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总是删我的个人简介,很气,所以写的简单一点。

全职高手。
SNH48。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魔道祖师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温馨三十题】邰方·暖光

-温馨三十题•暖光

-邰伟x方木,w警官设定,时间线大概就是城市之光案件结束之后两人在一起。我也不知道邰伟这时候算什么职位…然后木木并没有断指【辣样太残忍了惹!】

-甜但是渣

-各种各样的私设,有的地方做了改动

-邰方!大法!好!立志!傻白~甜!

Chapter1.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即使是夏末C市也是非常燥热的,或者说这座城市永远是这么的躁动,勾着人血液里的冲动。大街上无时无刻都是穿着超短裙露着大长腿的们的美女的天下,此时似乎顺着额头流下来的汗都黏腻了不少。

破天气怎么这么闷。靠着吉普车旁边拿着传单扇风的邰•热成狗•伟警官在心里吐槽,同时眯了眯眼睛看着从移动电话厅出来的某个笑得不明显的方•很凉快•木。

本来是来查一起诈骗案,这对已经见过大风大浪的文武兼备[邰伟单方面认为]搭档组来说是件挺简单的案子,奈何嫌疑人虽然锁定了但是溜得太快,刚刚被人举报说来过这营业厅,俩人就马不停蹄的开车过来了。但是方神探看着一路上又开车又说话的邰伟汗水直流的样子莫名有些开心,于是带着一脸严肃的表情说:

“邰伟你留下来,万一嫌疑人出现了怎么办。”

然后就自己潇洒一转身进了有空调和免费凉水喝的营业厅,邰伟几乎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然而邰伟你为什么不反抗呢?

“他似乎说的有道理。”邰伟一本正经的对本文作者回答,所以作者也救不了他了,这个没救了。

“给你。”方木从身后摸出瓶汽水来,邰伟有些欣慰的说:“木木你还记得我我实在是太感动了。查的怎么样?”

方木抬眼看看他,也不急着打开车门:“我刚进去边局[书里出场的方木的上司边平]就给我打电话说嫌疑人在收费站被抓了,所以,我们可以回去了。”

方木把双手交叉搁在车顶,看着邰伟一秒钟三十二变的表情。

“靠,那你不早说!?”玩家邰伟受到暴击,艰难的开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吹完空调还给我带了瓶水回来?”

“嗯,不客气。其实我只在里边喝了一杯水,然而你有一瓶水,但是我又吹了空调——”

“所以呢?”

“扯平啦。”方木露出牙齿笑了笑,转身进了车。

回警局的路上正好赶上下午一两点钟,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即使车里有空调但是还是蔓延着一股压抑的闷。二十分钟的路程也仿佛被胶着在一起的空气无限延长。

方木舔了舔嘴唇,嘴里有些发干,刚才喝的那点水估计早就被蒸发掉了。眼睛转了转锁定在了邰伟丢在夹层里的那瓶还剩半杯的汽水,拧开瓶盖正要往嘴里送——

“诶我说,那不给我的吗?你的有空调了还跟我一个热成狗的人抢汽水。”邰伟也没伸手抢,乐呵呵的看人灌水,喉结上下滑动,最后还剩一口的同时突然止住,挑衅的递给邰伟:“喝不喝?”

正巧到了警局门口,邰伟一挑眉就抢了回来——“喝啊,本来就都是我的。”

Chapter2.他与猫

众所周知,邰伟和方木都不是什么害羞的人。所以两个人自打确定了关系之后就搬到了一起,虽说住的小区离着警局有点远,但胜在清静,住一块的大多都是和善的中老年人,对两个年轻人的生活也不多干预,所以两个人的生活也是蛮自在的。

除了有时候…

“那个小邰啊!大妈家这水管不知道怎么突然漏水了,你替大妈来看看?”10楼的李奶奶隔着大老远就冲忙了一天都快瘫成泥的邰伟喊,邰伟哪敢拒绝,这老太太就跟自己亲奶奶似得,对自己和方木也是贴心,于是振奋精神撸着袖子就跟人家上了楼。

“你说!小方你说,梅姐她们跳小苹果就跳呗?还偏偏站中间那块地!谁不知道这是我们最炫民族风团一直站的地方,这不公开了要打架嘛,嘿我这暴脾气!怎么,我们跳凤凰传奇就落伍了?我呸!不要脸的!小方,你是警察,你得替奶奶做主啊!”

世界的另一头,方木头昏脑涨的被对面的王奶奶拉过来评理,时不时还有几个年轻点的大妈跟着帮腔,于是方木大神拿出当年梳理案情的劲来苦口婆心的给人普法,还顺道围观了一群大妈大跳最炫民族风的英姿。方警官什么也不想说。

“哟,刚回来啊,邰修理工。”方木嫌弃的拍了拍邰伟袖子上的灰。

“你也不早啊,方调解员。”邰伟笑呵呵的看着硬被塞了一把‘小蜜蜂广场舞’的扇子的方木。

这些感人事迹,大概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为人民服务!

比如说今天,本来是个和谐美好的假日,两个宅男翻翻冰箱发现几乎弹尽粮绝,想了想就换了衣服准备去超市。没成想还没走出楼道呢,就被一梳着双马尾的小姑娘给拦下了,小姑娘长得很水灵,穿着粉红色的百褶裙,却哭哭啼啼的冲两人说着什么。

几乎是一瞬间方木的脑子里就闪出了什么打出来会被和谐掉的词,邰伟则是很冷静的问了问发生了什么,原来小姑娘只是把新买了几天的一只波斯猫给弄丢了,就来寻找警察叔叔求助了。

“我说你是不是太紧张了。”邰伟一脸无语的看着方木,方木尴尬的别过头去说:“也不用去了,帮小妹妹找猫吧。”

“呜呜呜,谢、谢谢叔叔!”

“…我是哥哥。”方木哥哥心力交瘁。

于是两个人先到了案发现场,小姑娘本来是在牵着猫,结果猫可能是见到人多有些害怕,就挣脱了绳子跑远了,小姑娘忙着和朋友打招呼也没注意,等回过神来猫早跑远了。方木四下看了看,周围都是楼房,猫咪也不太可能往那里边钻,所以最大可能应该是西边的一个小花园。

“花园那边我找过了,刚开始好像看见了,又没了。”小姑娘忧心忡忡的说。

“不管怎么样,先看看找巧克力豆去吧。”邰伟一拍方木的肩膀拉着人向前走去,只留下一个茫然的小姑娘在原地:“我的猫不叫巧克力豆!叫糖糖!”

三个人绕着花园跑了三圈也只发现几根猫毛,于是不得不扩大搜索范围。几栋楼跑了个遍走得三个人腿软,也不忍心看着小姑娘一边哭一边爬楼梯,就给人五块钱让人买根冰棍先等着。于是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方大神探,给猫画个画像呗?”

“性别母,姓名糖糖,纯种波斯猫,白色无杂毛,无生育能力,失踪时间下午三点二十分。像画完了,你找去吧。”

“我跟你说…这还不到24小时呢报什么案啊。”

“人家刚三岁啊,未成年人。”

一个小时后,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两个人的内心的话,就是——我真是哔了猫了!

“咱们都快把整个小区翻过来了吧?”邰伟只剩一口气的瘫坐在长椅上,揉着酸痛的膝盖,不自觉地感叹着自己这副老年人身板,追个猫都不成了追人以后还了得?

“别激动,咱们不是好几次都看到那猫了嘛,说明,呼,那个猫还没被拐了。”方木喘着粗气。

“那要是被拐了咱们是不是还得打拐去啊!”

方木也有点疲惫:“最后一次吧,你去东边广场,我去西边花园,二十分钟。找不到就只能回去了。”

“走——”

然而二十分钟过去了,邰伟那边一无所获,于是慢慢悠悠的往方木那边走。小花园的景色还是不错的,绿化搞得很好,梧桐和柳树交叉着夏天也能感到一丝丝阴凉,踩着几片落叶颇有文艺小青年的风范。

“方——”邰伟走了几步没看见人影,刚想开口就被眼前的景象差点惊得咬到了舌头。

方木穿着他很久没动过的大学时期的白衬衫,蹲在梧桐树下面,伸手摸着一只白色的波斯猫,波斯猫很舒服的蹭着方木的掌心,喵喵的软软叫着,方木几乎是不自己觉的露出了微笑,并且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用一种哥哥哄妹妹的语气对那只猫说:“诶,怎么跑到这来了,回家吧。”

夕阳的光正好,方木的眼底也被渲染成了一片温暖的琥珀色。

这个场面简直就像是一副浑然天成的却被世人遗忘油彩画一样被邰伟发现,像是一头撞入了梦境一样。

方木经历了很多事,从他大学开始,到现在。这个人的目光由一开始的坚定不移到茫然再到不可抵挡的锐利,但是现在,陪在他身边磕磕绊绊了这么多年的邰伟警官发现一条线索——一些在岁月里被方木不断遗失的东西正在被重新捡起来。

是他眼底细碎温暖的光芒。

“木木,我们回家吧。”

有点短嘤嘤,请看过的给我点动力嘛QUQ,留个言呗点个小红心呗。

邰方这对cp刷原著的时候就隐隐萌,不管电视剧怎么虐都像是被硬塞色一勺蜜一样,所以我也要傻白甜起来【什么鬼】

伪彩蛋:哼邰队在1里边说的都是我的,指的是木木还是汽水我也不知道啊233333

——来自深夜发文的梓鸢。欢迎勾搭!
2请戳→

【终于搞懂超链接了好感动】

评论(10)
热度(66)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