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生,不定期出没(◦˙▽˙◦)

全职高手。
SNH48(二期生情怀饭 已出坑)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默读/杀破狼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邰方】温馨三十题-暖光(4)

-朋友们,有生之年啊,我又来写三十题了。
-之前三篇热度很多qwq谢谢大家
-w警官设定,傻白甜治愈系。
-热烈庆祝心理罪网剧脱胎换骨卷土重来,第一部都回来了,第二部还会远吗!
-顺序记不清了
-以上。这里梓鸢w,感谢阅读。

-[猜猜我是谁]
邰伟最近简直忙的飞起。
临近春节正是各种偷盗诈骗的高发期,本来早早待起了年假的邰方二人禁不住邢大队长一天五次的夺命连环诉苦call,本着为人民服务打造文明和谐的小康社会的理念,他们告别了被窝重新上了前线!

邰伟,年方十八零很多年,绿藤市出了名的敬业刑警。在重返岗位的第一天,就被调去某个大楼解决农民工欠薪闹事的问题。

“噫,俺的娘啊,警察同志你可不知道,这老板可缺德啊!”长的一脸沧桑的中年包工头操着一口河南话听的邰伟有点懵。

“好好好,就算他欠薪,您也不能带人去闹事啊。我们可以通过合法的……” 邰伟大概是和方木待久了,耐心也增加了不少。

“嘿,他欠钱不还他还有理了?”农民工气的拍案而起,邰伟桌子上的茶杯都震了震,还好这个接待室隔音效果还不错,邰伟瞅了瞅门口忙忙碌碌的同事也不好意思再叫别人,于是继续苦口婆心。

“大叔,你看我给你联系了本市的法律援助。您可以通过正常渠道解决问题,没必要闹事。大过年的谁不想早点回家啊?”

“道理俺都明白,可是没钱俺怎么回家?”
邰伟耐着性子普法。
“哎呀,道理俺都知道!可是这个钱咋整啊?”
邰伟深呼一口气告诉自己,还有无数战士和他在一起战斗。
“你这个人真是!道理我明白明白,可是,钱嘞??”

我他妈哪知道你们老板跑哪去了!操!不干了!
邰伟怒气值达到满点,还好这个时候他联系的法律援助团队出现了,他,解脱。

邰伟推开房门突然觉得拖欠工资这件事实在是太令人悲伤了,于是他左转一百米跑向了老邢的办公室索要加班费。
“邰伟啊,要钱找领导,我这只有案子和更多的讨薪民工。”

不可理喻!
邰伟恨恨的关上了办公室的门,他又不能状告自己的领导,不然他下半辈子的工资也没得拿了。

邰伟拿回自己的水杯,舒展舒展了筋骨,目前还没有新案子交给他,他可以在办公室好好的休息一……

“哟,老干部回来啦?”
这一股带着点调戏口吻的女声,因为最近一直懒懒散散被戏称为的老干部——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我说你怎么没回家啊?!”本以为这个办公室只有自己一个人的邰伟无奈的回头,看着他们组风姿绰约一笑倾城一刀分尸【不】的朴法医穿着她的那身白大褂悠哉悠哉的坐在椅子上,手机还拿着手机:

抢红包。

邰伟这边,尽心尽力,累成dog。
朴法医这边,悠闲自在,刷着红包。

毫无人性!!
“我的年假是后天才开始,再说了,有没有尸体我忙什么。杀人犯都忙着回家过年呢。”朴法医换了条腿翘着,头都不抬。

“我也想回家过年。”邰伟喝了口水,开口问,“方木呢?”

“诶?你还不知道?”朴法医终于舍得抬头,“他被S市警察局临时调走去查一件走✘私案啊。”

方木。
调走查案。
归队时间未知。

连她都知道了,我特么还不知道?逗我呢方木?
“诶头儿你在这呢,方木让我告诉你他临时出差啊,让你努力工作!”by小米。

哦,我果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邰伟,现在的心情就是一个大写的冷漠。

接下来让我们把视角放到伟大的人民警察方木这边。
其实方木是真心懒得来加班,他一年到头净和高智商罪犯打交道,他真的非常需要一个假期来让他的脑子清醒一下。
同时,新年一般不会出现什么大案特案,他们这也不算什么一线,所以都是些不用动脑子纯粹费体力和口舌的低级运动。

无聊。——by嘲讽的方木。
奈何老邢的毅力实在是太过强大,非要把他们这对神雕侠侣抓回来放笼子里加班。
而且还是异地的笼子。

方木看着S市刑警忙碌调查的样子,叹了口气重新捡起了被他暂时丢在地上的高智商负荷。

两个人分隔两地之后的第一通对话是在微信上,晚上八点左右方木在S市的宾馆洗了个澡,今天一天他全是在车上过的,到处奔波,搞得他现在一闻到汽车胶皮的味道就想吐。

邰伟那边也不轻松,回家就直接躺床上了。靠着毅力给方木打字。
[你小子行啊,出门都不打个报告?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我不是让别人转告你了么?]方木的头像是他们大学的梧桐树,有年他们去参加校庆的时候方木随手照了下来,后来就一直没换过。

[行行行你有理,案子怎么样了?]
[对外保密。]

靠,这混小子跟我来保密这一套。
邰伟几乎都要被气笑了,他大概能想象的出方木躲在手机屏幕后笑的像只奸计得逞的小狐狸的样子,露着白白的牙齿。

[语音消息:我睡觉了,晚安]
方木声音带着点慵懒,听起来有些虚无缥缈的感觉。却想让人特别想把他搂紧了揉揉头。

该死的异地恋。
邰伟也没有听很多遍,听了十次他就带着对老邢的怨念睡觉了。

临时加班结束是在腊月二十七那天,大部分的案子包括什么农民工讨薪、鞭炮炸伤人、小商小贩无照经营,终于都暂时告一段落。

哦,别问作者为什么城管干的事刑警也管,革命工作不分贵贱。绝对不是因为人手不够。

那天晚上,灯火通明了半个月的办公楼终于也融入到了夜色的黑暗里,邰伟心情不错的哼着小曲收拾东西。

突然听到门吱呀一声,他以为是朴法医有什么东西忘拿了于是头也没抬,结果下一秒就被蒙住了双眼。

这不是朴法医的手,这双手特别冷像是刚刚摸完了雪,同时也不是像是女孩子那样细腻柔软,袖口磨蹭着邰伟的脸,引得他痒痒的。

他乖乖把双手举起来,听到后面的人压着声音轻笑了一声,也不掐着嗓子说话,就用平常的语调问了句特别孩子气的话。
“猜猜我是谁?”

“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侦探吧?啊?”
“不对。”
“是那个甩了男朋友跑去出差的家伙?”
“不是。”
“是我们家智商堪比爱因斯坦,人气就比江宁公安在线差了一点的木木同学吗?”

“……太恶心了你。”感觉到那双手轻轻扯走了,邰伟的视线还是模模糊糊,隐约看见了有个穿灰色风衣的人走到了他面前,自由的靠着他的桌子。

“哟,终于回来了,神探?”
“神探也要过年。”
“得了吧,多大了还玩这种游戏你个熊孩子。”邰伟伸手摸了摸方木的头,方木罕见的没有躲开,于是邰伟就得寸进尺的做了他那天晚上想做的事。

他把方木轻轻拉到怀里,握着他冰凉的手。空下来的右手哄宠物一样揉了揉他的脑袋。

“松手——”
“新年了还不让我抱一会?”
“还有好几天,我等着回家呢。”方木甩开邰伟的手插进口袋里,头却顺从的放在他的肩膀上。
“那这几天……”

“想都别想。”

路过准备开始她的年假的朴法医不小心看到了如此辣眼睛的一幕,啧啧感叹了一声就头也不回的踩着高跟鞋回家了。

这个世界对待单身贵族的方式还是如此不美好,不过还好我有年假和红包。

朴医生坐着回家的出租车,点开微博一看,红包中了三十块。

嗯,新年快乐啊,所有人。

评论(4)
热度(26)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