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生,不定期出没(◦˙▽˙◦)

全职高手。
SNH48(二期生情怀饭 已出坑)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默读/杀破狼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虫铁虫】两个人做同一个梦预示着什么

-铁虫铁
-高考作文梗。
-我终于把手伸向了漫威啊啊啊,我好紧张啊老天鹅啊我从小除了破产姐妹就没看过任何欧美圈的东西了呜呜呜,为什么我是复联3之后入坑的我不快乐。
-和小姐姐一起写的,然而她的那份还没有开始xxx)
-ooc肯定会有的,情节也好值得吐槽啊我到底写了个啥……但是是个甜文。
-感谢阅读。


0.
二战”期间,为了加强对战机的防护,英美军方调查了作战后幸存飞机上弹痕的分布,决定哪里弹痕多就加强哪里,然而统计学家沃德力排众议,指出更应该注意弹痕少的部位,因为这些部位受到重创的战机,很难有机会返航,而这部分数据被忽略了。事实证明,沃德是正确的。



1.
纽约好邻居蜘蛛侠感觉他最近不太好。


事情开始于一个月前,刚刚正式成为复仇者联盟一员的蜘蛛侠拖着他那副半死不拉活的身体被送回了家,被他的Mr. Stark要求好好在家呆着不许出来闲逛,并且自己的AI也叛变了,只要他一有点不老实想摸战衣想出去,立刻就报告上级。


然后他就能在十分钟内看见大忙人Tony Stark的钢甲或者他本人出现在自己家窗口,比起之前十天半个月也见不到人的情况,可算是好太多了。


上帝,他又不是幼儿园的三岁小朋友,出去还能被卖万圣节糖果的怪巫女骗走,他可已经是年满十五周岁,四舍五入已经成年,敢和作恶多端的紫薯势力正面刚的蜘蛛侠Peter·Parker啊。


后来Peter在学校和自己的室友吐槽,Ned安慰的拍了拍自己好基友的肩膀,“说不定他只是太关心你了,他不想让你以身试险,况且你——”

他伸手戳了下Peter额头上裹的纱布,“你的确还没好。”


“疼疼疼疼疼,啊,鬼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弄的……”Peter差点从二层床上摔下来,“可是他之前都没这么管过我。”


“蜘蛛侠的叛逆期可能和正常人类不太一样,你不想让你尊敬的Mr. Stark再感受一次中年丧子之痛的危机的话,在你伤好之前还是乖乖做个高中生吧。”


很好,除了Karen叛变之外,现在Ned也站在了他对面,蜘蛛侠或许遇到了人生中的最大危机。
“唔——”养伤期间逐渐从节肢动物进化成了叫的像吃不到小鱼干的小猫一样的哺乳动物。


人一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Peter也不例外,他每天晚上都会在睡前把脑子里的那些历险经历重新过一遍,然后度日如年的数着他的养生假还有多久。
只不过最近似乎做的梦有点奇怪。


他在反反复复的做着同一个梦,而且每天晚上做的梦都是连贯的,他梦到自己坐在一架战机之中,手中紧紧握着操纵杆,眼前是灰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都说梦里的人听不到声音,他却听战机外的枪炮声听了个一清二楚,像是去了VR体验馆。

蜘蛛侠是不会退缩的,但是他分明感觉到了坐在战机上的自己内心滔天的紧张与兴奋,和他第一次发射出蛛丝一样。



梦里晃过一些乱七八糟的影子,比如说前几天在街上看到的轮胎花纹复杂的自行车从天而降,把战机的玻璃砸出两道细缝;操纵杆突然变成了自己的发射器,但是却没法帮助自己从战火之中脱身。



他甚至还梦到了钢铁侠从战机头顶飞过,他刚想开口,自己就被闹钟吵醒了。


“哦,天呐。”Peter揉了揉自己的一头乱毛,感觉这个梦有点过分真实了,自己的耳朵仿佛也被摧残了一通,他坐起来让自己清醒了一会儿,问凯伦说,“早,Karen,请问世界上有没有那种可以交换记忆的法术?”


“你的记忆出现了什么问题?”
“我感觉我好像和美国队长交换了一下记忆,他在二战的时候当过飞行员么?这是我能想到的我接连做同一个梦的唯一解释。”

“我可以报告给Mr. Stark…….”
“NO!!!住手!这样他会安排我去奇异博士那里做一个全套的脑部检查的!”


“早,kid,你在说什么检查?”
视频通话已经连到了Tony那边,他正待在他的实验室不知道正在忙着修什么,Peter伸手捂了下自己的嘴,吞吞吐吐的给自己找说辞。

“早安Mr. Stark,我想说我觉得我已经差不多好了,蜘蛛侠可以重新出现在纽约街头了吗?”
Tony看着自己家的这位小朋友依然生龙活虎的每天提出‘过分’要求,不过如果这样他可以获得多一点见面时间的话他也愿意奉陪。



虽然Peter跑题跑到银河系之外的能力令人叹服,但是一直说下去当他工作用BGM他也可以听一天。

“NO。”
“那明天可以吗?”
“不行。”
“那我可以见美队吗?”
“……what?你见他干什么?”


Peter摆摆手示意自己对他并没有什么企图,“实际上,Mr.Sark,这些天我一直在做奇怪的梦——梦里我是一个,似乎是一个二战时候的飞行员。”


“然后你碰到了他?”

“也不是,我梦到了看见我还见死不救的钢铁侠和自行车一起飞来飞去,那时候我就知道这是假的了——哦我知道这不重要,但是这个梦可太真实了,梦里我操控飞机然后躲开所有迎面而来的子弹,也有的打中了我的玻璃,玻璃碴离我的眼睛就差这么一点距离。”


Peter伸出手比了个两公分的距离,Tony那边已经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拿着杯咖啡好整以暇的听他讲故事。


“我总感觉这个梦还没结束,梦里我会坠机吗?我觉得不太妙,不过可真奇怪为什么我会做这么真实的梦,说不定这预示着我有当飞行员的天赋!我可以……”



“或许,睡衣宝宝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他的小脑袋里每天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你确定你一个月前没伤到脑子吗?”


“没有!只是轻微脑震荡而已我又不是傻了。”
“只是个梦而已,回去睡个回笼觉,梦里钢铁侠会把在空中即将丧命的可怜飞行员救下来——而不是美国队长,晚安,kid。”


Peter眼睁睁看着视频通话被掐断了,他下意识的遵从了建议躺回床上去,闭上眼睛。
……

“等一下我为什么真的要睡觉?!我才刚起床!”



2.
实际上这个梦并不是偶然,Tony最近同样在重复的做一个梦,梦里他依然在做他的老本行,他是个专门记录飞行数据的研究员,每天对着复杂又枯燥的数据修理战机。


就好像是他翻开了一本小说,小说中的背景和人物介绍作者写在了第一页,一股脑的塞进他怀里,一般情况下这么直白地文学作品可能也就是个四流杂志的水平,但是这是他的梦,他无法控制。

于是他感受着梦里的他成天拿着记录本写写画画,不得不说在科技日益发达的今天他已经很少拿真正的笔去写东西了,除了签字之外。


“Robert,明天将是一场恶战,年轻的飞行员一出场就要面对饿狼。”旁边的助手正在关窗户,起风了,希望明天不要下雨才好。

“你应该相信,他们拥有全美最好的战机,那群孩子已经长大了。”

Tony听见自己用低哑的声音这么说,梦里的自己似乎叫Robert,还是个战争期间的修理工。

他睁开眼的时候并没有把自己的梦放在心上,任何人都有可能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直到Peter那边一个视频电话打过来,他才觉得事情哪里不太对。


年轻的飞行员要面对饿狼般的敌人。
在梦里我是个飞行员,Mr. Stark,我觉得飞机好像不太妙。
那群孩子已经长大了。
梦里我会坠机吗?


“对不起。”
几十天前噩梦般一句话突兀的闯进Tony的心口,即使当时奄奄一息的被他抱在怀里的Peter现在安然无恙的还能和他视频通话,但是这个梦或许预示了什么,他不能放过一丝一毫可能会带来危险的线索。



梦也一样。
希望梦里的那位Robert能够真的确保自己的战机万无一失,两个人同时做一个梦的确有点扯,可能Peter就是漫画书看多了才会做这些奇怪的梦,梦醒了就算那个飞行员真的死了Peter和他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哦,好吧。只是个梦。”Tony点着屏幕上乱七八糟的按键,他面前摆着的是蜘蛛侠那套受损严重的战衣,上次的战争暴露出了许多问题,他的修复好才行,比如说再给他增加三百种蛛丝搭配模式什么的,最好还能有睡眠质量测试仪或者梦话记录器。



他举起手里的精妙仪器,指尖微微停顿了三秒,最终放弃挣扎一般扔掉那东西。
“给Peter打个电话。”




“Mr.stark?我以为你去工作了,呃,你不会是真的来检查我有没有睡觉的吧?”

“现在,kid。”tony伸手止住了他的话茬,“告诉我在梦里你的战机受损的地方。”




3.
Peter打着呵欠躺上床的时候,还在想为什么tony要去研究他梦里出现的战机,按理说那东西早就应该进博物馆了才对。



「晚安Mr.stark,我想今天你可能要做一个关于飞行器研发历史的课题?祝你好运。希望梦里的飞行员可以平安,我记得他可能是叫,Tom? 另,纽约的市民们都很想念他们的老朋友蜘蛛侠。  Peter」


照例给那边发送一条消息,因为最近蜘蛛侠都没有出动所以篇幅短了不少。

梦里还是老样子,还好在天上被狂轰乱炸的剧情已经过去了,飞行员摇摇晃晃的推开破破烂烂的战机门,看样子他的敌人使他焦头烂额。



做梦的唯一好处就是你不必担心出现没有逻辑的情况,比方说现在Peter看见Loki在街边摆了个摊在卖铁锤,还看见一个戴铁面具的黑猫从房顶上窜过。
他可能是十分想念复仇者联盟的朋友们了。




“Robert 说要重新整修战机,加固那些弹痕严重的地方,Tom,外国人来的太凶了,可能后天又得有一场空战。”



“相信他,他是最好的后勤保障,他是天才。他曾经跟我说过他想设计出可以上天入地的钢甲。”



少年看起来不过二十岁,语气里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反而有着期盼下一次飞上蓝天的意思,对面的老人看着年轻气盛的新兵,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啊。”


“Tom,Mr.Robert叫你过去一趟。”
“我马上就去。”



Tony难得一次这么早就躺在了床上了,躺下之后觉得自己像个被战争逼疯了的平民,靠着祈祷过活,他为数不多的祈祷,竟然还是因为想要做个连续剧一样的梦。
在梦里拯救一个生命垂危的飞行员。


他可能是PTSD太严重了。

好吧,钢铁侠有时候可能也要学习一下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口号,即使是在梦里。
……可能也仅仅是因为这是和Peter有关的事。



梦里的数据师还是老样子,穿着旧衣服,戴着眼镜一脸严肃的低头查看图纸,不知道为什么看不清脸,从轮廓和气质上来看,像是个被战乱折磨的急需休假的可怜人,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这种气场在一个年轻飞行员进来以后烟消云散。
“哦kid,你来的正好。”

……oh,my god。上帝视角看戏的Tony差不多彻底接受了他和Peter隔空做了相同可联动的梦这个事实了,不知道是不是哪个宇宙力量出了问题。



两个人聊的很欢,明明应该一闪而过的片段这个梦却拖得死长,从他们的只言片语里Tony也无法判断出这是哪场战役,无聊的看起了那个数据师的图纸——的确是给战机进行了精确的防护。



等他看完最后一张纸,像是触发了什么机关一样,刮了一阵大风,把汽灯吹的摇摇欲坠,年轻飞行员离开了小房间,只剩数据师一个人。
“呃。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吗?”Tony张开嘴,发现在梦里自己也可以操控意识。


“谁在说话?”Robert抬头看了看,“Tom?”

“不是什么Tom,我是……神的使者。算了去他的吧太傻了,你的设计有很大问题,战机防护专家。”


Robert看不到旁边有任何人,有一丝惊恐的握住了旁边的桌子,怀疑是自己精神压力太大了,“别装神弄鬼。”


“你只考虑到了弹痕严重的地方需要加固,实际上没有弹痕的地方更需要做出防护,那些地方受损的战机很难返航了,你们根本不会有数据,待在设计室不出门的科学家。”Tony说的很快,他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像个小学班主任。


“你说的似乎有道理。”对武器改造显然没有钢铁侠有经验的数据师暂时放下了自己在和空气讲话这件事,翻出他的设计图,“……你说得对,Tom的确是机翼受损,我早该注意到这一点。该死,后天他们就要再次上天了。”


Tony耸了耸肩,“你也不想让那孩子白白送死吧,那就不要把自己禁锢在这破地方。”


“有些教训本来可以不吃的,祝你好运——顺带一提最后战争会胜利的,你就当是神的预言吧。”




4.
Peter 第三次从来空闲的的轰炸声中醒来,迷迷糊糊的穿着睡衣想推开房门出去洗漱。


“你睡眠质量看起来真的很差啊,kid。高中生需要高质量睡眠。”

“是的Mr.Stark,我甚至还要去上学……Mr.Stark?!”


后知后觉的Peter后辈紧紧贴在门上,看着穿着西装俨然一副准备去上班的Tony出现在自己床边,天知道他看自己睡觉睡了多久。



“别叫别叫,如果你把May吵醒我可能会因为私闯民宅和看十四岁——十五岁少年睡觉而进警察局。”Tony走过来揉了把他的头发,“梦里的飞行员怎么样了?”


Peter这才回想起他的梦来,梦里飞行员似乎顺利的驰骋在蓝天之上,所有的弹药都被他一一躲过,他们打了个漂亮的胜仗,他睁眼前的最后一幕好像是他们举着酒杯在庆祝。


是个标准的happy end,蜘蛛侠的噩梦篇可能到此结束了,可惜他不知道梦里究竟发生过什么。
“他们很好——我是说飞行员和数据师。”



“哦。”Tony点了点头,回身把一个纸袋塞到他怀里,“我来这儿其实是给你送这个的。”


和上一次一样,是改良版的蜘蛛侠战衣。
不同的是,上一次Peter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超级英雄,他现在已经是复仇者联盟的正式成员了。


正式的地球守护者,被认可的超级英雄。


少年的疑惑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打散了,“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假期到此结束了?”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一直待下去。”Tony伸手敲了敲他额头上快散尽的淤青,“你上学要迟到了睡衣宝宝,快把你的睡衣换下来。”



Peter慌慌张张的看了一眼表,急匆匆的把新战衣塞到衣柜里,“谢谢你专程过来,我觉得以后我不会再做那个梦了。”



Tony用哄小孩的语气说,是啊他们后来平安退役了,回家结婚生子了。


“你真的有听我说话么Mr.stark,他们两个都是男的。哦我真的要迟到了,再见!”



“上学好运。”



谁也不知道这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有可能是奇异博士说的一千四百万个可能性的其中一种,平行世界有着无限种可能,或许这是Tony Stark 和Peter Parker冥冥之中的某种缘分也说不定。



不管是在一百年前的二战战场上,把生命交托给对方的飞行员和数据师。
还是在2035年,并肩作战,玩暗恋小游戏的钢铁侠和蜘蛛侠。




几千万种可能,几千万种的你我,或许喜欢乱拨平行宇宙时间线的上帝不会每一次都那么仁慈。
但是14000605种的可能,起码现在是happy end。

以后也会是如此。

评论(4)
热度(54)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