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生,不定期出没(◦˙▽˙◦)

全职高手。
SNH48(二期生情怀饭 已出坑)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默读/杀破狼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艾沈/欢乐段子向】逮捕

-初次沈艾。还不会玩见谅√

-短篇欢乐向

-小警察沈腾x躺枪演员艾伦

-我是梓鸢感谢观看√

 

-1.

呲啦。

鸡蛋碰到高温的铁板立刻凝固,被木铲刮成均匀的一张。香味带着帝都早晨并不算是清新的空气钻进路人的鼻子里。

他们大多急匆匆的走着,周一早晨七点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可不是一个可以偷懒买早饭的时间。

 

 

沈腾看着大街上的车水马龙,安静的等着他的鸡蛋饼。

真是个宁静祥和的早晨。

 

-

“这日子没法过啦!”

一个带着中年大妈特有的歇斯底里的腔调精准的穿进沈腾的耳朵里,并且自带“一屁股坐地上嚎啕大哭”的画面提示,沈腾甩甩头觉得自己一定是最近看伦理剧看太多了。

 

“这又咋的了……”沈腾瞅了瞅不远处的居民楼,作为一个养老小区这时候出来了不少晨练的老人,摊鸡蛋饼的大叔爽朗的笑了两声,抬手把热乎的鸡蛋饼带着塑料袋递给他,颇有隐士风范的对他说,“去吧沈警官,到底出马的时候了。”

 

-

沈腾是个帝都某边角小区的某普通派出所小警察。

每天的日常就是社区走一遭,处理处理广场舞扰民、宠物狗走失、熊孩子调皮捣蛋等等等等小的几乎不能称之为案子的案子。

 

然后回家吃饭睡觉,周末出去看看帝都的大好河山或者在家睡觉,父母安康,单身狗。

每个月拿点不上不下的工资应付房租和柴米油盐。

 

卧槽,好无聊的人设啊!这人过得一点爆点都没有!

难不成你还指着他和隔壁什么心理罪暗黑者一样吗!你难道不知道帝都有朝阳区人民群众?

难不成你还指着他和女警官来一段旷世制度奇恋!那个地方看着像是有美女警员的地方吗!

 

真是的。

“幸福,是看你有什么而不是看你要追求什么。”by沈·并没有上过春晚·人生导师·警官·腾。

 

-

综上所述,这个帝都养老小区是不会出现什么恐怖分尸案的。但是尽职尽责的沈警官还是慢慢悠悠的咬着他的鸡蛋饼往里走了。

毕竟他是一个非常有职业道德的人。

不出所料,沈腾远远的看见社区舞团的蔡大妈坐在石凳上,左手扶额,桌子上还扔着一把剥了没一半的韭菜,周围围着几个她们舞团的主心骨,一副来势汹汹就等着沈腾来做主的样。

 

开玩笑,沈警官这么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已经完全可以推【nao】理【bu】出发生了什么好吗?

沈腾理了理自己那身蓝衬衫和领结,摆正了帽子俨然一副人民的好公仆样。

 

“蔡大妈?又和儿媳妇吵架啦?您跟她一般见识什么?”

“呸!他们的家务事我才懒得管。”

“哦,那就是有人投诉您老跳广场舞了。您这个音量就小一点嘛,毕竟还是有人早睡的。”

“呸!就是隔壁舞团他们恶意。”

“那总不能是菜场小贩给您缺斤少两了吧?不能啊,他们都……”

“我呸呸呸呸!沈腾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咯!你要是能推理出来你怎么不去解决那些悬案去啊。”

 

被呸了一脸的沈警官无奈的抹了抹脸,好歹也是社区一带舞王自己不能不给面子。非常怂的坐到了凳子上,“那您说说吧,怎么回事这日子怎么这么难过呢?”

 

-

“请问你是233室的业主吗?”

“我是啊,你……”

“请问你昨天晚上是否在家?”

“在啊。”

“那成了,跟我走一趟吧。”

 

“你谁啊你?”

“在下沈腾,社区警官。”

“错了,是有何贵干。”

“哪那么多废话!走!”

 

-

“警官,我是良民啊?”

艾伦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看似很正经的sir,就算你是警察也不能随便带人到警察局吧我说。

沈腾在队友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下拿起笔和本,敲了敲桌面示意他安静,“你严肃点。你知不知道你被人投诉了?”

 

“不知道啊,我是……”艾伦更莫名其妙了,他一个普通话剧演员,虽然不出名好歹也算是个公众人物,被投诉了还被个小警察逮到警局里这算什么事哦。

 

“诶诶诶,停。我管你是谁,来的都是客…我呸,来了就得按流程。姓名?”

“你刚刚还不不管我是谁么……”艾伦低着头,瞥见沈腾严肃的脸清咳两声回答,“艾伦,年龄三十三,未婚,职业演员,保证从未干过坑蒙拐骗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组织的事。”

“嗬,你为什么会那么熟练啊?不会是有什么经验吧。演员?我怎么没听说过这名儿啊。”

 

“你说啥呢。我演话剧。”

“你看没看过一念天堂?”

“没啊。”

 

哦,无法交流梗的人。沈警官冷漠的在本子上画了个叉。

-

“警官,抓人也是要按照基本法的。”艾伦今天下午还有排练的安排没空在这里耗时间。

“我用你教我啊?你被人举报扰民!”

 

扰民?

艾伦还是觉得一头雾水,虽然有时候他和小伙伴讨论剧本修改的问题声音大了点还是在深夜,可能扰民了?那也不至于直接报警吧……难道是这个警察闲的?

艾伦抬头看了看,这警察局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干净明亮,桌子上整齐的摆放着卷宗等等,窗台上还摆着好几盆花。

 

实在是不像是警察局……

像敬老院。

 

 

怪不得这个人这么闲啊!

-

“那警官你想让我咋办。总不能关我十天半个月的吧,”

 

“诶。”一直坐在他们旁边另一个警察突然露出了迷之笑容,“我们那个拘留室可有些年头儿了啊,一抹都是灰,你要是住哪麻烦给我们俩打扫一下。”

 

“忙你的去。”沈腾拿着笔记本轰他。那个警察无奈的对着艾伦耸肩,“别介意啊这人特别无聊,不把你审个两三个小时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沈腾直接一脚踹上去,虽然被那人躲开了,忿忿的说:“我哪那么变态,做完手续就带他走了。”

然后他转过头来继续说:“所以在你没交代清楚你的作案时间作案手法作案动力之前你别想走。”

 

-

妈的智障。

艾伦一对比觉得自己的智商真的是深深比他们高一个阶级。

 

“你们派出所还有没有别的……就是……”艾伦觉得自己还是找一个比较正常的人交流吧。

“哦,你是说官大一点的是吧。我是队长他副队,我们所长现在在家养老呢。”那个警察笑的人畜无害。

“其他人呢?”

“什么什么其他人,就我们俩啊。”沈腾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以为这种小地方还要多少人啊?”

 

-

这地方,吃枣药丸。

这警察,吃枣药丸。

-

于是艾伦只能详细的交代了他昨晚因为自己一个人分饰八角排练最终把家里搞得跟地震一样的事实。

顺便还知道了另外那个小警官叫常远,和沈腾并称社区美男子警官,常远是美。

是各家大妈争相介绍对象的热门。

 

但是这两个人居然还是单身。

其实是gay吧。

-

怎么可能……

-

你问为什么艾伦知道这么多?

因为热情的常远觉得反正审完都已经快十一点多了,留下来吃个饭增加一下感情咯。

“谢谢啊。”艾伦心情复杂的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饭。这是什么鬼展开。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演员梦。”常远突然严肃的开口,差点没把艾伦呛死。

-

“咳咳咳,我们最近,不招演员。”艾伦喝着沈腾好心递过来的谁对着常远连连摆手。

“想哪去了你,所以我一直对演员心怀爱慕你知不知道?”常远对他的脑补表示无语。

 

但是这句话一出艾伦更方了。

-

“你一天天的是见不着活人是怎么着,话唠啊你。”沈腾觉得自己同事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神经病的气质。

“我那是给生活添加乐趣。”

“吃你的饭吧你。”

 

艾伦出于动物的敏感,觉得这位沈警官更像队长一点。

不过不靠谱感这俩人倒是如出一辙。

 

-

“你走吧,以后再被投诉就要罚款了啊。诶不对劲啊,算来算去我还赔了一顿饭。”吃完饭,沈腾把他送到了门口,终于露出了个笑脸,还带着两颗若隐若现的小虎牙。

 

长的还可以嘛。

“那我走啦。再见。”艾伦冲沈腾挥了挥手。

“你可别再见到我了啊。”沈腾说了句实话。

艾伦没回,转身看了看天空,难得的万里无云特别适合放风筝。

只不过是个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过路人,再也不会有交集。

 

某个日本作家说,我本知这美好如同露水般,然而,然而。

 

 

 

-

然而。

沈腾立的这个flag晚上就实现了。

-

“你。”

沈腾拿着他的背包满脸复杂的靠着自家门,看着这个上午才告别的家伙现在提着个箱子站在他对门。

掏出了钥匙。

打开了他对面的那扇门。

 

“是我对门?!?”

-

冤家路窄。

狭路相逢先跑的胜。

 

“又是你啊,警官。”艾伦刚想装作没看到沈腾的样子就被他叫住了,开门的手一顿。

“不是,我说你。”沈腾费解,“你这是专门守着我让我逮你啊?”

 

-

“我有两套房……那套是和同事合租的,这套太偏僻了一直没来。因为那边不是说扰民嘛,所以我就来这边住。”

 

“那你就过来扰我来了?!”

-

沈腾并不是一个特别爱闹腾的人,所以当初租房的时候特地选了个犄角旮旯的小区偏僻的地方,虽然这个小区本来就不怎么热闹。

 

他一直以为他对门是空房。

对面那个小演员是你非要闯入我的生活的啊?

-

沈警官表示他只是想好好做个警察,怪他咯。

 

沈叔叔把我钓的不要不要的。

评论(12)
热度(29)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