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生,不定期出没(◦˙▽˙◦)

全职高手。
SNH48(二期生情怀饭 已出坑)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默读/杀破狼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杀破狼】写字

-上一篇文的热度让我恍惚,我爱各位杀破狼女孩(。)
-扩写一段原文(x)一言以蔽之的提要:顾书法家进宫给小太子写了篇字,长庚吃了个醋。(这什么东西)
-长顾真甜。
-书法都是我瞎扯的别信。

-
“当年你沈老先生教你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发愤图强。”

“我那时候还没开始临你的字。”

顾昀握着长庚的手,微凉的手心贴着他的手背,手指轻轻用力,顾帅式正楷和佛经奇妙的糅合在了一起,只一行字就让顾昀抄的眼睛发疼,也不知是累的还是看这云里雾里的佛经看的。

论仿顾昀的字,长庚就是除了顾昀本人之外的第一人,本来顾昀是想着随便拿楷书抄抄就得了,没想到这小混账明里是让他教,暗里自己用着力握笔,写着写着就写成了一篇顾昀体的佛经。

诚心给你义父添堵是吧。

“也是,我的字不比你沈先生当初教你们的时候临的字帖好多了……嘶,再跟我抢?我教你还是你教我。”

顾昀手搭在他腰上,下巴也顺势垫在了他肩窝处,纵使两个人问心无愧,这个姿势也未免有些微妙。

长庚一侧头就是顾昀的脸,顾昀专心致志的抄他那杀千刀的佛经,垂首的模样莫名带了几分认真,仿佛自己真的是在教小孩子写字一般。

一双薄唇一张一合,却因为长庚跟他的距离过分紧密而不由自主的就成了气音,教训的口吻多了一丝无可奈何的宠爱,像是恋人间的耳鬓厮磨。


顾昀的话在长庚耳朵里难得的一进一出,一个字都没留下。
如果小时候“沈十六”真的这么教过他写字,那他大概会沦陷的更快吧。

“……我说雁王殿下,你小时候是怎么落了个‘天资聪慧’的?”顾昀就着他的手去蘸了蘸墨,明显察觉到了他的心不在焉,“顾先生累死累活的给你抄这鬼东西,你魂儿呢?”

长庚收回自己放肆的目光,一笔一划的跟着写,乖巧的模样和小时候没有半分差别,“学生错了,顾先生罚我吧。”

“罚?伸手,打你手心。”

长庚笑了笑,伸出一直压在书案上的左手举到顾昀眼前,分明是温和的表情声音却带着委屈,像是明明没犯错却被大人误解背锅的小孩一样,“那你打吧。”

这孩子真是越大越不得了了。
顾昀十分配合的拉过他的手,轻轻吻了吻他的掌心,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眨了眨,看的人心慌意乱,“小时候我都不舍得动你,现在更舍不得了。”

雁王,败北。
顾帅看着长庚故作正经的收回手,忍不住在他身后露出个过分得意的笑容,小兔崽子跟我斗,你还少了十年道行呢吧。

顾昀大概是天生的爱没事找事,见长庚收敛了不少就忍不住想去招他——当然这也不能怪我们安定侯,和心上人一起学抄佛经这事儿试问谁做的来?


“书法讲究神韵二字,你学我的字就不能刻意端着自己……算了,你比我明白。你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抄这东西真是白瞎了我的字。”

“凝神静气而已,你若不喜欢,下次我去抄兵书。”

“得得得,你消停会儿吧。”顾昀自己小时候背兵书背不下来就被罚抄,虽说那孙子兵法也算给顾帅书法进步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可是再让他看见那东西还不如直接废了他的手。

长庚的指尖刚好压在纸的最后两行上,顾昀在他身后刚好被挡住,伸出那只搭在长庚腰上的手握住他左手手腕,“挡着了,挪……”


还没等顾昀把手抽回来,长庚就一翻手腕,两人手心对着手心,刚巧是个不太完美的十指相扣。


装了半天正经人的顾昀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贴在长庚耳边道,“写个字也这么腻歪,真当自己八岁了?”

“子熹不也乐在其中。”长庚笑道。


“行了,过瘾没?安定侯坐在这儿陪你抄了一炷香的佛经,说出去都没人信。”顾昀把笔放回去,甩了甩自己有点发酸的右手,“你可饶了我吧。”

“才一柱香而已,刚才你给太子写可没这么短吧?”
“太子摸我手了,太子让我亲了?”顾昀一挑眉,“你小时候就该让沈易好好磨磨,学学前朝名圣就够了,临什么安定侯的字,安定侯不同意了。”

长庚却还只是一门心思的看着他,“是啊,都是沈先生教我的,你都不在。”


……无理取闹,撒泼耍赖,雁王真是学的一手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本事。


“行行行,以后都给你补上行了吧。拿你没辙。”

评论(8)
热度(246)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