的跟在人家涂山当新姑爷呢。”(本句出自腾讯动漫之夜舞台喔)

白月初一根草差点卡在喉咙里,咳嗽了半天刚想反驳东方月初——

反驳什么好呢,是他根本不喜欢涂山苏苏,只是看上了这个免费饭票。
还是他真的喜欢当红线仙,每天享受爆锤别人的快感不用担心一气道盟来抓他而很自由。

这些话他原来一天说个七八遍,可是他越来越不想说这些话了,当着谁的面也不想说了,尽管他们任谁也不会在乎他真正是怎么想的,可他就是怕有些人真的为自己没过脑子的话难过。

让一个身世离奇、经历坎坷的十几岁少年正确的面对自己的内心的确有点强人所难,有一些答案分明已经如萤火一般在自己眼前,就在可以堪堪握住的时候,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后组织不好语言的少年只能高傲的回他一句,“你懂什么。”

我想要的,只是涂山苏苏而已。

“苏苏觉得道士哥哥什么时候让你觉得特别开心呢?”
“开心?嗯……”涂山苏苏歪着头想了想,“和道士哥哥在一起的每天都很开心啊,能和他一起完成红线任务的时候,看到大哥哥大姐姐们都能在一起,最开心啦。”

“开心?”白月初仰着头想了想,“完全没有,她来了就会跟我添乱,每天忙都忙不过来,提心吊胆的。”

“你还嫌弃人家啊。”

白月初切了一声,“拿报酬的时候最开心行了吧,皇天在上厚土在下,谢谢涂山养活我啊。”

“有什么后悔或者遗憾吗?”
“红红姐姐,今天问题好多啊……遗憾的事吗,嗯……其实也没有什么遗憾啦,以后还能有很多和道士哥哥在一起的机会啊。”

“如果非要说一个的话,南国的公主上次拐走了道士哥哥,害得我们还要跑去南国,感觉那次很累呢,还害得道士哥哥变成了鸡。”

“后悔没在土狗有钱的时候先要一笔,后悔背了我前世的锅欠了涂山五个亿,后悔没多打王富贵几下,后悔给你俩忙了这么长转世续缘还没!收!钱!”

东方月初只觉得白月初聒噪,“停停停,我是问你和苏苏在一起的时候,有什么遗憾没有——比如说,后悔和她组最强红线仙cp啊。”

“你今天怎么这么烦,”白月初赏了他一个白眼,“我后悔什么,许你扬名立万千古第一人,还不让我卖卖cp了?我乐意和她组最强红线仙cp,不服你和你家妖仙姐姐也来啊。”

“苏苏,还有什么想和道士哥哥一起做的事吗?”
“和道士哥哥?想完成更多的红线任务,成为最强红线仙!还有……陪道士哥哥吃很多好吃的零食!”

涂山红红觉得有必要控制一下小妹的零用钱了,“还有呢?你自己想和白月初做的事。”

“那就,就是想和道士哥哥一直在一起呀。”

可以陪道士哥哥一起上学放学,有时候和白叔叔抢最后一份打折包子。
回到涂山听容容姐训他一顿敲诈勒索,后来趁她们不注意脚底抹油搂着白月初就开溜。
在外边还能见到很多有意思的人,有趣的哥哥姐姐,打打坏心眼的妖怪。

和白月初上蹿下跳满世界拿着天书跑,涂山苏苏才能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一直渴望着的,自己所存在的意义。

涂山苏苏不是结婚的工具,不是人人都能骗的涂山三小姐,也不是失去妖力和记忆的涂山红红。

是涂山苏苏,白月初的最强红线仙搭档。
是堂堂正正的狐妖。

“和小蠢货想做的事?”白月初揉了揉酸痛的脖颈,“她呀,她懂什么。”

小狐狸显然在智慧这一方面还没怎么发育,都是白月初做决定她跟着,说什么都是好好好,我听道士哥哥哒。

“畅想一下嘛,人要有梦想。”
“那就和她踏平妖界,暴打一气道盟,称霸红线仙界走上人生巅峰!怎么样,酷吧?”

白月初过惯了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前半辈子几乎都在忙着躲王富贵,几乎没有空闲时间来想想自己以后要做些什么。

好在虽然涂山苏苏比他还迷糊,总归也慢慢的,指出了一条路。
一条属于涂山苏苏 和 白月初的路。

“苏苏小姐——你的饭好了!”厨师敲着锅台大声喊,涂山苏苏急急忙忙的跳下去找他拿饭。

“苏苏,等一下。”
“嗯?”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人威胁你们的话,还想和你的道士哥哥结上次没结完的婚吗?”

纯真善良的涂山小妹好像一瞬间get到了智商,笑容灿烂的对着自己姐姐挥了挥手,远远的喊道。
“那现在也没有人阻止红红姐姐,姐姐想和东方哥哥结婚吗?”

小丫头跟谁学的,得教育教育了。

同一时刻,终于被问烦了的白月初抢了五彩棒就准备走人,东方月初瞄了一眼自己手里写的满满当当的小纸条,一把扯住他的裤脚。

“你给我等会——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没人威胁你们,你和苏苏……”

“……东方月初大大,你有没有听过HYTV给我写的一首歌叫《白月初你到底行不行》,我现在把这首歌完完整整的送给你。”

“?”
“追了人家红红小姐姐那么长——时间,轮回都轮了七辈子了!还没和人家成亲,东方月初,你行不行啊?”

“白、月、初,你给我站住!”

白月初躲在厕所看着东方月初一分钟扫荡八个教室的身影啧啧了两声,“唉,还好我机智,躲到了一个绝对没人发现的地方。”

“道士哥哥,怎么在女厕所呢?”
“啊啊啊小蠢货你什么时候来的!嘘嘘嘘!小点声!”

涂山苏苏好奇的看着他,把饭盒举起来,“道士哥哥我来给你送饭啦。”
“好,走。我们学校进来了一个死变态。”
“听起来好可怕的样子啊。”

时值傍晚,涂山苏苏也没回来,大概又是在人类世界做红线任务去了吧。

“妖仙姐姐我回来啦。”
“怎么样。”涂山红红抬头看着一脸我要累死了的东方月初,对方十分自然的闯到她。卧室里一下就倒在她床上不起来。

东方月初面朝床,声音有些闷闷的,“涂山家没过门的小姑爷调查完毕,除了贪吃没够嘴贱欠揍,也没——也没什么优点了。”

“让你问几个问题你就累成这副样子,从老娘床上滚下去。”

“我就……好好好,下来下来。”东方月初打了个滚翻到了床下,坐在地上靠着床,“你怎么还关心起苏苏的事了。”

自己的都还没忙活完呢,瞎操心个什么。

“提前把把关而已。”涂山红红走过来,“躺在地上等着明早你冻成冰么?”

“那你让我待在哪啊?外边啊?”东方月初伸出一只手,懒洋洋的说,“拽我起来呗。”

涂山红红看在他帮自己跑腿的份上伸出了手,没想到下一秒就感觉到对方那边立马用了力,自己双腿一歪就栽到了他怀里。

东方月初伸手把她接了个满怀,一点都没磕着,低声在她耳边说,“你看看你,刚才要是在床上不就不怕摔了你了?”

“你干什么。”涂山红红握拳。

“不干什么,平白无故听了一天的最强红线仙一手资料,嫉妒人家天天腻歪在一起不行啊。”

“嫉妒你就去找人陪。”
“乖啦,让我抱一会儿。”

“……放开我,滚(1)床上去。”
“好——”

-

我真的不知道我写了多久(。)中间拖了太长了。
本来还有个红红和翠灵玉的友谊向,还有王富贵和小白的友谊向,下回再写吧。

狐妖里的每一个人,我都特别喜欢。

评论(2)
热度(96)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