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狗

全职高手。
SNH48(二期生情怀饭 已出坑)
童年漫。
开心麻花。沈腾/黄才伦
狐妖小红娘。
p大:默读/杀破狼
漫威博爱党/hp官配厨 /EC亲女儿饭(?)

头像是@爱总 和我家小姐姐的,ig真好玩(。)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宁羞/水蓝】合照

 

关于前几天比赛合照的一个小脑洞,刚好前几天收拾屋子的时候看到了我小学的相册,我一直以为那个盒子里装的是保暖内衣(。)我小时候真滴长得好奇怪我自己都不认不出来233333

以上的废话和正文无关。





相册听起来像个很有年代感的词汇,过生日的时候把自己家小孩开开心心的往照相馆一扔,涂脂抹粉一番之后成为全街最靓的仔,再拉开背景布打上灼热的光,跟着摄影师摆出诡异又造作的动作,总而言之就是花钱买罪受,反正十几年后你肯定不想再翻开这本相册。


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随着美颜相机的普及,厚厚的相册变成了一张薄薄的储存卡,几个G的照片都很常见。



但这一切,都与电竞黑娃,哦不,电竞李易峰无瓜。


男孩子嘛,本来对自拍的热情就不高,更别提高振宁这个主要靠声音的网骗,手机相册除了游戏截图就是鞋,官网的鞋、自己的鞋、别人的鞋,剩下的可能就是表情包了。


但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精修图还能少吗,高振宁一边啧啧赞叹现在电竞行业越来越美好,一边满足了一下自己虚荣心所以疯狂存图。


存着存着自然就刷到了很多IG队员的精修合照,现在大家都很良心,不帮他磨皮十级是绝对不发的。


为了表达对战队的热爱,他还特意建了个名为小IG的图册,高规格待遇——虽然三分之二都是他自己。


他攒够一个吉利数字之后晚上无聊挨个翻着看,突然就发现一个很吓人的事实,他和他家姜承録合照数量很少,相当少,就是很不正常的数量。


视频截图不算,两个人正儿八经的自拍几乎没有,他拍要么就是两个人面无表情的站一块,要么就是高振宁低头在和姜承録说小话,很公式化,很战友,就是不情侣。


为什么?高振宁很费解,他自己不拍这种担子理所应当的应该由别人挑起来嘛,怎么没人有这个自觉呢?

但是你看看下路那俩,都是被别人追着拍,连官方拍点什么宣传都喜欢把他俩往一起凑。



高振宁决定向AD老师取取经。


晚饭的时候高振宁故意拉着喻文波往桌子距离姜承録最远的地方坐,刚训练完头昏脑涨的AD老师反映再迟钝也被他一口一个“波波”给叫的清醒了。


喻文波拿筷子戳了戳打野爸爸给他投喂的芹菜,被这份沉重的宠爱打动了,于是他看着笑的像个铁憨憨的高振宁感动的说,“你他妈想干啥啊宁王,投毒了吧卧槽?”


高振宁长长的啧了一声,把碗往桌子上一撩,还贼眉鼠眼的瞄了一眼对面的姜承録,发现对方正专心致志的吃饭,于是放心的凑近喻文波。


“颜值担当。”

“我颜你……”

“你他妈先听老子说完!”


“你俩不要为了一块肉打架好不好。”旁边的队友对下野二人组日常的打打闹闹习以为常,听见这一连串熟悉的激情辱骂立刻就判定他们是为了晚饭而打架,“校长看到你们旧社会一样进食会痛心的。”


“我怎么能和我们小IG的宝贝水子哥抢肉呢,你看看我们波波这张脸,都是我一口一口喂出来的。”高振宁一改狰狞的模样,笑眯眯的挑了面前骨头最多最难啃的一块糖醋排骨夹到喻文波碗里,“越来越上镜了。”


“宁王我虽然听不懂你想他妈表达啥,但是我感觉你绝对话里有话啊兄弟。”喻文波把椅子往旁边挪了挪,仔细思考了一下还觉得高振宁这波批话有点恶心,一口一口喂出来的,这什么狗屁表达,高振宁你哪次不是仗着你高要多补补这种理由跟做饭阿姨多蹭几口刚出锅的菜。


“就是上镜的意思。”高振宁一把搂过喻文波的肩膀,“为啥每次咱们出去摄影师都追着你和蓝哥跑,为啥没人拍我跟我家筛哥。”


喻文波的脸短暂的扭曲了一下,他一时间无法决定是先反驳‘哪有人追着我和蓝哥跑我俩多低调’还是吐槽他渴望被摄像机拍的诡异心理,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最终化作一句,“卧槽,你有病吧?”


其实高振宁也不是真的想天天有人拿摄像机24h对准他们的比赛和宿舍,要真有人这么干他绝对是全队第一个疯的,他只是觉得最美好的这几年如果最后被记录下来的东西只有这么一点,实在是太可惜了,毕竟他以后还要拿这些东西跟后来的小孩们吹牛逼当年自己和他筛哥是多么羡煞旁人呢。


Jackeylove:你自己不想拍,还想找个免费的修图师是这意思不宁王?

Jackeylove:心机啊(筛哥摇头.gif)


当天半夜高振宁就收到了喻文波给他发的微信,不得不说这个喻文波人精说起话来真是让人无法反驳,高振宁等着他往下说。


Jackeylove:虽然我不想多说我这张脸,但是哥们的确长得帅招摄像喜欢,唉,你说这能怪谁呢?

Ning:给爷爪巴。

Jackeylove:错了哥,不过我刚才想起来你和shy哥宣传片那次不是拍过吗,拍的还挺好。


说起那次的台湾之行,久的好像好几年前的事了一样。

台湾的闷热让人觉得心口发闷,但也不至于把人打击得直接趴在地上起不来,还给你留了一口气让你再挣扎着往前走。


深夜的台湾其实远不及魔都繁华喧闹,民宿这样的地方也比不上上海弄堂的韵味,有人学了几句本地的工作人员用台湾腔吵架的样子,有人跟着笑了也有人没笑,所有人都在比上海更加闷热的空气里稀释自己一天下来的疲惫。


最后有人踢踢踏踏的下了台阶,啪嗒啪嗒的响,在沉默的氛围中格外突出,随行的摄影师说,你们几个站好,给你们拍张照片。


就像是春游的时候最后一定要全班排排坐好合影留念,仿佛只有这样你才算真的来过,即使你已经爬山过河筋疲力尽,背着一袋子老师不让丢的垃圾还有吃剩的午饭,你也一定会像兴致勃勃的找角度在同学后脑勺上比兔子耳朵。


这种春游会带给出行的人很奇妙的化学反应,因为于其而言,重要的从来不是你转过得植物园动物园或者是纪念碑,而是陪你一起跋山涉水吃尽苦头的二傻子们,天下美景亘古不变,而身边的人可能只会陪你这一次。



他们一开始是非常官方的肩并肩站在一起,摆出公式化的‘IG牛逼’版冷漠脸,摄影师连拍了几张之后不甚满意的说,“再换个姿势,能不能别这么凶神恶煞的。”


“那咋整,比心吗?来来来一人一个比心姿势想不出来的请夜宵啊。”


摄影师被这几个戏精气笑了,往后推了几步说,“给我亲密点!搭肩膀!”


他们几个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彼此一秒,然后就开始控制不住嘴角的笑,胳膊刚搭上去就听见对方惨叫一声你脖子上为啥有汗,话音未落就听见一句‘那是你胳膊热行不行’的回怼,高振宁还收到了诸如‘宁王这腿是不是该削了,摄影大大你把他照着一米五拍’这样的人身攻击,奈何对方闪现的太快他愣是没踢到,他们头顶上好看的小灯笼不知道被谁碰到了,慢悠悠的晃了起来。


旁边有几个路人阿婆正在遛狗聊天,远远的看着这几个口音各异的内地少年穿的一身白,摄影师游走着挑着角度,几个管理人员站在旁边拿手机也在拍照,恣意妄为的气氛打破了台湾夜晚的宁静,还伴随着几声夸张的大笑,惊的身边的狗都跟着汪汪叫了好几声,总结下来就是四个字:丢人现眼。



群体照要的就是气势,当然这个气势大部分和‘卖蠢’离不开。

“IG牛逼!”



仿佛按下了游戏开局的倒计时完毕,摄影师让他们挑自己想要的角度,放飞自我一旦开始就刹不住闸了,掏出手机百度最美游客照攻略,然而拍出来的都是废片只是给队友徒留内部表情包素材,王柳羿拉着高振宁拍龙珠漫画里的姿势,笑场笑到拍出来好几张衣角都是糊的。


“筛哥!筛哥来和我拍一张!”正沉迷研究最美游客照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的姜承録突然被高振宁点名,他乖乖走过来盯着似乎没洗头但还是照的非常自信的打野说,“怎摸拍?”


“我想想啊,能不能拍个洋气一点的,但是你们国的比心是不可能比心的,”那时候的高振宁还是真的在认真考虑怎样宣传他们天下的上野组合,完全没有和姜承録搞个情侣照这种私心,他想了好几秒,“筛哥你知道那个,sawg知道吧?就那个……”



姜承録迅速get到了高振宁的点,两个人面对面同时做出了这个姿势,就好像火箭对接成功,一切正式步入正轨,微弱的火苗经过台湾闷热的微风一吹不灭反而燃的更旺盛,在彼此的眼眸里晃动。


“不愧是我家shy shy,默契。”


“三,二,一。”

咔嚓。


“宁你要倒地吗?”离摄影师最近的宋义进首先看到了照片,不得不说这昏暗的灯光下被手臂遮着半张脸的姜承録弟弟反而帅的能杀人,他对面这个哥怎么看怎么像是要笑到跪地的样子,还是前滚翻跪地。


“不是,哎呀,”高振宁的肩膀在他直起身子的时候抖了抖,他把他的笑强压下去,断断续续的说,“我靠,我,我刚才突然觉得,我好傻逼啊靠。”



能拉着姜承録陪他一起照这个姿势,血赚不亏。


但是拉着自己对象拍这个看起来真的好弱智啊,他们好不容易出来公费旅游一趟他真的好亏啊,还不如比心呢好吧,起码还有个肢体接触。


而且这张姜承録也太好看了吧,为什么是宣传照不能给他私藏,妈的lol你不是人。


姜承録凑过去看了一眼,笑着跟高振宁说,“很好看的,宁。”

“我们家筛哥能不好看吗,少女杀手姜承録,嗯?”

“没有,很配。”姜承録认认真真的说,“我们。”


摄影师哈哈笑了一声,说你们上野这张拍的是挺好,边说边去给下一组拍了,丝毫没有觉得姜承録这句话有什么别的语境用来理解。


高振宁和姜承録走在队尾,隔着队服宽大的袖子两个人的手勾勾连连的搞小动作。


“早知道我今天就洗个头了筛哥。”

“嗯。”姜承録点了点头,有的上单表面上面无表情,其实手底下正握着打野的手指乱晃,“我洗了。”

“啊——筛哥,你居然!行了,咱俩就到这儿了!”



高振宁从回忆中醒过神来。

Ning:那个也太沙雕了,不算。

Ning:?杰克哥?水子哥?你人呢?


Jackeylove:我蓝哥建议你俩天天坐一块就有人拍了。


Ning:……你这个B是天天让你蓝哥查微信记录吗?


Jackeylove:查个J8,他一直都在我旁边呢好吧,是你发消息打扰我俩手游开黑。


Ning:是宁宁错了。不过我和筛哥平常坐一块就是对着玩手机啊,拍了算不务正业没人拍啊。


Jackeylove:我是真的搞不懂兄弟,你平常在基地缠着shy哥,为啥到了比赛就开始跟别人扯淡了。


Ning:这个事吧,主要是比赛的时候人多。

Ning:有些话万一被录进去影响不好,容易被禁赛,明白吧弟弟们。

Ning:再说了送礼物的时候我不是经常跟他说话吗,就是官方爸爸不拍这段。



Baolan:你为啥不跟他说啊?


Ning:你们两口子非得开两个窗口吗?你俩不是躺在一张床上吗?


Baolan:杰克跟我产生了分歧,他觉得你是少女怀春过两天就好了,我觉得你还是跟小姜说一下比较好哦。


Ning:说啥啊?


Baolan:拍拍情侣照啊,做些比较甜的事情啊之类的,小姜他就是害羞嘛你要主动一点啊,兄弟的真实建议了。


Ning:woc,你不觉得上来说,筛哥我想跟你自拍一下这种话特别突兀又沙雕吗?


Baolan:别人就算了,你不一样啊。


高振宁那能是姜承録心里的普通人吗?

宝蓝z选手一语惊醒梦中人,别人眼里的高振宁和姜承録,别人镜头下的高振宁和姜承録,永永远远只是他们想塑造出来的高振宁和姜承録。

而真实的姜承録,只在高振宁眼里。


Ning:蓝哥。

Ning:您就是IG的带哲学家,我服了。

Baolan:?


第二天中午,王柳羿站在一脸严肃的玩手机的高振宁背后,语气中透露着想要艾特迷惑行为大赏的意思:“宁王,高振宁……你思考了一晚上,就决定……”


高振宁把他手机相册一退,莫名其妙的看着王柳羿皱眉的表情,“咋啦?”


“我让你去找他自拍,谁让你偷拍他了!”王柳羿很给面子的压低了声音免得惊扰了正在激情游戏的姜承録,“你是变态吗?”


“哎,情侣之间的事,那叫情趣好吧。”高振宁翻了翻他早起半个小时压着他家上单爸爸的作息时间,刚好可以拍到睡眼朦胧还带点起床气开电脑的小姜的绝美侧脸,“看看我家筛哥这张脸,绝了,等哪天我无聊就拿这点照片逗逗他。”


“我靠,”王柳羿一边笑一边远离了这个神经病,“你就是变态。而且还很怂。”

“哎呀嗬,弟弟我看你是不懂我们大人了吧?”


“用不着好吧,给你——”王柳羿把他手机从兜里翻出来,“展现一下真正的技术。”


王柳羿径直向坐在餐桌旁边喝AD钙奶的喻文波走过去,狗AD看起来昨天晚上没怎么睡好,吃完早饭还没完全清醒,眼看着王柳羿举着手机走过来只是眼巴巴的盯着,叫了声蓝哥,反应过来对方好像正在开着手机,警惕的站起来伸手去抢,“你干嘛呢你?”


“哎杰克哥今天好帅啊让我拍一下!”


“卧槽你吓死爹了,我还以为你他妈拿手机直播,”喻文波松了一口气,捞起酸奶接着喝,但是还是伸着手挡着王柳羿的镜头,“帅个鬼我昨天都没咋睡着都是黑眼圈,你确定不是在搞我吗宝蓝z?”


“我搞你干嘛,真的杰克哥,让我拍一张嘛——”王柳羿开始在手机上戳了戳,似乎是在聚焦。


大早上就开始撒娇喻文波虽然不明白他抽哪门子疯,但是语气也忍不住跟着软了一点,“拍完别发啊。”


“唉,宁王不信你让我拍你,我要证明给他看啊。”王柳羿也没真的按快门,手机原相机不带磨皮,喻文波最近这个肤质真是让他一个男的都见者落泪,还是不难为他了,再吹他杰克哥的彩虹屁他也说不出口了,“不拍啦。”


喻文波挑了挑眉,眯着眼睛看到了角落里扶着眼镜看戏的高振宁,上去就把王柳羿手里手机抢过来点开自拍,一句“蓝哥看镜头”,321一个倒计时就结束了战斗,他反正是没敢仔细看成果如何,估计是相当不好看的那种,说不定还糊了。


“宁王你挑衅谁呢?”


喻文波轻飘飘的留下这句话就去开电脑了,王柳羿笑眯眯的耸了耸肩,高振宁在思考他什么时候杀了这两个小兔崽子祭天。


莽夫的单位高振宁必不能怂,他只是觉得这些事虽然很甜啦很情侣啦,但是好像真的做起来又有点违和感,毕竟他们都是好酷俩男的,姜承録不主动说,高振宁也不愿意主动说,他一开始宁愿指望别人,后来发现别人还指望不上,再后来他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

但是柠檬真正喂到嘴边的时候,啊,真的好酸啊。



比赛结束的时候,场馆里热闹的很,IG粉丝们的尖叫都要把房顶掀翻了。

主持拿出自拍杆让他们合照,高振宁有点走神的看着她挑选角度,直到王柳羿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右边窜到他前面,还拿手肘碰了他一下疯狂暗示,“那边人有点多。”


高振宁侧过头看着站的离他远远地姜承録,说,“你过来啊。”

“你过来。”


姜承録听话的从主持身后绕过来和他肩并肩站在一起。

3、2、1,定格。


散场的时候更是热闹,耳边都是嗡嗡嗡的声音,观众的讨论声,保安的疏散的声音,队友之间的玩笑。

高振宁听见紧紧贴在他身后走的姜承録说,“早说。”

“早点说,我就过去了。”


高振宁觉得自己现在有点呼吸不畅,他听见自己说,那筛哥,我们来拍张照片吧。







写完觉得自己好像在写双向暗恋的故事=。=按理说宁王应该不会这么怂才对233333姑且算他为爱OOC,啊连写了两篇高振宁视角,这篇感觉小姜对他的爱有点寡淡x回头看看能不能改改(说了就是改了)

说起来我一开始的标题叫相册,妈的果然写跑了。


评论(3)
热度(224)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