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生,不定期出没(◦˙▽˙◦)

全职高手。
SNH48(二期生情怀饭 已出坑)
童年漫。
开心麻花。
王者荣耀。
狐妖小红娘。
p大:默读/杀破狼
漫威博爱党。

人造糖写手,感谢阅读!❤

[点梗填坑/忘羡/ABO生子]糯米粽子

-点梗填坑。
-傻白甜,现代,一发完结。
-带娃日常。一点点双杰友谊。
-感谢阅读。

-
“你这样包包出来的是饺子啊我的儿。”
“哦……”
“你教的不对。”
“……蓝湛你变了你从前分明都是向着我的。”

魏无羡放下手中包了一半同样乱七八糟的粽叶,左手捂着心口一副扎心了的表情,就差往脸上泼点水当眼泪了。

厨房里姓蓝的一大一小无比平静的看着他。

为什么我生出来的儿子也和蓝湛一样啊,从蓝思追是他看大的也就罢了,为什么这个也一样。

魏无羡愁苦的看着还没自己膝盖高的蓝轩怀疑人生。

蓝轩是蓝湛和魏无羡的孩子,今年四岁,看这个名字或许你可以推理出他父母的性别问题。

虽然是个四岁的小朋友但是整个人身上已经散发着典型的蓝氏风格味道——并不是信息素。

比如:
魏无羡某天在蓝湛出差的时候对月独酌感叹相思愁苦之情,另一只手噼里啪啦在微信上给蓝湛发消息。
“嘤嘤嘤蓝二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人家在床上等你哦。⁽⁽ଘ( ˊᵕˋ )ଓ⁾⁾”

不出所料的蓝湛安定的回了一个日期,魏无羡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蓝湛为了防止他在家喝几口酒就带着自家儿子上天入地,所以直接把柜子锁了。

“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哦……”魏无羡伸了个懒腰一回头看见蓝轩站在自己身后睡眼朦胧。

“你怎么出来啦?饿了?”魏无羡把他抱在怀里,三四岁的孩子小巧可爱像个糯米团子一样,当初魏无羡还和江澄大倒苦水。

“江澄你说这么小的孩子怎么看啊,哎哎你有经验介绍介绍?”

“我有个屁的经验。”江总强忍住把他那双看妇女主席的眼睛戳瞎的想法。
“这是实话。”
“我看你是没累够。”
“不要太羡慕我儿子可爱。”

等魏无羡从回忆里恍过神来,蓝轩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已经快睁不开了。
“困了就去睡啊。”魏无羡揉了揉蓝轩的头发哄他。

“你也睡。”蓝轩伸出短短的小臂去搂他的脖子,凉凉的手掌按在他的皮肤上让魏无羡一阵心软,下一秒他说出来的话让魏无羡忍不住扶额。

这股熟悉的感觉。

“是不是你爸派你来的。”魏无羡深呼一口气,企图摆出爸爸的威严——或者是妈吧…

显然四岁的小孩子已经初步具备辨别是非的能力了,蓝轩摇了摇头毫无惧色,一张很讨姐姐阿姨们欢迎的脸甚至连卖萌的神情都没有。

“那你怎么来找我了啊,你不是早就睡觉去了吗?”魏无羡服气,好不容易以为自己可以浪几个晚上不睡打打游戏,开着他[夷陵老祖]的账号大杀四方,没想到又来个人看着自己,以前的还可以试图撒个娇,对方顶多“强行”让自己睡觉,这个啊……

所以说三四岁的小孩子的战斗力真是非常恐怖啊?!
“要和爸爸一起睡。”蓝轩奶声奶气的回答。
“真的呀?平常怎么不来找我?”魏无羡学他的语气。

“……平常你们两个要在一起……”蓝轩拖长了声音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嗬。”魏无羡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儿子有点委屈的小脸,忍不住还想继续逗逗他,“那我们以后不要你爹了行不行啊?”

蓝轩紧紧扯了扯魏无羡的袖子回答:“不行。”
魏无羡笑了两声把蓝轩一把抱起来放到房间里柔软的大床上。

夜色如水。
魏无羡:[图片]蓝二哥哥你的床被占咯。

蓝湛:乖。

自从魏无羡被花样监督调整作息以后,居然真的可以做到早睡早起了,他觉得自己大概是个假人了。
“你见过凌晨六点的太阳吗?” by real 魏无羡。

所以在这个端午假期的早上魏无羡看着手机上明晃晃的6:14怀疑人生。
几秒后他就开始了新的找乐子。

“江澄江澄起床了没有??”
“六点一刻了江总!快起床了江总!”

“你他妈这么闲怎么不去找蓝湛?”
“乖巧.jpg。他早起来了好嘛。端午节安康~记得吃粽子。”

“别给我寄你的麻辣口味粽我就安康。”

魏无羡在床上滚够了才起床,洗完脸一出来就看见蓝湛穿着白衬衫在厨房淘米,水盆波光盈盈,蓝湛细长的手指在水中滑动几下,一摊阳光四散漾开在他的手心

“早。”魏无羡腻腻歪歪的贴过去搂住蓝湛的腰,眉梢一扬,“亲自淘米啊?”

蓝湛侧头看了他一眼,“要不你来?”
“不不不要是我来你今天晚上也不上粽子。”

“爸爸——给你——”
魏无羡一低头才发现蓝轩已经穿好了整整齐齐的小衣服,手里拿着一捧粽叶举的高高的递给他。

“哎呦,轩轩真乖。”魏无羡也没撒开在蓝湛腰上的手,另一手轻轻一捞把那把粽叶拿到手里,突然突发奇想,“轩轩我教你包粽子吧?”

蓝湛的手一顿。
蓝轩当然是对自己亲爸的厨艺一无所知,欢喜的点头:“好。”

蓝湛看了看表,今天准点吃饭大概是有点困难了。
嗯?什么?过程吗?你看开头。

粽子这个东西,不如饺子包子那般常见,以前魏无羡和蓝湛两个人的时候也照着视频学过,当然魏无羡学一半就觉得拿粽叶折千纸鹤比较有趣一点。

蓝轩手太小,抿着唇认真的把粽叶折起来,糯米却淅淅沥沥的从缝隙中漏到桌子上。
魏无羡见状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轩轩,我们来和你爹比赛呀,在他包完他手里的粽子之前,我们包完我们手里这个,就算我们赢好不好?”

蓝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新拿出来的一沓粽叶。
蓝轩看看敌我双方之间的巨大悬殊。
1v5啊这是。

蓝轩在两个人之间来来回回的看,软声道,“可是我们只有一片,爹有……好几片。”

魏无羡拿手肘撑着头整个人趴在椅子上,抬头看着蓝湛,轻轻眨了眨眼,“应不应战?蓝二哥哥?我们这边1v5哦。”

魏无羡说的理直气壮仿佛自己这边才是弱势。

蓝湛顿了顿,轻声回了一句。
“好。”

蓝湛一个人在桌子对面有条不紊的给手头的粽子系上绳子放在碟子里,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在制作什么工艺品。

对面两人一大一小凝重的看着手里的粽叶,魏无羡尝试着将手里的粽叶拧成一个漏斗状,数了三二一,蓝轩踮起脚尖往里头灌米,哗啦啦的几声就填满了绿色的空间。

魏无羡把顶端的一片粽叶轻轻一压,好歹看的出了粽子的三角形形状。

虽然方法是绝对不对的,但是好歹也做出来了嘛。魏无羡端详着自己的作品这么安慰自己。

“雪……”
“啥?”
“像雪糕!”蓝轩哒哒哒的跑到冰箱前面打开柜门,拿着一支可爱多出来和绿色的粽子做对比。

“嗯……没关系就当是你爸我发明的粽子雪糕。”
“可是它不凉。”蓝轩戳了戳粽子顶端。

“热雪糕,就像是冰淇淋火锅一样,爸明天带你去吃啊!”
“冰淇淋火锅是拿巧克力做的。”

“你怎么这都知道?能不能向着点你爸我?”魏无羡扶额,认命的把粽子拆开重做。

“我吃过。”蓝轩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回答。
“我也没……”魏无羡没精打采的回应,突然发现了什么似得抬头瞟了一眼蓝湛,“你带他去的?”

蓝湛的手轻微的停滞了一下,平静的把手边的盘子推过去。
“五个,好了。”

魏无羡长长的哎了一声,眼神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探身过去歪着头看着蓝湛,“谁之前跟我说让他少吃糖的?啊,蓝湛?”

“那天见到了思追,一起吃饭,就带他们去了。”蓝湛轻咳了一声回答,“你不在。”

“哦我果然在你这儿失宠了,去吃甜点都不带我!”魏无羡故作委屈的看着蓝湛。

“……儿童节带你去。”蓝湛抬手帮他拉了拉有些褶皱的衣领,魏无羡这才伸手轻轻略过他的指尖,这才算敲诈完了,回去坐好。

蓝轩插不上话,扒在桌子边缘指着蓝湛盘子里的粽子。
“包好了——”

魏无羡这才看到蓝湛的粽子,啧啧了两声,叹了口气对蓝湛抱拳。
“输了输了,夷陵老祖和他的座下弟子输了啊,一败涂地啊——明年再战啊!”

蓝湛抬手一人给了一个摸头杀。

蓝轩的口味随了蓝湛,偏爱加了枣儿的白粽,蘸着白糖能吃一大个。

蓝湛则是被魏无羡带的吃起了蛋黄粽和肉粽,不过好歹也算自己家乡特产,不值得稀奇。

魏无羡的口味则是难以言喻,前年突发奇想想蘸着辣酱吃白粽,去年又干脆把小炒肉直接往米里灌,还给江澄温宁还有蓝思追他们一人送了一盒,后果是在中秋节收到了巧克力榨菜味儿的月饼。

“蓝湛,我今年打算加——”
“先吃饭。”蓝湛把做好了的粽子剥开放在碗里,热气熏得他指尖泛红。

“蓝湛你手都红了,要不要我帮你吹一下啊。”魏无羡绕到他椅子后面,轻巧的握着他的指尖,蓝湛自然也没有反抗,任由他轻吻着自己的指尖。

正当魏无羡准备往下一步发展的时候蓝湛猛的抽回手,魏无羡舔了一嘴的空气,一脸懵的抬头,原来是蓝轩洗完手出来了。

啧啧,三人世界就是要小心,一不小心就差点荼毒了纯真可爱的小朋友。

“我觉得他已经习惯了。”魏无羡撑在蓝湛的椅子后面认真的说。

“别闹。”

“好嘛。不闹就是了,端午节快乐——”
“你也是。”

下午迎来了一波亲朋好友,因为端午假没什么考试工作,基本上都来聊聊天坐了一会儿,当然进门第一句话就开始强调自己已经吃过粽子吃的很饱了。

所以魏无羡把你蠢蠢欲动的爪子给我收回去。
整个下午直到陪蓝曦臣他们吃完晚饭,魏无羡今年的安利还是没有卖出去。

蓝轩下午也跟着坐了半天,早就累的睡着了,魏无羡洗完澡拿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进门,看见蓝湛拿着手里的叠的四四方方的粽叶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看见啦?我和蓝轩特意!给你做的,你当——护身符?香囊用?我们父子的一片真诚的心嘛。”魏无羡接过那个扁平的粽叶放在心口,比了个心。

“爱你哦~”
“这个颜色……”蓝湛看着他。
“……卧槽蓝湛你终于开始刷表情包了是吗?”魏无羡摆出一副震惊脸。

“不过,”魏无羡把东西放到床头,“就这点东西实在是太没有诚意了。你过来——”

蓝湛依言靠了过去,魏无羡抬头在他唇上印了一下。

啾。

“糯米甜还是我甜?”

魏无羡笑盈盈的看着蓝湛,他发丝上的水珠顺着他的脖颈滑下到胸前消失不见,空气中弥漫着除了糯米之外的另一股甜蜜的味道。

“你甜。”

-完。
完全没体现出是ABO的文x
我,大概是唯一一个没吃粽子的人了。
称呼问题大家不要介意,我就是喜欢叫蓝湛和魏无羡x

评论(9)
热度(271)

© 夏梓鸢 | Powered by LOFTER