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狗

全职高手。
SNH48(二期生情怀饭 已出坑)
童年漫。
开心麻花。沈腾/黄才伦
狐妖小红娘。
p大:默读/杀破狼
漫威博爱党/hp官配厨 /EC亲女儿饭(?)

头像是@爱总 和我家小姐姐的,ig真好玩(。)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IG/日常】宁静的夏天



BGM:宁夏-梁静茹

最近台风,连带着我们这种内陆地区下了四五天小雨,所以晚上听了一下这首老歌,很能安抚人心的清新的旋律。

一个关于停电的故事。

有cp的,但是可能不太那么明显的宁羞水蓝。


極加油。

(基地被我魔改了一下)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



你们喜欢夏天吗?



不知道谁突然问了这样一句话,做饭的阿姨说今天西瓜便宜了就多买了两个,切了满满的五盘,吃完晚饭就端了上来,都是刚刚冰冻好的,晶莹的水珠顺着西瓜瓤的弧度从顶端滚到绿色的皮上,一口咬下去,先是冻得牙颤的凉,嚼起来是脆生生的口感,连着西瓜籽也懒得吐就咽下去就是汁甜肉脆。


大家三三两两的从饭桌前或者电脑桌前离开,左手拿着西瓜右手握着手机,以各种奇形怪状的姿势防止西瓜汁滴到自己衣服上或者手机屏上。



“你们这是对西瓜的不敬知道吗?这种切好了的西瓜就应该双手捧着啃,知道不蓝哥,我说你呢?”高振宁坐在餐桌前象征性的撸了撸他的短袖,从被挑的七零八落的西瓜堆里捡了一块大的咔嚓咬下来一大口,仰着头嚼了两下,为了不让它裂成好几块掉下去。



真·安静吃瓜的王柳羿被点名点的莫名其妙,他继续点着手机冷漠的回道:“你不就是因为手机没电了才没拿的吗?不要以为我没看见你去充电好吧。”



宋义进路过厨房的时候看了一眼塑料袋上的价钱,从厨房走到餐桌感叹了一路西瓜太便宜了,高振宁一边啧啧摇头说苦了我们韩国孩子了,一边转脸就对着晃晃悠悠刚过来的姜承録说,来来来筛哥来吃瓜特意给你留的。



“你不吃吗杰克?”宋义进坐下之后就看见喻文波凝视他面前的西瓜,仿佛在打量一座横在他面前的防御塔。


“咱们冰箱里还有冰棍儿吗,我突然巨想吃。”喻文波对着西瓜露出了复杂又渴望的眼神。



“早吃完了。”

“杰克哥给安排一个肯德基圣代全家桶呗?”

“不是有西瓜吗?”

“杰克辣舞这样没啥要啥的小孩在我小时候是要挨打的知道不?”


“我他妈就想吃个冰棍,你们也不至于这么异口同声的说我吧卧槽,这么默契的吗兄弟们?”备受哥哥们关爱的喻文波伸手拿了一块西瓜咬了两口,跟王柳羿说西瓜这么冰让他好想吃雪碧冰,学校门口五毛钱一袋的那种。



王柳羿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雪碧冰固然好吃,但是他心中首推还是小布丁,于是现在饭桌上变成了两个人想吃冰淇淋了。


高振宁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宁王苦啊,小时候攒钱攒一个礼拜出去买根火炬吃,现在就盼望着哪个弟弟能自觉点,出去的时候能给他从楼下便利店带一根上来,带一箱也行。


吃的起火炬你是什么带户人家?喻文波笑着在餐桌底下踢了他一脚还被躲过去了,然后他又问,你们东北冰淇淋是不是便宜?


“我们东百人夏天都吃冬天攒下来的雪好吧,你啥时候过来哥亲自带你吃铁栏杆味的冰棒行吗?”


喻文波:“都到东北了那就顺便跟老宋和shy哥去趟韩国。”


王柳羿拿纸巾擦了擦嘴接道:“倒卖西瓜发家致富吗杰克哥?”


“弟弟你地理咋学的啊,在黑龙江把你偷渡到俄罗斯的可能性比较大好吧?”高振宁痛心疾首的指着喻文波,“看看看看,现在电竞选手的这个素质真的不行。”



“我特么地理——卧槽!?”

本来明晃晃的灯光突然暗了下去,只剩下几个人的手机屏幕还在发着莹莹的光,照着戴眼镜的镜片反光颇为诡异,吃西瓜的嘴角有红色汁水很是吓人,没手机的惶恐的到处乱摸,摸到别人的皮肤自己还得吓一跳,一屋子十几个人齐刷刷的“卧槽?!”



百年难遇的基地停电。



一阵拉桌子碰椅子的骚乱之后,几个有手机的手机被征用当手电筒了,工作人员下去找物业检查电路,平常也没什么人会准备手电筒,只留下几个本来在峡谷驰骋的电竞达人只能对着餐桌上的一片狼藉,借着透过窗帘缝隙的细微月光看彼此呆滞的脸。




“杰克你嘴开过光吧?”

“这也能赖我,最近不是台风嘛,肯定是台风断电了。”


“台风断电就直接放假了,说小IG由于不可抗力不得不停止训练,夏季赛暂停。”


“然后官博底下粉丝回复:爬也得给爷爬到北京训练嗷。”


“边爬边给爷录vlog。”


“卧槽魔鬼吧哈哈哈哈,路上补给就是每人一瓶美年达,我们小IG实属排面兄弟们。”




“你们喜欢夏天吗?”

“从刚才我就想问是谁说话呢,问的话怎么突然这么诗意?”


夏天是可乐西瓜和空调,wifi手机热播剧,是穿着热裤短裙的少男少女,是头顶的酷日和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IG的成员不少都是南方人,对于南方的湿热早已经饱受折磨百毒不侵,况且基地到上车到比赛场馆全程空调,也谈不上热到受不了,但是高振宁这种北方人体质清奇,别人穿长袖他冷的要死非要穿外套,别人在傍晚觉得凉的时候他又脱了衣服到处浪,从头到脚就是一个大写的抗拒。


南方的雨太绵长,不给人一个痛快,先是凉爽再化为刺骨的魔法攻击,一点点的折磨人的心智,偶尔天晴起来给你点阳光灿烂,没过多久就下起了毛毛雨,就这么阴着天,一整天就耗过去了,折磨人。


高振宁心里有千万句他当讲的对南方天气的激情辱骂,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他都来这里好几年了,好像早就该适应了,在这种温吞的雨之下尽量不发霉的生存,就像很多人跟他说保持心态继续加油,不要被外界影响心情。



他看过去就看过去了,但还是怀念那种倾盆大雨,来得快而猛烈,把目光所及之处都冲刷的一干二净,尘埃都被雨水冲散,污秽都流入泥土,太阳不久就重新照耀大地,一切都是新的,都是生机勃勃的样子,什么都已经过去,什么都未曾发生。


“只要不下雨就行,上海的雨是真的服,太潮了受不了。”


“这种雨还行啊——哎我刚才查天气预报好像今天还有雨,还挺催眠的。”手机被征收的王柳羿把他们面前的西瓜皮往盘子里收拾了一下,他是对南方的雨抱有极大的宽容的,在雨夜里裹着毛毯睡觉岂不是人生一大享受。


雨声不愧为催眠神音,起码对王柳羿而言的确如此,每天深夜一两点结束完最后一局游戏,大家都也准备回房间睡觉,窗外是雨声,窗内是踢踢踏踏的拖鞋碰地板、噼里啪啦按鼠标关键盘、开瓶矿泉水拧动塑料瓶的声音,偶尔穿了几声夸张的打哈欠声。



不同于训练或者直播时满屋子高声的口吐芬芳,也不是吃饭或者出门时的插科打诨,也没有开会时的严肃静谧,所谓的IG基地在深夜终于融入了这家小区,像其他住户一样只有好好睡一觉这一个目的,每个人脸上的疲倦和每一个加班到深夜的普通人并无任何区别,灯一盏一盏的从门口被关到几间卧室,零星还在收拾的几个人嘱咐着最后一个关灯啊,像大学宿舍,也有点像家。



王柳羿回房间的时候喻文波都躺床上盖好被子了,本着不打扰室友睡觉的原则王柳羿一般提前标记一波自己想看的视频明天看,给手机充上电之后,颇有仪式感的对床那边的那位说,“晚安啊杰克哥。”


“晚安蓝哥——又下雨了。”

“是啊,下雨了。”


雨夜有点凉,但是好歹不是在外赶路的行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脑补往往能带来奇怪的安全感,借着毛毯抵御寒气,在家,完全不虚。



“还没来电吗?这干坐着也太尬了。”陈龙有点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west哥把你烟拿出来点上,给我们一丝黑暗中的光芒。”


“完了,你们热不热,空调没了要我命吧?”

“阿宁他们要这么长时间吗?这都得七八分钟了吧?被台风刮跑了?说好的避过上海呢?”


“开下窗户?”在餐桌最边缘的姜承録冷不丁的一开口把旁边的陈龙吓了一跳,连带着椅子都往旁边刺啦一声拖了半米,“靠shy哥你在我旁边?吓死爹了。”


“我筛哥是闪现到你身边懂不懂?悄悄问陈龙,筛哥美不美~”


又等了几分钟,不知道他们这个房子是哪漏风还是怎么样,反正空调的冷气是散没了,他们面对着几盘汁水四溢的瓜皮和在餐桌上逐渐开始黏腻起来的果汁,越想越烦躁,想洗手或者说想直接洗个澡的心都有了。


王柳羿十指张开手背放在裤子上,“我悬赏一瓶AD钙奶,哪位峡谷勇士愿意帮我哪张湿巾过来?”


没怎么吃手上还算干净的喻文波同情又嘲讽的看了他一眼,“别想了蓝哥,咱们基地处处埋雷,你看谁像头铁的。”


“就在我桌子上,勇者杰克上吧,磕你一个人的腿,造福小IG全队。”


“这视野,不行。”宋义进伸手在自己面前晃了晃。

“老宋你干啥呢,测试你自己有没有夜盲症吗?”


“不啊。”宋义进诧异的看了他们一眼,“我想感受一下我对面坐着的是谁,就这个黑影。谁啊?duke吗?”

“我在你左边啊。”


一时间都没人讲话,所有人都能把自己的位置判断个大概,王柳羿喻文波加上高振宁在桌子左边,姜承録离得稍微远一点不过是在侧面,剩下的人要么在宋义进后面,要么就在他右边,哪来的人在前面?


“不一共就七个人吗?”

“好像是八个?是不是有人没走啊?”宋义进点了点自己左右,“那我对面……”


“筛哥快想想你们韩国的驱魔咒怎么念!妖魔鬼怪快离开用韩语咋说啊赶紧给rookie整一个!”

“卧槽谁掐我胳膊啊手这么凉!滚滚滚!”

“校长来查房了!?”


“你们反应也太大了吧。”宋义进看着纷纷往后战略性撤退的队友们,用一种不知道是失望还是爽的语气说,“这也能被骗?”


老实人宋义进人设崩塌,惨遭队友冒着被磕腿绊倒的风险一顿蹂躏,当事人表示演队友真的很快乐。


谁小时候没找虐般的因为好奇心搜鬼故事看呢?尤其是在夏夜里没人管的时候,父母睡了偷偷摸摸拿出手机,打开鬼故事网站,很难评价到底是故事里的鬼怪更加吓人还是父母起身上厕所的声音更加吓人。


又或者上学的时候听得传的千奇百怪的校园传说,天底下的学生总是一样无聊,宋义进小时候也没少听一些学长学姐讲些数楼梯啦,滴水的水龙头啦,锁起来的地下室啦之类的秘闻,只不过他家里管得严,没有什么机会能在学校锁门后还能跟同学溜进去一探究竟,听到有人吹嘘自己的经历时,虽然觉得很假但也无力反驳。


阴差阳错的在异国他乡忽悠了队友一把,也算圆了当时装逼未遂的梦。


过了一会儿毫无来电的意思,前来殴打宋义进的队友们出了一身汗实在是烦,最终决定采纳姜承録之前的意见,去阳台吹风。


他们最大的那面窗是可以观景的落地窗,旁边电脑尽头就有几扇可以开的窗户,不过需要他们走过一整个房间的距离,鬼知道他们的椅子被他们怎么歪七扭八的踢到了过路上。


从窗帘缝隙中透过来的月光也几乎全都消失了,外面可能又下起了绵绵细雨。


在一阵别扯我衣服少动我椅子的吵闹下,大家好歹平安离开了餐桌,然而这下失去了桌椅这种参照物,就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了,他们本来想把落地窗的窗帘拉开先,但是考虑到电脑桌上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碰掉了不合适,只能摸索着往前走。


“谁站最前面呢?”

“shy哥?来把这打火机传给他。”

“不是,卧槽,真就打火机照明呗兄弟们,我们他妈好原始啊,陈龙你在哪呢?不会在最后面吧?”


“你猜对了,我和duke真在最后面,我前面是rookie吧,往前传。”

“这叫什么,圣火传递吗?给,是宝蓝吗?”

“给你啊杰克,虽然我们只有一个身位的距离,但是一个队就是要整整齐齐。”

“哇,我前面是漆黑一片,这就是电竞黑娃的光芒吗?宁王太强了!”

“杰克辣舞有本事别往我怀里撞啊,男男授受不亲,你家蓝哥和我家筛哥一个在后一个在前都听得清楚着呢——来了筛哥!带队吧!the shy给我冲!”


承载着全队的意志的姜承録伸手接过了打火机,温暖而明亮的火光一下子蹿了出来,姜承録欠了欠身往地下扫了一圈就熄了,看样子十步之内的距离是没什么障碍物了,他刚迈出第一步就感觉自己的衬衣被后面人扯住了一角。


“宁?”

“你走你的,我拉着你有问题吗?基本操作好吧,the shy哥哥人家怕黑~”


“卧槽太恶心了,你怕你自己?”


“喻文波给我闭麦,我警告你你等会不要从后面环抱我啊?不然我就说某AD职场骚扰我。”


“来蓝哥咱俩换个位置,你替我挡下这波极限一换一可以吧?”

“哎呦求你别往后退踩我脚了。”


就这样走一步跟一步,偶尔不小心碰到不知道谁堆在一起的快递盒,只能高声说一句兄弟对不住,踩到感觉是塑料包装的外卖盒就集体痛骂一句太没素质了,走出了风采走出了朝气,走出了老鹰捉小鸡的气势。


“老鹰捉小鸡我第一个求宁王出列好吧,这个体型你不是老鹰你是秃鹫。”

“我觉得你在暗示我秃,也在暗示我搞rookie,你们这些节奏狂魔。”

“shy哥不是兔子吗,一人一血书求一出兔子蹬鹰可以吗?”


在队首的姜承録仍然能感受到高振宁在轻轻拉着他的衣服下摆,不过他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公共场合也被拉过来拉过去好多次了,就是偶尔他们私底下出去玩,在各个城市街头迷路时也是高振宁拉着他的东奔西走,有时候手机地图也会出错,他就在旁边看着高振宁换app加问路的一路带着他走,还一边说什么“只要是在中国我肯定比你熟”的批话,与其说是走向目的地不如说是横冲直撞,走哪算哪儿,颇有他本人的风格。


很多时候高振宁懒得说就直接上手,姜承録并不想把这一切推给语言的屏障,而是想归功于几年磨合下来的无需开口的默契。


姜承録对夏天谈不上喜爱与否,韩国夏天闷热,和上海比起来半斤八两,好在中国的水果种类实在是繁多。世界上的大城市是趋同的,从不缺少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于他而言不过是周围的人从追韩剧变成了追中国国产电视剧,从追韩流明星变成了追世界各地的明星,从一个地方换到了另一个地方打英雄联盟。


姜承録的性格不像夏天,但是或许有那么一点像是雨,在赛场上锋芒毕露倾盆而下,措手不及,而场下更像是温和的细雨,不是那种高振宁厌恶的连绵的梅雨,而是润物细无声的春雨。


春雨总是温柔的。

姜承録反手握住了高振宁的手腕。


走到床边也就几十步路而已,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就是一阵潮湿的冷风,让人产生一种想冲出去在雨里爽一把的冲动。


“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旁边这桌子是谁的,我好像摸到一瓶水?我可以喝吗?”

“既然都走到这儿了我们就不能去厕所洗个手吗?”


喻文波的刘海被风吹得凌乱,有几个人受不了自己手上黏黏糊糊的感觉摸着墙去洗手了,他往前凑了凑,额头抵着玻璃向下看,江景房不愧是江景房,浓稠夜色中对面绚丽的霓虹连成一道深入城市中心的血脉,少有在高层建筑敞开窗户吹风的经历,相比起平地,空气干净了不少,扑面都是清爽。


夏天的风是有味道的,喻文波还在网吧打游戏的时候,冬天的网吧都是乌烟瘴气的,大家取暖的方式仿佛都退化成了抱着泡面碗,点烟的人也成倍多了起来,叼着烟敲着键盘,在烟雾缭绕中皱着眉单手敲出一排明知道会化成星号的短句,一看就是有故事的老哥,而七八月暑假的时候网吧就是天堂,开两瓶冰可乐,月初还不热的时候老板为了省电敞开门,一阵穿堂风过,门口绿化做的不错,还能有树荫投到门口,影子的轮廓都是好看的。


后来的喻文波就和暑假这个词无缘了,夏天好像也开始越来越热,离开空调就受不了,可能是大都市二氧化碳排放量太高了,出去一趟晒掉一层皮,逼着人做肥宅。


“这就是朕的江山吗?”


“皇上快看看你那风雨飘摇的江山吧!”王柳羿声音远远地从洗手间门口飘过来,随后就是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喻文波伸出手在黑暗里捞了他胳膊一把,王柳羿指尖的水蹭到了他的手腕上,他本来以为从窗户被风吹进来的细雨,再一扭头发现雨好像已经停了。


“雨好像停了?”

“看江啊。”

“我靠这谁看得清,你的眼镜是显微镜吗蓝哥?”


王柳羿盯着窗户,随口问了一句,“平常这个时候你在干嘛?”

“啥,打游戏啊?”

“我是说要是停电了你去干嘛。”


“停电,停电就,不干嘛啊,玩手机呗。”喻文波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手机好像被他塞在卧室那边了,要是再没人上楼他就摸黑回床上玩手机了。


“你好敷衍哦喻文波。”

喻文波靠着墙笑着说,“那不玩手机你出去雨中散步吗我的蓝公子哟。”


“我小时候我们小区要是停电,我先安排和隔壁一起玩的小朋友吃完两家的碎碎冰什么的。”王柳羿开始追忆童年,喻文波想也不想的接了一句,碎碎冰化了也能喝啊,哎你是不是搞我,又引诱我下楼买冰淇淋。


“我觉得今年的夏天过得没有灵魂。”王柳羿看着远处的阴云,外面的风不算大,但是应该可以把乌云吹干净,“你明白吧杰克哥。”


“我懂你蓝哥。”喻文波站在王柳羿身侧,风把他们的衣服下摆吹得交叠在一起,“等雨停了给你把冰淇淋烤串冰阔乐都给你安排上行吧?必给你找回梦里的盛夏。”


喻文波的夏天从来不缺乏色彩,是骄阳与繁星交替而存的,既然这里的七八月不尽如人意,与其思考记忆里的冰点是如何美味,不如人为一波操作带你梦回昨日。


王柳羿想起来他每次不紧不慢的在一两点洗漱完回房间睡觉的时候,喻文波虽然躺在床上但是好像都是醒着的,不是瘫在被子里玩手机就是在摸数据线充电,直到两个人互道一声除了仪式感毫无卵用的晚安房间里才算彻底安静,仪式感都是两个人互相成全的,今天才有点感触的宝蓝选手给这位弟弟笑着点了个赞,“不愧是我杰克哥,强。”


“天晴了?”

“老宋你快别说话了,大晚上的晴什么晴。”


“看外面嘛,月亮都出来了。”宋义进指着外面的月亮,一轮新月悬在空中,在稀薄的乌云中若隐若现。


“这是什么真实的举头望明月!”


“宋义进你快给小钰拍一张,然后跟她说今晚夜色真美,我对咱们小区电闸发誓绝对有用。”

“哇哦~星星都出来了,小星星的开头的对话是什么来着?”

“谁哇的也太恶心了,主播我点一首宁静的夏天,队友太烦了。”

“主播说宁是不可能静的嗷,建议您这边滚呢~”


喀。

滴滴。


灯唰的重新亮起来,空调重新启动,电脑重启,IG夏日摸黑室内探险到此结束。



大家长长的“哎——”了一声,重获光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把自己放在屋子里或者各个角落的手机拿出来,窗户不知道被谁关上了,外面的不管是晴是雨都与屋内人无关,他们有的人在好心的帮忙收拾一片狼藉的餐桌,有人在惊诧到底是哪个批刚才踢到了自己的快递,有的人瘫在电竞椅上一边打哈欠一边找耳机。


沿海城市的夏天从来都不是歌中的夏天,因为下雨没有繁星点点,都市中更是没有小时候烦人的知了,心里的思念更是只在所有外界干扰都被切断的时候才拢上心头,没一会儿就烟消云散。




你喜欢夏天吗?不管你喜不喜欢,夏天都已经来了。

有阴雨也有骄阳的夏天。







我太菜了,一时上头冲动而作没想到写的这么烂,我流的泪比我家这边的雨还多。

这篇文连着写(拖)了三天,三天就一直在下雨,什么时候能出太阳啊!我好想念晴天啊。

=。=我从写同人文到现在一直都是日常爱好者,尤其是团体日常爱好者,但是大部分文字描绘不出少年感,用力的往上靠以至于写出来有点刻意,写文太难了我还要多读书x


这可能是一篇祈福文,祈祷天晴的那种x


评论(14)
热度(182)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