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生,不定期出没(◦˙▽˙◦)

全职高手。
SNH48(二期生情怀饭 已出坑)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默读/杀破狼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喻黄魏果】天赐的婚礼给最爱的人

                 天赐的婚礼给最爱的人

—魏果,喻黄,副双花。

—新人请多指教w,OOC请温柔对待

—HE甜甜甜,顺序是喻黄魏果交替

—婚礼流程…来自百度,每一对敢办婚礼的各位我敬你们是两条汉子【不】


「1.双方同意—喻黄」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很久了。

久到两个人双双退役成为联盟著名的神雕侠侣…我是说剑与诅咒最后成了不可逾越的神话。


但是结婚这种事,两个人都没想过,毕竟恋爱和结婚还是有很大差别,黄少天的意思是像这样每天日常虐虐狗无聊的时候旅旅游多好,喻文州也不在意表示你开心就好。


某个周末早晨,喻文州向来是被黄少天醒的早的,撑着头拨了拨对方垂在耳边的碎发,黄少天光裸的后背和从阳台照进来阳光形成一副绝美的画面。


“少天——”喻文州隔着被子搂着黄少天,轻唤他的名字。怀里的人大概感觉到了自己被抱紧不满的挣扎,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睫毛动了动嘴里发出朦胧的音节,迷迷糊糊的样子让喻文州忍俊不禁。也不知道被什么刺激了喻文州就俯下身子轻轻说:


“少天,嫁给我吧?”

“好好好你让我先睡会…等…卧槽你你你刚才说啥你再说一遍!”黄少天把自己重新卷在被子里,静了几秒后一把掀开被子惊恐的看着还在笑的喻文州。


“我说,我们结婚吧。”喻文州伸手蹭了蹭黄少天的脸,声音低沉。

“我,做梦了一定在做梦太可怕了快醒快醒!”


“可是,少天你刚刚答应了啊。”

“这算哪门子求婚啊!!”


「1.魏果」

相比起蓝雨这两个悠闲的家伙,他们的魏老大可是相当的忙。


魏琛是在第十一赛季结束退役的,还能再坚持一个赛季用其他人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回光返照?退役之后就进了刚刚成立的兴欣银武部。


而我们老板娘陈果大人则是坐稳了投资方的位置,天天出门雷厉风行的拉赞助找代言,简直兴欣一姐。


有天叶修和兴欣几个小孩的家长来探班,顺便带来条魏琛家的圣旨——

“奉天承运,太后诏曰,魏琛你个混小子别一天天打游戏了,赶紧领个儿媳妇回来。”


“叶不要脸你就别假传圣旨了!”

“哥都退役了骗你干啥,真是你妈让我说的,不信你回去问问呗。”叶修点了根烟,眼神来回在魏琛陈果两个人身上移动,意思简直不能更明显。


“魏琛你都老大不小了,喻文州黄少天都在一块多久了,你啊——啧啧。不说了,伤孤寡老人的心。”方锐也来凑热闹。


“切!老夫的魅力你不懂。”

“我看是人家不乐意嫁吧。”叶修弹弹烟灰。

“怎么可能你们俩单身的闭嘴吧。”

“有本事你现在求婚啊?”方锐不屑。

“嘿,你可别激我。老夫——”

“你就说你敢不敢吧?”苏沐橙和唐柔一前一后的走过来了,笑盈盈的看着魏琛——玩家魏琛已被包围,决定发动技能——舍命一击。


“那个,老板娘啊——你考虑一下结婚的事呗?”


「2.父母同意」

不管怎么样,结不结婚其实只是个证的问题——对喻文州和黄少天来说。

喻文州啊,怎么说呢不愧是荣耀第一苏,圈粉的能力简直杠杠的。


简直老少通吃比周泽楷的脸还好使,黄少天如是说。

“妈,我决定和少天去国外结婚。”好女婿喻文州坐在沙发上慢慢削苹果,苹果皮薄薄的连成一条线。嘴角上翘言语温和,就这点不知道被黄少天的娘亲唠叨了多少次“你看看人家。”


黄少天的父母都很开放,当然不开放我这就成了伦理虐恋大戏了剑与诅咒会打死我的——跳戏了让我们转回黄少天视角——


卧槽妈那怎么就这么乐呵的同意了啊我才是你亲儿子好不好,你特别像拐卖儿童的完了我被我妈卖给我们队长了怎么办急在线等,啊队长你不要笑的那么灿烂啊。从头到尾麻烦问一下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咯?!


算了,不想说话了。

“呵呵。”黄少天,冷漠。


「2.魏果」

虽然求婚求的草率,但是在兴欣众人的威逼利诱【?】加真诚劝说下,陈果也半推半就的答应和魏琛回家。魏琛他父母比较容易过关,看见个长得漂漂亮亮讨人喜欢的小媳妇就差直接把人推到民政局领证了。

“靠!我怎么就这么把自己嫁出去了!”陈果提着大包小包一出门就爆了个粗口,似乎是为自己感到不值。

“诶,父母都见过了你反悔也不行啊,是吧媳妇——槽我的腿!”魏琛的调侃还没说完就被陈果踢了一脚,陈果没好气的拉着他打车:“跟我见我爸去!”


—公墓

陈果把买来的水果点心整齐的摆放好,温柔的看着照片里笑容灿烂的中年人。

“爸,我要嫁,嫁人啦——”陈果低垂着头,长长的黑发搭在肩膀上,声音有点颤抖。

“他…魏琛你知道的,缺点一堆还猥琐,虽说今年大家一起拿了总冠军,这你还记得吧。当初那个小姑娘苏沐橙当上队长了,兴欣会更好的。不知道你在天上能不能玩到荣耀啊,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魏琛在后面安静的听着陈果个她父亲拉家常,罕见的没有点烟。

“喂,说两句呗?”陈果扭头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魏琛张了张嘴,然后缓缓的蹲下,也学着陈果的样子抚摸着冰冷的墓碑,似乎还能感觉到灵魂的温度。

“您老放心吧,我…靠谱着呢。”


“没个正行,行啦,爸我们回去咯?拜拜!”

点燃的香还在燃着,临近傍晚有点雾气,似乎能听到远远的山头传来了虚无缥缈的笑声。


十分想要评论QAQ


评论(18)
热度(50)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