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狗

全职高手。
SNH48(二期生情怀饭 已出坑)
童年漫。
开心麻花。沈腾/黄才伦
狐妖小红娘。
p大:默读/杀破狼
漫威博爱党/hp官配厨 /EC亲女儿饭(?)

头像是@爱总 和我家小姐姐的,ig真好玩(。)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宁羞/水蓝】成年人式恋爱

 

给小姐姐写的文 @爱总 出来看情头!xx

完成了我用笔记本写文这一大人生愿望。

欢迎查收魔幻版ig,ooc警告!很俗的梗

小甜文。





谈恋爱的时候应该做什么?

如果有人要问高振宁这个问题,他必先在网上搜索一套《美少女恋爱大全》发过去,手把手指导对方发无数条土味情话,然后再在这个人耳边嘲讽八十遍才满意。


开玩笑,网恋高手高振宁恋爱经验丰富的可以吊打半个俱乐部,连他筛哥这种究极难搞的大龙都能单挑下来,够他吹整个下半生了。


所以纯情男孩喻文波向他咨询这个问题的时候,高振宁笑的眼镜都要掉地上了。


“你他妈……”

眼看着狗AD就要一边口吐芬芳一边上手掐他,高振宁反手就把他按得无法抬头,“就你还搁这儿跟我秀呢弟弟?啊杰克辣舞?跟我蓝哥在一块之后狂了是吧?”


在下野二人彻底恩断义绝之前高振宁收回了手,皱着眉一双手重重的拍了拍喻文波的肩膀,颇像一个为早恋儿子担忧的老父亲,其实喻文波来向他咨询如何谈恋爱的时候,他还是很惊讶的,下路二人组虽然年龄和恋爱经验都是弟弟级别,但是一个不作一个不闹着实让他们这些队友省心不少。


“这才是问题所在啊宁王!你不觉得我俩太平淡了吗?”

职业选手平常的生活枯燥的一比,睁开眼睛是电脑屏幕闭眼之前是手机屏幕,出去打个比赛赢了就是公费旅游,输了干脆埋尸在外地网络喷子也不解气,好不容易逢年过节放个假还得直播,回了老家之后还得防着出去玩被粉丝看见。


别问,问就是职业选手的日常。


“哦——”恋爱达人高振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弟弟啊,你追求刺激的心我可以理解,大不了你和蓝哥双排的时候我绝不捣乱行了吧,给你俩留个二人空间,哎,不是我说你俩反正也住一个屋……”


公然开始搞颜色的高振宁结结实实的挨了喻文波一击暴击。

“啧,我又不是非要和他整天在一块腻味你知道吧兄弟。”

“你俩还少腻……好好好你说你说,又要上手打,家暴没对象知不知道?”

“就是我俩没在一块的时候和在一块的时候差不多,这你明白吧?”


没在一起的时候该双排双排,该商业互吹的时候商业互吹,就算是谈心也不是没有过,毕竟是虚拟战场上风里血里一起摸爬滚打过来的,但是人都是贪得无厌又得寸进尺,尝了一点甜头又想得到更多,拴上恋人这个狗牌之后就想跟对方走遍全世界又秀遍全宇宙,完了还晃着自己脖子上的牌贱兮兮的说,看吧看吧这个是我的专属你们谁都得不到。


但是聚光灯一照下来就怂的连直视对方都怕被台下的几百双眼睛看出端倪,你看看,这是人应该承受的压力吗?


“唉,年轻人。”高振宁轻轻拿脚尖蹬了一下地面,鞋尖还能一点灰不沾,转椅转了个圈把他送到他的零食堆里,一包乐事薯片递到喻文波面前,“等你到哥哥这个年纪你就明白了,这些都是虚的,你看我和我家shy哥,都已经过了你这种没有安全感的弟弟时期了,哎我跟你说啊我昨天和shy……”


“行行行,别秀了哥!打扰了打扰了!”喻文波抓了一把薯片头也不回的就跑路了,高振宁满意的看着他吃了狗粮又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双重失败,简直爽的无法言喻。


心情大好的第一打野叼着薯片溜溜达达的走出门,队员们在各做各的,也没人直播,于是他光明正大的闪现到角落里的姜承録身边,姜承録刚结束一局大乱斗,正在前往赢下一局的路上,高振宁捏了片薯片投喂上单爸爸。


高振宁趴在桌子边上,喂完薯片之后拿干净的小指指背蹭了蹭姜承録的脸,对方在嚼东西还是忍不住被他逗笑了,把他手拨开低声用韩语说了声你干什么,脸上的肌肉咀嚼的时候莫名的让高振宁觉得自己在喂仓鼠。


这谁顶得住啊。


“shy哥,晚上一块去吃饭呗。”高振宁拉着椅子直起身往姜承録那边靠了靠,下巴都快铁道他肩膀上了,“海鲜还是上海菜,中华传统名吃还是韩国烤肉,我请你啊宝贝儿。”


“诶?”姜承録头歪了歪,鼠标在屏幕上乱晃了好几下也没开下一局游戏。


“shy哥我跟你说,今天杰克那个小兔崽子过去找我,跟我说他蓝哥这好那好,谈恋爱之前和之后一样甜,你说他过不过分?你就忍心看着你家小可怜任人欺辱吗?”高振宁面不改色的扯谎,哼哼唧唧也不嫌恶心的撒娇,姜承録听懂了一半,另一半没听懂的也从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感觉到了。


高振宁向来是不忌讳什么避嫌不避嫌的,但是姜承録是怎么也不会被他带着胡闹的,推了他两下没推开就岔开话题,“宝蓝有说。”


“啊?宝蓝跟你说啥了?”

姜承録把游戏退了,想了想说,“想多陪杰克。”


姜承録金口一开,高振宁就看见喻文波挂在王柳羿身后看着他手机报菜名,王柳羿一边嫌弃他热死了一边乖乖给他找餐厅,走过大堂直到去等电梯都没分开过。


“唉,有些人永远不会懂得我这个年纪的好处,”喻文波冲着高振宁这边疯狂内涵,“你说是不是啊宁王?我和我蓝哥出去吃饭了啊,要我们给你带不?”


你妈的,他再信喻文波的批话他就不是lpl第一骚话王。


然而他家shy哥并没有如他的愿,双手合十抱歉的说他和义进哥约好了一起出去。


好吧,他已经是个成熟的小男孩了,他是绝对不会像下路那俩一样黏黏糊糊没完没了的,大人就要有大人的亚子,给彼此留足空间。


“吃什么?”姜承録当然看出来他不怎么开心的,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场下的小姜的确温柔体贴优质恋人,高振宁只能自己孤独的在基地一人吃了四人份的晚饭。(并没有)



小IG永不加班

Ning:大家准备回来了吗?就留人家一个人独守空房吗?你们放心吗?

Jackeylove:爷刚吃完饭别恶心我

Baolan:我和楼上溜达一会儿再回去。

Ning:基地就我一个人,暗示一下,你懂我意思吧@The shy

Jackeylove:你看shy哥理你吗?

Ning:他那是看不明白你在哔哔啥,shyshy看懂我的小心心就够了love TS❤


然而接下来的好几分钟整个群都一片静寂,甚至没人出来给他挽尊。


怎么的我家姜承録是被拐了吗?宁王顺着落地窗看了看繁华大都市的夜景,半夜十点,在事业和爱情之间果断选择了爱情。


Ning:你把我家姜承録弄哪去了!!偷渡回韩国了?!

Rookie:语音消息:窝们马上就回去了,他手机没电了,要窝把手机给,给他吗?

Ning:……好吧没事了。


正常社交,正常社交,宁王必不能吃队友的醋。


等到这帮现充回来的时候打野爸爸已经在峡谷驰骋了好几局了,姜承録还算有良心的给他打包了一份外卖回来,高振宁看了一眼外卖包装袋应了一声,继续面不改色的在游戏里疯狂输出,姜承録也没换衣服,一股夏日夜晚的湿热空气夹杂着他外套上还没散干净的烤肉的辣味把他包裹起来,把他想跟姜承録腻歪一会儿的心思都给冲散了。


姜承録是整个基地里罪有良心的,看着别人玩游戏从不打扰,只会在旁边摆出‘你爹在监督你’的表情,高振宁手上的骚操作一个都没施展出来,透过黑白屏幕他看见姜承録趴在他身后的椅子靠背上笑了笑,“刚才中路……”


“你回来就跟我说这个?”


高振宁有点气,心态有点炸。

大人之间的恋爱像是一场不动声色的1v1,有的人退回塔下对手就见好就收,有的人非要把越塔杀人,不把你neng死决不罢休,高振宁往往属于后者,但是经过喻文波这个b今天跟他激情分享毫无恋爱体验的经历之后,他突然觉得姜承録这个爹真的难顶,你就算把他杀了他也只会摆出一副淡定脸。


毫无、恋爱、体验。恋爱达人高振宁发现他也退化到没有安全感的弟弟时期了。


他可以确定他和姜承録的感情无坚不摧,上野联动冷静carry的筛哥、被他连珠炮一样的情话说到最后高振宁自己都被自己恶心吐了,不管get不get到都会笑着回应他的小姜,被他抱在怀里脸红的姜承録,都是他的专属姜承録。


但是这些远远不够,他费时费力的搞定了世界第一上单,追着他跑了整个世界地图,他还想看到更多不一样的姜承録,目光只追随着他,光芒都为他一个人而波动的姜承録。


幼稚鬼才会大声的把自己的内心os说出来,像高振宁这样的成熟选手都是留下一张黑脸(?)让别人自己悟的。


高振宁潦草的结束了手头的游戏,姜承録还没明白为什么临走前他还一口一个宝贝儿叫得欢,回来就开始低气压,高振宁就拿了瓶酸奶去骚扰别人了,整个训练室都是他指点江山的东北口音。


王柳羿和喻文波大概是沿着黄浦江绕了一大圈才回来,一回来喻文波就冲进去洗澡,王柳羿到处找数据线,找着找着就看见对着宁王电脑沉思的姜承録,一转身就看见高振宁跟别人聊的正嗨。


王柳羿:?


“你们两个怎么了?”王柳羿蹭到姜承録身边,“宁怎么没缠着你,这不合理啊。”

“不知道,”姜承録用韩语回了一句,“晚饭吧?”


“哦,”王柳羿想起来那条无人挽尊的微信记录,“那你去哄哄他啊。”

“为什么?”跟有女朋友的人出去,还跟他报备了为什么要道歉,这锅来的突如其来。

“哎呀,他也不是生你气嘛。”王柳羿手机电也不充了,坐到姜承録旁边开导无辜小姜,“杰克这个臭弟弟有时候也这样,就是,撒娇嘛,撒娇。”


宝蓝是姜承録心中仅次于宋义进的好人,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提供的建议比宋义进提供的建议应该有用,毕竟应用对象都是男的。


宋义进跟他吃饭的时候还说自己不主动找他也没事,宁这样的肯定不会闹啦。


义进哥你变了,你谈了个女朋友就开始坑兄弟了。



“你俩不要吵架啊。”王柳羿拆了一盒高振宁的酸奶,内心脑补了一出他俩吵架高振宁去找喻文波,喻文波再来找他,他再去找姜承録这样的迂回策略,小辅助真的带不动。


姜承録洗漱完再把带回来的夜宵放冰箱里,等他回头一看队友说高振宁已经滚回房间里睡觉了,十二点多就躺床上,故意躲他吗?


上单爹单枪匹马敲响了打野的房间门,估计时间太早他那个屋的其他人都没回来,也没人应门,彬彬有礼又讲礼貌的小姜正准备敲第二次的时候,洗完澡又精神了的喻文波刚从王柳羿那边吃瓜回来,上来就看见姜承録吃了个闭门羹,他能错过这个助人为乐的好机会吗?


“宁王!我shy哥大半夜上门服务你居然不开门?!太不是人了!”喻文波开了门就把姜承録塞进去了,冲躺在床上凌乱的打野爸爸竖了个大拇指,“兄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咣。

门被关了,深藏功与名的狗AD留下姜承録和高振宁在屋里面面相觑。

“那个,不好意思啊shy哥,我听歌来着没听见。”高振宁举起自己缠的乱七八糟的耳机,伸手揉了揉姜承録的头发,刘海还有点湿,大概是洗脸的时候沾到了,“上门服务来了?”


姜承録显然没有明白这个上门服务的另一层含义,他拨开高振宁的手,说了几句高振宁既没听清又没听懂的韩语,最后一脸认真的握着高振宁的手腕说,“以后,只和你去。”


“去哪啊?干嘛啊?”高振宁明知故问的刁难了一下又开始害羞的姜承録选手。


“出去。”姜承録握着他手腕的手开始用力,看着高振宁那副欠打但是又极其富有感染力的笑也忍不住跟着笑了出来,“别闹了。”


“我闹?是谁不接我电话不回我微信,我要是不问你是不是今天晚上跟谁出去都不跟我说?啊,你说是不是?”高振宁一条条数落姜承録的罪状,说一条就往前蹭一步,最后都快跟姜承録脸贴脸了。


姜承録知道对方调戏自己调戏的正开心,为了气势上不输强行把自己嘴角压成一条直线,不能笑,“义进哥说,你没事。”


过分亲密的距离让高振宁故意压低的声音也似乎变得潮湿起来,“你跟谁谈恋爱呢?能不能跟你义进哥学点好的?你看他什么时候敢让……”


姜承録亲了他一下,就在侧脸上。

IG.The shy击杀IG.Ning。


极限反杀,shy哥真的可以。


这是不善言辞的上单选手想出的解决问题的最有效率的方法,虽然俗,但是胜在有用。


“卧槽。”高振宁缓了两秒,“姜承録你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技能杀人了。”

姜承録说,“跟你。”


你跟谁谈恋爱呢?

跟你。


我高振宁今天就是分手,死外边,我也不可能像十几岁小孩一样谈恋爱,我是个成熟的恋爱选手。


“宝贝儿,”高振宁把手机扔到床上,然后就把姜承録用力抱在怀里揉了几下,棉质衣服摸起来手感真的很好,让他差点直接想把姜承録扔床上,“你也太可爱了吧,我以后绝对,再也不听杰克辣舞那个b的废话了,跟我家shy哥谈恋爱只有享受,十星好评的那种。”



“阿嚏!”


隔壁房间的无辜少年喻文波突然打了个喷嚏,愤愤的说:“绝对是他妈宁王在背后叨叨我。”


“你确定不是你刚才洗澡着凉了吗?”瘫在床上玩手机的王柳羿抬头看了看头发完全靠甩干的喻文波,“火力旺。”


“那你刚才怎么没顺便帮我吹头发呢蓝哥,我都在你眼前晃悠多长时间了?”喻文波扑上床就开始抢王柳羿的薄毯,王柳羿一手扶着手机看视频一手握着毯子,看都没看他一眼。


“蓝哥你怎么回事,别玩手机了成不。”

“不玩手机,”王柳羿拿手机的一角戳了戳喻文波的脸,“玩你啊?”


“宝蓝z你他妈……你听听你说的是人话吗,来来来你起来我看看到底谁玩谁?”


“杰克哥,住手住手我错了!”王柳羿徒劳的抵抗了一下喻文波,口嗨一时爽,家暴火葬场,“诶你听外边宁王在说啥。”



屋外心情大好的宁王正在发挥他电竞喇叭的威力,“冰箱里东西没人动吧?都别吃啊,这是我们家shy哥大老远给我带回来的,我要饿死了。”


“宁王你不是说你不饿吗?”

“我现在饿了。”

“那shy哥刚买回来的时候你咋不吃,都凉了。”

“人类发明微波炉是让你用来打游戏的吗?你们这些人啊,”恋爱选手高振宁露出痛惜的表情,“你们这些个单身狗怎么会懂。”


“宁王,shy哥的夜宵好吃吗?”

“真香。”


评论(9)
热度(392)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